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雀鸟 12

娱乐圈文,双明星。

 

“动物园拍照大赛”最后的优胜组是佩佩和李建军。

詹一美和法鲨是因为偶遇羚羊群太兴奋,跟着一阵乱跑差点迷了路。

莽莽狂野中,吉普车里法鲨急得一路拉拽詹一美的胳膊乱吼,“拐弯拐弯”,“不能再往前了”,“猎豹和河马都在后边”。

偏偏人家还不理他,嫌他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赶紧歇歇嘴吧,我那本来出类拔萃的方向感全让你给吼跑了。”

好在詹一美嘴上不肯低头,把控方向盘的两手却很诚实地打了弯,两人这才有惊无险地第二名归来。

而彼得和哈利这边,输得还真不算冤,谁叫哈利一看到小象就不肯让彼得踩油门了呢。象耳朵,象鼻子,象牙,象屁股,哈利变着花样地对着几头小象咔嚓咔嚓拍个没完。

彼得哄他:“等回了纽约我带你去动物园看小象好不好,到时候你爱怎么拍怎么拍,我们今天先去找找别的小动物啊,我听说这儿还有威风凛凛的大狮子呢。”

连负责跟拍他们的摄影师先生都“违规”附和了两声,哈利仍然不为所动,振振有词地摇头晃脑说:“我不,狮子哪有小象可爱啊。”

眼见哈利这么百般劝说不住,彼得只好祭出杀手锏,告诉哈利在这样子下去煮熟的鸳鸯浴就要跑了。

哈利一听,立马坐下系好安全带,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露出一个含羞带娇的倩笑,动情地对彼得说“彼得哥你快点开车嘛”,愣是把后座的摄影师先生给肉麻得连连打颤。

可等他们完成任务返回出发地点,另外四人早都气定神闲地坐那儿好久了,詹一美还到了个哈欠笑眯眯地逗哈利, “虽然第一个开车的不一定就能抢先到终点,但最后出发的果然还是最晚到了么。”

哈利撅起嘴,黑着脸下了车,不去搭理故意惹他烦的詹一美。

佩佩和李建军开心地脱得只剩花裤衩,“扑通”一声跳进大木桶里玩踩水,哈利跟在彼得屁股后面一步三回头地往节目组先遣安营扎寨的地方走去。

不一会儿,彼得撸高了袖子准备大显身手,生火埋锅,烧汤做饭。哈利也想露一手,但很快就被锅碗瓢盆折腾得没了平日里的嚣张气焰。

彼得捉起哈利白嫩嫩的爪子偷偷摸两下,叹了口气把人拉到一边,“乖,你就坐这儿等开饭啊。”

哈利听话地蹲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彼得贤惠地弄这弄那。

后来等这一段花絮在电视上播出来的时候,奥斯本老爷瞧着影帝先生十分懂得放下身段照料哈利,除了生不了孩子,洗手做羹宽衣绾裤样样都包圆了,心里对这个“儿媳妇”的不满也就一点一点淡化了。

这厢,闲来无事的詹一美在嘲笑完佩佩的心广体胖后,也拉着法鲨跟了过去,颇有兴致地坐到哈利旁边。

詹一美有一张管不住的嘴和一颗八卦的心,“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干啊?”

哈利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我这不还会用眼睛看彼得哥做饭么?”

“你看这小孩儿一点都不为他的一无用处感到羞愧欸。”詹一美扯了扯法鲨的袖子跟他小声嘟哝,当然这“小声”的程度刚刚好够哈利听见。

哈利一梗脖子,正义凛然道:“愧疚什么的我觉得我还可以再等等的,有的人都还没为他的幸灾乐祸没事找事羞愧呢。”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掰扯了半天,彼得的午饭也终于端出了锅。

另一头,佩佩也神清气爽地出浴踏来,短短的黑发还带着点潮湿的气息,软软蓬蓬的,或许是刚泡完热水澡的原因,他两颊的颜色比平时还要更鲜艳一些。

哈利“哟”了一声同他打招呼:“红脸蛋你来啦。”

所以终于不是“高原红”,而是“红脸蛋”了吗?

佩佩已经懒得回嘴了,倒是跟他一队的李建军有几分同命相怜的心疼,想帮他找回场子。

李建军伸手指了指木头餐桌上摆放的还冒着热气的汤碗,问哈利:“这锅黄黄绿绿的是什么东西,你们该不会是为了下午的比赛想随随便便做点什么好让我们毒坏肚子吧?”

“这是菠菜蛋花汤。”彼得勉强地动了动嘴角,“菠菜是绿的,蛋花是黄的,所以它们合在一起只能是又黄又绿的。”

深吸一口气,彼得觉得辛苦了一中午还要无故被战火牵连的自己已经不能单单用“可怜”来形容了。

再说了,真要靠下毒得胜的话,他也应该先毒了哈利吧?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怕神对手,就怕猪仔一样的队友啊。

“讲道理,真想靠下毒得胜的话,彼得该毒的也应该是他的小队友吧?”

是谁把他的心声说出来了!彼得抬头望去,果不其然,是詹一美。

“詹姆斯,你老这么诚实会没朋友的。”这回是“老实人”法鲨也变坏了。

“他两这么栽赃我你都不说句话?”哈利气鼓鼓地冲彼得圆目一瞪。

彼得讪讪地一摸鼻子,口不对心地呵呵了声:“你,你们这是栽赃。”

那锅汤的味道究竟如何暂且按下不表,但彼得烤的牛肉还是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褒奖,吃饱喝足,众人也都有了力气开始下午的比拼。

“这一回合,我们会回到马翁,你们每支队伍都需要在三角洲上独自撑划独木船过岸。”男主持人的风格是一如既往的慷慨激昂:“第一名的两人,今晚可以享受香喷喷亮铮铮的豪华房车,第二名住盐沼营地搭好的普通帐篷,内有两张行军床,第三名的就得靠自个儿搭个简易帐篷铺地铺睡了哦。”

“噢噢噢,这次的奖品换车震了嘛!”

彼得的手慢了一步,没能拦阻住哈利的口没遮拦,只好拐个弯挡上自己快发烧的脸。

“小孩子家家的乖乖打地铺就好了啊,车厢Play这种风花雪月的高档事还是交给我们这些成熟英俊的大人吧。”

听完詹一美的豪言壮语,法鲨一样也选择捂脸。

男主持人撇了撇嘴,问佩佩和李建军:“你们不需要喊点什么口号来给自己打打气吗?”

佩佩很淡定地摆了摆手。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那么一种直觉,今晚最后可以睡进房车里的大概该还是他和建军舅舅。

红脸蛋男巨人的直觉出人意料的准。

一个小时过后,佩佩和李建军的行礼包已经搬上了车。

法鲨和詹一美也狗刨式划水到了岸边,詹一美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了还不忘嫌弃法鲨,“你就只有笑起来像鲨鱼嘛?有本事的男人应该游起来也跟鲨鱼一样勇猛啊!”

哈利和彼得呢?哦,还在水中央打转呢。

哈利都快绝望了,眼泪汪汪地看着动作十分狼狈的彼得,问:“你为什么连划桨都不会?”

彼得噎了噎,心想我也很绝望啊,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他还可以这么反驳:“可我会做饭啊。”

“还不如会划桨呢!”

“做饭哪儿比不上划桨了,至少等晚上我还可以给你做宵夜吧?”

哈利不禁陷入了沉思。

彼得立刻打蛇上棍:“还有明天的早饭,午饭,晚饭,夜宵。”

哈利终于郑重地拍了拍彼得的肩膀,“你是对的,会做饭才是真本事。”

“……”

船尾传来摄影先生弱弱的旁白音,“我们可以先冲对岸挥个小白汗衫请求搭救吗?”

傍晚,一行人浩浩荡荡开车来到马卡迪卡盐沼露营,深秋十月,这里已是最佳季节。

夜里温度大约在五六度左右,几个大男人围坐在暖暖的篝火堆旁,破锣嗓子谁也别去嫌弃谁地唱歌跳舞,好不欢乐。

等夜幕下坠,远处的天际连接着望不到地面的边界,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和明亮的星空。

哪怕谁在小破帐篷里,身上裹着软软薄薄的一层睡袋,哈利的好心情依然几乎快要飘到天上去,他和彼得交换了晚安吻才甜甜睡去。

但第二日清晨,他是被压醒过来的。

彼得搭的帐篷经过了漫长一夜,松松弛弛地垮了,艰难地爬出“绿麻袋”,哈利乱糟糟的鸡窝头叫跑来围观的法鲨又笑出了二十四颗大牙。

詹一美也乐得快岔气了,直问他们:“我说你们啊,就是我和迈克尔想把行军床震塌陷也得来个十八二十回吧,你俩得折腾多大动作啊,打地铺睡觉都能搞跨帐篷?”

被詹一美说得终于笑不出来的法鲨:“……”

被哈利瞪得死死的彼得:“……”

一大早心情就不怎么美好的哈利,很快又被告知他们上午要通过钢索横穿峡谷,下午要寻觅并烹制一枚鸵鸟蛋。

不知道是不是哈利自己的错觉,他总感觉他和彼得的“蜜月之旅”状况频出,他本来是想借着公费出国的机会和彼得名正言顺地在镜头前甜蜜一把的,谁想这才刚来这日子就这么难熬。

难道是彼得把节目组给得罪了?哈利小心眼地瞟了瞟身边为了登山掏蛋大汗淋漓的影帝先生。

不管哈利乐意不乐意,他和彼得就这么一路垫底到了第一集末尾。

两天一夜“倏”地一下就过去了,六个男明星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分开前相互约好了下周再战。

吉姆和奥斯本老爷早早地就候在了纽约机场,翘首以盼地等着深夜归来的两人。

“怎么瘦了呢,爸爸才两天不见,你就吃了这么多苦。”奥斯本老爷摸摸哈利精神饱满的小脸蛋,明晃晃地为彼得和吉姆表演了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

“还有你,你说你这么个大高个儿,怎么连划个船跟搭个帐篷都不会呐?”心疼完哈利,奥斯本老爷转头一点不客气地对彼得喷洒毒液。

没办法,奥斯本老爷在哈利的事儿上那可就是一小肚鸡肠的老头。

“爸爸,彼得哥做饭可好吃了。”哈利为男朋友说好话。

“哼。”

第一集的WORLD TOUR一经播出,立时取得了空前绝后无人可挡的超高人气。

六位男明星有血有肉人性丰满的性格,妙语横生层出不穷的斗嘴,以及惊奇有趣兴味盎然的旅行竞赛,都令观众们喜爱得一秒都舍不得换台。

推特上还兴起了“詹姆斯•麦卡沃伊与哈利•奥斯本,谁才是真正的世界车王?”的投票,哈利知道了还特地给詹一美发了简讯:你可别请水军给你刷票啊,咱两公平竞争呗。

他就是抠的。

发表于2017-06-28.7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