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不相配的恋人(中)

第二日,哈利在公寓底楼的洗衣房里又碰到了彼得。

“嗨。”哈利上半身穿了件黑色的工字背心,下半身是条亮紫色的运动短裤,白皙的手臂和大腿格外显眼。

他对彼得笑笑,彼得便傻傻地红了脸。

“嗨,你,你也来洗衣服啊。”

“是啊,不过没你那么多。”

哈利瞥一眼彼得手里一箩筐的脏衣服,头一偏问:“你这是一个月才洗一次?”

“不是的,这里还有我室友的衣服。”彼得睁大清澈的眼睛,言辞笨拙地想证明他也是很爱干净的,最后还不甘心地又补充了句,“以前在家的时候我也会帮着梅婶洗衣服的。”

“真是个good boy啊。”哈利边把衣裤往手边的洗衣机里塞边偷笑,“你很想家吗?”

彼得扭捏了会才回答:“我就是有点想念梅婶了,还有她做的点心。”

“我离开家的时候,可是像火箭喷射一样飞快。”哈利又给了彼得一个纯白灿烂的笑容,“离家多好啊,想做什么都可以,还不用被整天念叨。”

“我们摩门教徒是不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事实上,这两年里我们要学习,传教,不能喝酒,不能看电影,不能谈恋爱,每个礼拜只可以有半天闲暇的时间。”

说着,彼得飞快地看了眼哈利,深怕自己的无趣会让他新交到的朋友感觉讨厌,可他等到的并不是哈利的蹙眉和不愉,而是意料之外的体谅和邀请。

“我们去打篮球吧,等你空下来的那半天。”

哈利笑容嫣嫣地和彼得做了约定。

礼拜日的午后,朗朗夏日阳光正明媚,高远的天空也蓝极了,阳光下的篮球场,连彼得和哈利的影子也都仿佛特别生动。

哈利一下一下砸着篮球,“一对一对抗赛,谁先投进二十个球就算赢,输的人请客晚饭。”

彼得也是难得的跃跃欲试,蹦跳着跑到篮框底下,“要不要我让你十球?”

“我们敦厚老实的教徒先生也会说大话了?当心我把你打得屁滚尿流哦。”哈利地挑衅完还不忘故意挑逗,比了比两人碰巧都是大红色的球衣,说:“我们可是两个队啊,怎么能穿一色的队服呢?我穿上衣,你光着吧。”

果不其然,彼得愣愣地涨红了脸,抓着衣角连连摇头,“不要。”

“那好,我脱。”

哈利才不给彼得反应的机会呢,猛然一把扯下自己的上衣,白洁的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芳泽无加,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彼得“砰”的一声迎面撞在了篮框柱子上,哈利于是一点不给面子地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敦厚老实的教徒先生也有七情六欲啊?”

比赛开始后,彼得只要稍稍贴近拦防,哈利就会大呼小叫“你太粗鲁啦”,等彼得满脸通红地退开一些,他还要得了便宜又卖乖地逗人“开个玩笑嘛,这么紧张做什么”。

这天的比赛最终就这么以彼得无穷无尽的手忙脚乱告了负,垂头丧气地乖乖坐在汉堡店里看哈利狼吞虎咽吃了个饱。

“呼噜呼噜”地吸完最后一口可乐,哈利才心满意足地抹抹嘴巴:“下礼拜还敢比么?”

“那你不可以再耍赖了。”彼得委委屈屈地小声抗议。

一起打过球的男生,友谊总会突飞猛进,彼得和哈利日渐亲密,令彼得的摩门教室友想不关注都难。

没过多久,彼得就被他的这位前辈叫到了跟前,“我听人说那个奥斯本是个同性恋,还是极不洁身自好的那类,我看他八成是看上你了,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彼得吓傻了,或者是装傻,他抛弃了从小背诵至今的教义,磕磕巴巴地辩白,“谣言总是被夸大其词的,哈利他不是坏人。”

前辈生气地说彼得这是不识好人心,高傲地同他开始了冷战。

再次打球的傍晚,哈利很快发觉了彼得的恍恍惚惚和心不在焉,也很轻易地就从他口中套了话。

哈利撑着下巴问:“你们教会是怎么看待同志权利的?”

“啊,同性恋吗?”彼得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上帝,上帝厌恶同性恋。”

“所以你也决定要厌恶我了么,为了你的上帝?”

彼得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哈利,很快又低下头去。

那一眼,哈利几乎以为彼得要哭了。

哈利不由地心口一痛,可一瞬之后,他还是故意说道:“抱歉,是我这个恶心的同性恋让你难做了。那你以后就当不认识我吧。”

哈利气腾腾地扭头就走,不想却被脚旁的篮球绊了个四脚朝天,脚踝立刻肿大了一圈。

“你忍忍。”彼得也顾不上伤心了,他小心翼翼地搀扶起哇哇喊疼的哈利,把人驮到背上,飞快地往公寓跑。

等把人轻手轻脚地放到床上,彼得才长舒口气,问:“我帮你涂药吧?”

哈利目色深沉地看着蹲跪在自己脚边,轻轻揉着他红肿的脚踝还不厌其烦地问他“这样痛不痛”的彼得,突然就开了口:“我的屁股也摔肿了,你也帮我涂一下好不好?”

一向色彩张扬浓烈的人,此刻却是如同初夏时节里羞涩的含苞,这个金发的男子就这么躺在彼得面前语气讨好地笑。

这样的哈利,竟让彼得一时忘了该怎样去拒绝。

哈利不再给他反悔的机会,“刷”地一下褪下大红运动裤,翻了个身就拿白花花的肉臀对着彼得。

“你,你怎么可以穿这种不要脸的内裤?”彼得的话尾几乎破了音。

“它不是‘这种不要脸的内裤’,它是‘丁字裤’。”哈利把脸埋在床褥里偷笑,还得理不饶人地咧嘴道:“你别干愣着,快给我抹药膏啊,你想害我着凉么?”

等彼得抹完了哈利的大半个屁股,他的脸都能冒烟了,手脚无措地呆立在床沿边。

哈利转过身看着这样纯情到单蠢的彼得,却只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可爱的表情了。

他情不自禁地就把人拉扯到了自己身上,握住了彼得的手慢慢往自己的下身滑去,他能感觉到彼得微弱的抗拒,但那也仅仅是微弱的抗拒罢了。

“啊……”一时间,房间的温度骤然升高,彼得的呼吸声也钝重了起来。

“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他说。

哈利亲亲他的嘴角,“你只需要感受我。”

于是,华梦由傍晚的昏黄变为午夜的斑斓。

发表于2017-06-27.6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