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爱情进化论

题材取自富坚义博的LEVEL E中的一话,太喜欢这个故事了。

 

彼得和哈利交往的第一个月零三天,他们上了床。

气氛是恰到好处的暧昧柔和,身边的人又是一如既往的明丽诱人,滚到一起是件多么顺其自然的事情啊。

彼得发觉亲密恋人的不对劲是等结束的时候他正餍足地叹息,哈利却开始对着他吞咽口水。不是那种对裘马声色的心痒和沉湎,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咽口水。

哈利就这么盯着彼得蠢蠢欲动,急促的喘息夹带着情难自禁的喃喃自语。

彼得凑近了听,哈利好像是在说“我好饿啊”,他眼神痛苦地伸手,似乎是想要去拉缠住彼得,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哈利?”彼得有点不适应哈利的反常,问:“是刚刚跟我消耗太多体力所以饿了吗?”

哈利突然就哭了,可当彼得心痛地想把他拉到怀里时,却又被他一把推到了地上。

趁着彼得摔得愣神的间隙,哈利手忙脚乱地套上外衣,慌不择路地跑了。

哈利逃走后,彼得仰躺在床上心里一阵骚乱。

他同哈利的交往过程其实并不是那么顺利,他很喜欢哈利,也能感觉到哈利对他也是一样的,因为哈利每次看他的眼神都是十分痴迷的。

但他们约会的时候,哈利又似乎总是很拘束,吃饭都只吃很少,也不太愿意跟他回家。

彼得问哈利为什么,他一开始不肯说,最后才赧然地低低说道:“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

彼得很喜欢看哈利脸红红的样子,也愿意尊重他的羞怯,他轻轻晃晃哈利的手笑,“好,那我们慢慢来。”

本来他还以为今晚过后一切会变好,没想到最后反而搞砸了。

第二天的时候,彼得没能找到哈利。

那夜起哈利的电话就关机了,一直等过了两个多礼拜才来见快急坏了的彼得。

如果说之前哈利只是清瘦的话,此刻就几乎是消瘦憔悴到了极点,他又没好好吃饭吗,彼得心疼地想。

“我不是地球人。”这是两人在餐馆坐下后哈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多少带了点破釜沉舟的意味,“我是康威尔行星人。”

“啊。”彼得怔了一怔,很快又说:“你是因为这个才害怕和我在一起吗?我没关系的,我喜欢你,哈利,不管你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

现在地球上已经有好几百种外星人远道而来生活在这里,友好的外星人,好斗的外星人,濒临灭亡的外星人,他们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来到地球,和人类保持着奇妙的平衡。

“你原来的星球是什么样的?”见哈利只是低着头不吭声,彼得便接着问道。

“星球……我们的星球爆炸了。”哈利慢慢抬起头,深深望进彼得的眼睛,“我们的星球起源于太古时代,旱季和雨季气候分明,后来在缺乏粮食的旱季时,就只有捕食同类果腹,直到雨季到来。一年又一年过去,一代又一代之后,大概是受了诅咒吧,我们渐渐演化成会对喜欢的人产生食欲。” 

彼得乍然听闻这般悚人的秘闻,已经惊骇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在哈利也并不需要他回应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就像你们地球上的螳螂一样,我们康威尔行星人也是靠吃掉配偶来繁衍下代,不论是雄性还是雌性,都可以吃掉爱人然后在体内受精,只不过螳螂没有爱情,我们却有。可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对的,后来终于有人研制出一种药物,吃下去就能感觉到饱。但那种药太珍贵了,为了抢夺它们,我们的星球发生了战争爆炸了,爸爸临死前把我推进了逃生舱。”

“只要面对相爱的人,就会有食欲吗?”彼得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是的,当面对最爱的人,我们的本能就是想吃掉。”哈利努力想保持冷静的声音变得颤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时会特别特别想吃掉你,但我真的不想那么做。”

哈利伸手捂住了他扭曲的脸,“我已经要忍不下去了,真的就快要崩溃了。”

彼得的声音也不再平稳,他问哈利:“所以,你现在是要吃了我吗?”

“你害怕了啊。”哈利仿佛感觉到了彼得的退缩,“呵,你果然还是只可能爱作为人类的我,可我是康威尔行星人啊。”

“即使不让我吃,我还是会饿啊。”

哈利的指缝里又有泪水汩汩流出,这是彼得第二次看见他哭。

当靠食用同族饱腹和繁衍下代的种族进化到有爱情的程度,当爱情进化到与这个种族的本能相违背的程度,悲剧就产生了。

许久之后,哈利抹干了眼泪,红肿的双眼痴痴地凝望着彼得,“知道我为什么要过这么长时间才来找你吗?我是在等再没有力气扑倒你的这一天。”

“彼得,比起你,我才是更害怕的那个。”哈利的嘴角明明扯出了一个笑容,彼得却仍觉得他像是在哭,“这些日子我想到了死,不想再这样背负着饥饿或是罪恶感活下去了。”

哈利是康威尔行星人,他爱上了彼得,虽然那是和个他一样的雄性,哪怕吃了他也不可能生下他俩的孩子,但他还是本能地渴望能吃掉彼得。跟彼得在一起后,哈利产生了强烈的罪恶感,他始终拒绝进食,如今早已虚弱地没了力气。

“彼得,你吃了我好不好?”因为庞大到令他无法将彼得的血肉食入腹中的爱意,哈利最后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反过来让自己的血液在爱人的身体里流淌下去。

但彼得却是人类,哈利毫不怜惜地将刀叉扎入肉里的鲜血淋淋,让他惊恐泪流。

他跌跌撞撞地逃了。

可等逃回到家中,彼得又开始反复担心起哈利,这么坐立难安地恍惚过去一夜。将近清晨时分,门口传来“嗵”的一记闷响,彼得犹豫片刻,小心翼翼走过去地打开了门。

已经奄奄一息的哈利失血过多地倒在门外。

那一刻,铺天盖地的悲哀压住了彼得的胸口和胃部,他终于知道他要失去什么了。

故事的最后,是彼得终究还是没能吃下哈利。

彼得按照地球上的习俗火化了他饿死的爱人,熊熊的火光中,他的耳边仿佛依稀又响起哈利最后的低诉:“爸爸说过,我们这样的物种就不应该生存于世上的。”

“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直到我来了这里遇到你。”

“现在想想,如果能一直不明白就好了。”

发表于2017-06-25.5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