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和之前绿了我的学长在一起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知乎

楼主就是被绿的男友本人,下面就开始本楼主的表演。

 

用户H

我和学长的故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从来没想过我也会有被人绿的一天。

那天我正津津有味地躺在寝室的床上看最新一期的少年JUMP,不要怀疑,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二次元美少年。

说起来,我还和火影忍者里的漩涡鸣人一个发色呢,不过要说长相的话,我应该是更接近LEVEL E里的马鹿王子吧。

这时门口传来我哥们一脚踹开门冲进来的嚷嚷声:“啊哈H,你被学长绿啦!”

一开始听我哥们说他刚刚撞见我女朋友挽了我们学院一个学长的胳膊过马路,两人兴奋地说着话,那学长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西瓜的时候,我是拒绝相信的。

像我这样的人气boy,看看我的脸,看看我的身材,看看我一钱包的金卡,再看看我的成绩单……差生什么的也可以看成一个放纵不羁的男孩子的萌点吧?反正就我这样的少女杀手还能被人三,这根本没道理啊。

不过我知道我哥们不会骗我,看他一脸不满地嚷着“你是不是不信我?”,我叹一口气告诉他:我信啊。

我就是需要点时间来承认我满满是恋爱不败战绩的青春日记上终于要浓墨淡彩地书写上一笔败笔了。

哥们扭曲着脸叽叽歪歪:“不要仗着长得漂亮就这么傲慢哦,说不定你女朋友就是每天对着你这张脸太自卑才想甩了你的。”

“太优秀了果然就会遭人眼红。”我拍拍哥们的肩膀,这家伙自从考入大学两年以来一共跟50个女孩告白过,毫无例外失败了50回,“我原谅你的嫉妒,樱木花道。”

“你又说我听不懂的话,谁是樱木花道?”

“你不懂的多着呢,小弟弟。”我好心劝他说:“有空多谈谈恋爱,快点长大吧。”

“说得好像你已经‘长大’了一样。”

“那是自然的,虽然被人给绿了,但我好歹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被人绿之前你有上过垒么,切。”

“……”

 

跟哥们一通插科打诨下来我也化去了七八分被女朋友脚踏两船的愤怒,不过一想到她叫我哥们白看了这么一出八点档狗血剧,还是好气哦。

我跟我这个女朋友交往有半年了,因为她特别喜欢吃西瓜,所以接下来我就叫她西瓜小姐吧。

西瓜小姐的容貌是那种非常可爱的类型,有点像元气少女缘结神里面的奈奈生,个子小小巧巧的很会撒娇,要不是这样,我当初还不一定会接受她的表白呢。

但不管怎么说,西瓜小姐和我交往以后,就过上了被我惯着有西瓜吃还有西瓜汁喝的天堂般的好日子。

你们说,她为什么还要勾搭个学长给她买瓜啊?

那天晚上我就约了西瓜小姐出来摊牌,她一开始还瞪圆了眼睛,满脸委屈地捉住我的手辩白,我就机智地留了个心眼说我哥们可是拍了照片的。

看着西瓜小姐瞬时尴尬吃瘪,我果断抽出手,眉毛舒展下巴抬高,用一种宇智波佐助式的清冷说道:“诓你的白痴学长给你买瓜去吧,八嘎西瓜女!”

没想西瓜小姐被我戳破了以后竟然恼羞成怒起来,哭着跑开前还冲我喊:“我会不小心喜欢上学长还不是你根本就没认真对我好过,你说说你除了会给我喂西瓜吃还会干什么?我约你逛个街,都要被你嫌日头太大,当我不知道你就是想窝被子里看那什么HUNTER么,我还比不上你天天揣包上的那对白毛狗妖怪呢,你就抱着你那摞少年JUMP过一辈子吧,幼稚鬼大混蛋,死傲娇软废宅!”

“那是犬夜叉!和他哥杀生丸!”

我暴走吼了回去,就是不知道西瓜小姐有没有听清楚。

 

咳咳,作为一个成熟稳重一点也不幼稚的男孩子,我当然不可能去跟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生斤斤计较。

其实我是看在西瓜小姐还能知道“软宅”和“傲娇”这两个词的份上,决定大发慈悲地原谅她这回。

于是,我准备将我的巴哈姆特之怒熊熊喷向那个没脸没皮的人渣学长。

我托了哥们在我们学院添油加醋地宣传某个无良学长横刀夺爱,没羞没臊到连直系学弟的女朋友都抢的事儿。

我可不纯是为了打击报复,我这也是好心想告诉大家伙:防火防盗防学长,此乃真理也。

我本来以为事情到此就完结了,就像木野之旅再不会有第14话一样。

然而,就在我和西瓜小姐不欢而散的一个礼拜之后,在那个云淡风轻夕阳西下的傍晚,一个身材修长、形体俊美的年轻男人在薄暮飞霞里一步一步走向我,橘红色的落日将他的身形拉扯出一个斜斜长长的影子,像极了X CLAMP里桃生封真英俊得一塌糊涂的出场。

五官也如同桃生封真一般深邃俊朗的年轻男人定定地看了我半分钟,才红唇微启:“我是P,就是那个传闻抢了你女朋友的不要脸的学长。”

诶诶诶什么?

我倒吸一口凉气:喝,这厮竟还有脸站在我面前?

“我来是想和你讲三个事:第一,她没和我说过她还有个男朋友。第二,我没和她在一起了,知道她同时骗了我们两个人之后我就跟她说清楚了。”

“哼,少骗人了。”我没让P说完第三点就打断了他。

你说我就信哦,当我蠢么?

 

P竟然没有被我的气势压倒,一脸认真地又对我说:“我用红色真实告诉你,我真的不知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震惊了,傻不愣登地张大了嘴巴。

“……”P也没说话,就跟我玩大眼瞪小眼。

“你也看过《海猫鸣泣之时》?”我要给这位哥哥跪下了。

P耸耸肩,“Geek多少都会看日漫啊。” 

“行吧,那就信你了。”我挠了挠脑袋,问他:“喂,那你刚没讲完的第三点是什么?”

“对不起。”P的眼睛里仿佛有看不到底的氤氲雾气,“我一直想当面和你道个歉。”

晚上我回寝室给哥们说了这段对话,那厮竟然目瞪口呆地说他才要给我的奇葩关注点跪了。

“跪,必须跪!现在就跪,不跪不是男人!”我好整以暇挑眉对哥们笑,我还治不了他?

我哥们还就不是个男人,鉴定完毕。

“然后你就这么回来了?”刚性转完的哥们表情僵硬地想转移话题。

我摇摇头告诉他,我当然没“就这么回来”,我和P先是两颗脑袋凑一道地强烈谴责了西瓜小姐妄想从我们两个人这里骗瓜吃的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劈腿行为,嗯,不孝可以拿掉。

然后,我们就高高兴兴地交流起了喜欢的动漫。

交流完了我才回来的。

“我现在不想跟你讲话。”哥们撅了个屁股背对我,一点都不可爱。

我才不惯着他呢,继续说我的:“真是没想到学长也和我一样最喜欢HUNTER了,就是可惜他偏爱奇犽而我更喜欢西索。不过,大振这么冷门的棒球漫他也看真是出乎意料的有眼光啊,我就约了他这周末一快儿去纽约漫展。”

“你这周末要跟他约会?”果然,我哥们一个鲤鱼挺身就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改口叫他学长了?”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了。”

我翻个身拿后脑勺对着哥们,心满意足地拉灯睡觉。

 

纽约漫展那叫一个人多啊。

那天我COS了宇智波佐助,学长扮的是漩涡鸣人。

“我整个黑色头发是不是感觉又小了两岁?”出门前我对着镜子照了好久,要不是快迟到了我还真舍不得挪开眼招子呢,“天生丽质真是没办法。”

“很适合你,倒是我不太适合金发。”学长拨弄了下他的假发,“有没有很奇怪?”

我大度地宽慰学长说:“没事,反正不论是谁跟我站一起,都注定要沦为配角的。我同寝的哥们已经认命了,你也快些习惯起来吧。”

本来我们都还聊得好好的,直到无意中开启了一场日漫史上最经典的争论——火影正确的打开方式到底是鸣佐,还是佐鸣?

我据理力争:“佐助每回表达爱意都超S的,鸣人又是个傻白甜,你告诉我这不是佐鸣是什么?”

“明明傲娇受和耿直攻才更有人气的好吧?”学长很不服气。

“再嘴硬小心我用手里剑扔你哦。” 

“那我就用木叶隐秘传体术奥义•千年杀。”

…………

好了,我和学长的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

什么,你问后来?

还用问吗?后来就是我真的被学长压在床上用千年杀捅了一次又一次啊!

所以,让我们回到题目《和之前绿了我的学长在一起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的答案是:痛并快乐着啊混蛋。

答题完毕,打赏请点赞。

 

1908条评论    2996个赞

最热评论:

我是二少他哥哥:这真是一个非常隐晦的结尾啊,还好我看过火影忍者。

我是二少他爸爸:还好我看过火影忍者+1。

八卦按头小分队队长:西瓜小姐劈个腿竟然还劈到了另一个死宅?所以她到底为什么要劈腿啊!

我已经是根废木头了:大概是因为她蠢?

西瓜小姐:我也没你写的那么渣啊,你也可以选择原谅我嘛,我都还没怪你是个死钙呢。

你猜我是哪个P我和楼上西瓜小姐变熟悉的时间还很短,她还没来得及发现我也爱杀殿。

匿名用户:楼上惊现那个学长P!先别走啊,求问你和H现在咋样了?同居没?结婚没?有小孩了没?

银他妈妈:楼上你是新八叽么?不用否认了,我知道你的本体一定是眼镜,说起话来像老妈一样啊。

 

展开剩余全部评论

评论    分享    收藏    感谢

 

——————————更新———————————

 

用户H

跟你们这些八卦到飞起的家伙们说一声,我跟学长住到一起了。虽然我哥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抱着我的大腿哭求我别抛弃他,但这时候都不重色轻友还是个男人么?

我和学长还一块儿养了只狗,是一只非常活泼好动的西高地白梗,今年一岁,名字叫定春。

 

 

作者写在最后的话:

首先,这是一个根据真实知乎帖改编了结局的故事。

并且作为一个执着的动漫爱好者,我在这篇里埋了肥肠多的动漫梗哈哈,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不懂H写的结尾呀,不明白的话可以Google一下“火影千年杀”哦。

发表于2017-06-22.87热度.
  1. 黄桃牛奶燕麦·粥贝尔朵莉切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黄桃牛奶豆花粥
    这个宝宝给我讲梗的时候,我正在开电脑,然后就把电脑密码输成了23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