©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Wondersteve】His princess for seven days (上篇)

又名《爱情手表》,上次那篇《幸运儿》被人说虐,那这一回写个轻松活泼点的奇幻爱情故事?

 

1

戴安娜从小居住在天堂岛,她是海岛上亚马逊人一心一意疼爱的小公主。

岛上的世界就像天圆地方般宁静美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戴安娜是幸福的,她的妈妈是希波吕忒女王,可绝代风华、万众景仰的女王还是会每晚为她在床头娓娓道来动听的童话故事。

但是这会儿,身子还有一点肉乎乎的戴安娜正吹着白云间轻轻柔柔的暖风,嘟着小嘴发愁,为什么她就是不能被允许参加成为亚马逊女战士的训练呢?

六年里戴安娜安安稳稳地过下来,没有剑影,不碰利箭,女王只希望她的小女儿能在房间里绣绣花、种种草,可是这种安稳,小小的戴安娜又怎么会满足呢?她的心啊,在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天高海阔地勇敢远行。

七岁生辰那天,戴安娜偷偷去了岛屿深处供放火神之剑的塔楼。

夜晚隐约的静谧和眼前触手可及的宝剑让戴安娜变得兴奋起来,她一直幻想能成为安提奥普那样厉害的亚马逊战士,她渴望拥着有猎豹的速度和狮子的力量,去保护她喜欢的人和她热爱的世界。

戴安娜伸出手,轻轻触摸镂刻精细的剑柄,却在那个瞬间天旋地转,刹时穿透了时光。

只有短短几秒钟的强烈晕眩,再次睁开眼时,戴安娜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花园,色彩鲜艳的花骨朵正在盛开,地面是细细碎碎的砖石小路,墙的边边角还印着浅浅的青苔,戴安娜觉得这里挺漂亮,可这是哪里呢?

突然,她耳边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呜咽声,顺着声音走过去,她看到了一个剃了厚厚实实的锅盖头的男孩子正抱着膝盖号哭。

天哪天哪,那是个小男孩,是个男孩儿啊!戴安娜内心雀跃欢呼,她差不多已经忘光了,她自己也只是个小女孩。

戴安娜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就对这个眼睛鼻子红通通的小男生很感兴趣,蹬蹬蹬跑过去把他的手拉过来:“你好啊,我叫戴安娜。你叫什么,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哭?”

如果是大人看见凭空掉落在自己家后花园的漂亮女孩,一定会惊讶连连地报警,可男孩不是,他还只是个满脑子科幻童话的小男生。

他同样好奇地看着面前笑容可爱长相天使的戴安娜,回答说:“我叫史蒂夫,我哭是因为做不来数学作业怕妈妈生气。”

“这有什么的,我妈妈也常常拎着我的耳朵说我淘气。”

“可爸爸走的时候我答应了他会好好听妈妈的话的。”史蒂夫说着又难过起来,不过他还是保持了一点理智的,这不,他紧跟着便又追问了句:“对了戴安娜,你是怎么出现在我家里的?”

“我也不清楚,前一秒我还在天堂岛呢,就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可是一瞬间,我就‘呼’地一下飞来了这里。”戴安娜摇摇头手脚并用地比划着,末了又做一个“嘘”的动作,说:“偷偷跟你讲哦,我是亚马逊公主,这把是我长大以后要能用来打跑坏人的宝剑。”

“你是女神哇!”史蒂夫不禁捂住了嘴巴,老半天才放下手,又把右手手腕上一块明显要比他的年龄成熟许多的绛红色手表伸到戴安娜面前给她瞧,说:“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刚刚对着爸爸给我的这块阿拉丁手表许愿,才把你召唤了来。”

戴安娜表示明白地点点头,问:“噢,那你许的什么愿望?”

史蒂夫摸摸脑壳,有点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两眼亮晶晶地盯着戴安娜。

“我请求神明把邪恶的数学作业消灭掉。”

戴安娜想了想便说好,宝剑一挥开始履行她被召唤来的女神的职责,她划花了史蒂夫的作业本,史蒂夫崇拜地为女神的胜利鼓掌。

然后,他们手拖手地去了更温暖的房间里,史蒂夫给戴安娜展示了他全部的玩具,因为个子矮,要去拿放在壁柜顶端的大头士兵时踮着脚也够不着,最后还是戴安娜高高举剑勾了人偶下来的。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嘻嘻嗨嗨地坐在铺着褐黄色织花毯子的地板上天南海北地瞎聊。

“你家和我们天堂岛好不一样噢。”戴安娜满目惊奇地赞叹。

“你也跟我们这里的女孩子很不一样啊,戴安娜。”史蒂夫想,这是当然的,女神和人类之间毕竟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嘛,可他表达不来那么深刻的话语,只好扭捏了半天才捏着衣角说:“你比我们全校最漂亮的女生都要好看。”

等到聊累了,两人便头挨着头靠到床角边,虽然只过去了短短几小时,虽然戴安娜和史蒂夫都还是圆圆脸的二头身小豆丁,但他们已经相互引为了好朋友。等到就快离别的时候,史蒂夫才突然地惊觉这个矮矮的小小的女神并不是像同班上的女生一样想见就能见的。

“你是不是过了十二点就得回去了?唉,童话书里都这样写的。” 史蒂夫的语气很是失落,他扁扁嘴:“爸爸说我一共只可以对阿拉丁手表许三次愿望。”

反倒是头一回独自冒险的戴安娜还沉醉在兴奋里,完全没心没肺地嘻嘻笑道:“那等你下回又遇到坏蛋了就许愿找我,我会和今天一样飞来这里保护你的。”

“呐,说定了啊。”

又等两人抵挡不住困倦先后睡了过去的时候,戴安娜和她的宝剑悄无声息地从史蒂夫的小卧室中凌空消失了,就如同她来时一样。

这个时候,戴安娜和史蒂夫都还没意识到,这一别他们就真的要隔很久才能相见了。

 

2

戴安娜第二次再见到史蒂夫已是在十年后。

十年前,当第二天一早在天堂岛的深林阁楼里怀抱着宝剑醒来,被气势汹汹而来的希波吕忒女王按在腿上打肿了屁股时,戴安娜哭得如丧考妣。

大人们都不知道她哭得那么动情不单单是因为屁股痛,更是因为终于反应过来她从此大概就只能隔海遥想她新交的好朋友史蒂夫了。

相比于戴安娜在海岛上日复一日白天佯扮淑女,晚上偷跑去挥鞭练剑的平淡生活,史蒂夫在外面世界的日子可谓是丰富精彩得多了。

当他一天天慢慢长大,那一夜的记忆渐渐褪去,史蒂夫偶尔都怀疑戴安娜只是他童年时候做过的一个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梦。

毕竟嘛,女神这种存在本来就应该是被供奉在教堂神龛里的。

甚至,他现在都已经很少再怀念起那个梦幻离奇的夜晚了。

他的右手手腕依然佩戴着那块深红色的旧手表,那是他身为军人的父亲留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已经过了做梦流口水的年纪,史蒂夫完全是把这块手表当作普通计时器来用的,当然这计时器还经常走走停停地掉链子。

史蒂夫万万都想不到,中学毕业那天,他会以一种更梦幻更离奇的方式再一次与戴安娜相见。

那一晚,他的学校举办了盛大的化妆舞会,喝得有些微醺的史蒂夫看一眼他那交换男舞伴竟交换到真爱,这会儿还在舞池中央旋转跃动得流连忘返的前女舞伴,插了两块蛋糕决定去室外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或许真是有些喝傻了,等靠坐在一颗老梧桐旁后,史蒂夫无意地就拨弄了一下表面,愣了个神地想道,不知道女神是不是也长大长高了呢,还是和当年梦境里一样漂亮可爱吗?

他今天就高中毕业了,之后会到大学学堂里去念机械专业,再过四年,他就能找份体面工作,照顾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的母亲了……

思绪渐渐飘远的时候,史蒂夫突然就很想再看看戴安娜,如果她是真的存在着的。

“砰”的一声,一道曼妙的身影突兀地漂浮在了空中,是那种真正的凭空漂浮,片刻后又缓慢落地,这已经不是妄想症患者能够臆想出来的了。

“史蒂夫!”

突然出现的女子激动地一把扑向已经被吓唬傻了的史蒂夫。

一束皎洁的月光束笼照来,打在女子光洁的脸庞,螓首黛眉,朱唇皓齿,明艳得动人心魄,她黑色的长卷发就像美丽的波浪,漂浮在她身体周围。

“戴戴戴安娜?”史蒂夫觉得他的舌头都跟着卷大了,“真,真的是你!”

史蒂夫震惊地瞪着还缠在他身上的仿佛大变活人一般“噌”地就变出来的戴安娜,这真是的女神?还是有手有脚的活生生的女神……史蒂夫的心脏都快要提到喉咙口了。

手忙脚乱地把口里大喝着“说吧史蒂夫,坏人在哪里?”的女神扒拉好站定,史蒂夫双手狠狠地摸了把脸,才叹口气说:“没有坏人,没有坏人,我就是一不小心把你召唤出来了……”

“你不是说过只能召唤我三次吗?”

这回换戴安娜急眼了:“都没敌人你还召唤我,你是不是傻啊?”

事实证明,女神也是有脾气的。

史蒂夫也觉得他真是愚蠢透了,上回是小学生数学作业,这回是高中毕业化妆舞会,那么宝贵的、难得的、一生才三次的机会啊,竟然被他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两趟。

不过戴安娜来都来了,总不能让她就这么回去了,史蒂夫强力把砰砰砰狂跳的心吞回到肚里,绅士地向戴安娜伸出了右手,问:“今天是我们学校的毕业舞会,可以请你当我今晚的舞伴吗?”

“好啊。不过,学校是什么,毕业舞会又是什么?”戴安娜凝望着他的明亮迷人的瞳孔里尽是天真,还没忍住瞅一眼又瞅了一眼被史蒂夫放在两人脚边的看起来香香软软很好吃的蛋糕,“还有,那是什么?”

于是,戴安娜尝到了馥郁可口的草莓芝士蛋糕,那两块小小的长方体让她手舞足蹈惊叹连连,她给史蒂夫絮絮叨叨倒了许多关于天堂岛的事,也听史蒂夫讲了很多关于这个花花世界的事,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可以在天空中飞翔的不仅有鹰鸟,还有庞大的铁盒子。

她还同史蒂夫跳了舞。

她踮起脚尖旋转身体,史蒂夫温暖的手掌搂着她的腰,音乐、舞蹈、璀璨的星空下,他们开怀欢笑。

时间是世上最转瞬即逝的东西,手表时针慢慢走过十二点整的时候,戴安娜的身体一点一点在史蒂夫的眼前幻化开去。

他们连告别都是匆忙的,戴安娜带着亚马逊口音的英语一句句慢慢被撞散在夜风里。

“史蒂夫,真高兴能再见到你。”

史蒂夫想他也很高兴能遇见她。

“这些年我一直很想你,你是我唯一同龄的朋友。哈哈,还是一个男朋友。”

史蒂夫想她大概连“男朋友”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吧。

“真希望明天醒来时又能见到你。”

史蒂夫张开嘴,却没能说什么,然后他看见戴安娜又动了动嘴唇。

“可我只能够再见你最后一次了。”

 

3

史蒂夫第三次对着老手表呼唤戴安娜是在他就要上战场的前一晚。

那夜,眼角已爬上了皱纹的母亲垂头低声叫了一下他的名字,问他可不可以不去参军。他微微停顿了一秒,坚定地摇了摇头,那是他懂事开始头一回没有听从母亲的话。

等靠在他怀里哭得十分伤心的母亲沉沉睡去,他把母亲抱回她的房间安睡好,然后轻轻关上房门,走回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头沉默地抽完一根烟后,他抚摸着父亲的遗物,默念道:请让我再见一眼戴安娜。

这次戴安娜骤然出现时,她和史蒂夫都比之前两回镇定了很多,她微微笑一下,走过来坐到他身旁,熟稔地同他说“嗨”,仿佛他们之间并未相隔过两个世界三年时间的分离。

“我说啊,如果你在清晨的时候召唤我,我们就能相处更多一点时间了,我都没机会看一看这里的白天,晒一晒这里的太阳哪。”

史蒂夫年轻英俊的脸上带了点不知所措的慌张:“啊,我没想到这个……”

于是戴安娜小声笑起来,眼神里却有过刹那的悲伤,那个让她从遥远的天堂岛倏地一声来到史蒂夫身边的神奇魔法就要消失了,再过几小时,她就会离开这里,这一别就真的是这辈子都只能遥想怀念而不能再相见了。

“我们今晚要做什么,还跳舞吗?”她问他。

史蒂夫定定地望着他的女神,她又长高了些,也变得更漂亮了。

“就坐着陪我说说话吧,戴安娜。”他说。

幼时从天而降的小女孩,举了把古怪锋利的剑划花了他的数学作业本,害他第一次被母亲打了屁股,然后是中学时代毕业舞会上的第二次出现,陪他跳了一支舞,最后是到了这即将参战的最后一夜,他想见她,发疯地想。

世界政坛局势瞬息万变,谁同谁打仗,为什么要打仗,他还来不及思考那些深刻的问题,然而他明天就要远赴战场了。

但此刻,他能在这里当面同她告别,真是太好了。

史蒂夫听着他年轻的女神欢快地为他述说他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她又遇到过什么事,学到了哪些打斗技巧,他的头嗡嗡地响,就像窗外盛夏季节狂躁的知了。

“戴安娜,我要去打仗了,明天就要走。”他听见自己开口说。

“什么?”

戴安娜怔怔地看向他,于是他又解释道:“我要去和德国人打仗了,不知道能不能从战场上活下来,你知道的,我父亲就是在战场上牺牲的。”

恍惚中,戴安娜又听到了史蒂夫说:“所以啊,我想着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再见你一面。”

于是,她红了眼眶凶狠地问他,为什么不能等到了战场遇到强大的敌人时再召唤她,那样她就可以帮他干掉在背后捣鬼的战神阿瑞斯了。

“我已经是很厉害的亚马逊女战士了!真的,整个天堂岛都没人能赢过我了,我已经比都安提奥普更厉害了啊!”

明明灭灭的星光从戴安娜的背后照过来,史蒂夫隐约地看到她好像哭了。

她和他的母亲一样,都低着头不去看他:“我不想你死。”

“我也不想死啊。”他叹息。

窗外的月光依然很明亮,在戴安娜不得不消失的那一刻,史蒂夫脱下了手腕上的老手表,连同一封早早写好的信,一道塞入了戴安娜的手心,“真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再会了,戴安娜。”

回到天堂岛后,戴安娜坐在高耸的崖边吹了很久的海风。许久之后,她才鼓足勇气打开史蒂夫写给她的那封信。

 

“致亲爱的戴安娜•普林斯,

看到这个名字请不要惊慌,那真的是在称呼你。提笔给你写信时方发觉,我竟不曾问过你的姓氏。七岁那年第一次见你,你告诉我你是天堂岛的亚马逊公主,我想那不如就用‘普林斯’来唤你,希望不会令你觉得我太粗鲁冒昧。

咳咳,戴安娜,请务必原谅我的冒昧打扰。这其实是一封情书,我并不是期盼着能得到回应,我只是希望将我对你的心意告诉你。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是我不可企及的月桂,人类的‘喜欢’对你而言可能是轻巧而渺小的,但这份喜欢已是我能给出的最真挚的感情。认识你后,我的感情便不再是我能掌控的了。

总听你说,天堂岛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那里伴海而生,日和风清,你便是在潮起潮落里出生长大的。我没有那样好的运气能去到那里亲眼瞧一瞧,但我相信它一定是和你说的一样美好,因为它有你这样的善良又勇敢的公主。

从头到尾,我好像都没机会送你点什么,父亲留给我的这块手表就当作我的示爱礼物吧。是它让我能够平生三次见到你,此生足矣。

我最后惟一要再说的一句话是:愿你永远幸福快乐!

 

想要能继续爱你的,

史蒂夫•特雷弗”

 

戴安娜这回没有再哭了,她把手表慢慢扣到手腕上。

 

另一边的世界,史蒂夫告白后转身第二天上了战场。



配上一只软软糯糯被邪恶的数学作业欺负到哭的小史蒂夫,和参战前夜年轻帅气的大男孩史蒂夫,他们真的是同一个派派啊。



发表于2017-06-08.7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