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不相配的恋人(下)

哈利和彼得互搂着躺在床头。

“我不知道你能做那么久。”哈利长舒口气,又从彼得唇边偷来一个吻,说:“我还以为你会很放不开呢。”

彼得凝视着哈利,低低呢喃:“反正吻了你我就该下地狱了。”

你一定不知道我为你背弃了什么,不过你不需要知道,因为我知道就可以了,彼得心想,彼时他眼里闪烁的光还是哈利未曾看明白的厚重深情。

繁华散尽后多是对比轰然立现的凄凉落寞。

第二日,哈利醒来,身旁已没了彼得的踪影,只有微微褶皱下塌的枕面显示着这里曾经睡过那样一具火热的身躯。

哈利在床头柜上找到了彼得的留言条:“我要回去一趟犹他州,等我回来。”

等他失魂落魄地走出卧房,彼得不能理解同性恋的前辈室友便登场了,气愤地抱怨哈利对他的后辈纠缠不清还招惹到了家中,又陈腔滥调地警告哈利离彼得远点,他显然还不知道两人昨天傍晚时分的肢体交缠。

哈利混沌地回到隔壁屋,弗莉西亚正坐在大厅里享用美味的早点,看见一夜未归的哈利,挑挑眉问:“看来你赢了我们的赌约?”

弗莉西亚暧昧地笑笑递过50美元,只是哈利却觉得变味了,想要拥抱彼得的感觉突然涌上来,让他不知道该如何伸手,又该怎样开口。

一夜放纵能够刻骨到什么程度?一个人能偏爱另一个人多深?自始至终都声色犬马的他真的要为彼得断后路?

“这次的赌,大概我是输了。”终于,哈利释然又甜蜜地笑了。

“你竟敢拿彼得打赌?”

没关严实的房门那儿传来一声怒喊。

下一秒,哈利就挨了彼得的传教士前辈狠狠的一拳。

可他的呼痛和弗莉西亚的惊颤都没能平息了来人的怨愤,“彼得还为了你这种人和教会说他要退教,现在还回了犹他州的家去和他叔叔婶婶坦白?”

“我会让你会后悔的,混蛋。”暴躁的传教士摔门而去时,哈利的嘴角已是一片化不开的青紫,他惨淡地咧了咧嘴角。

哈利对着弗莉西亚的表情依然是微笑的,眼眸里却是难以遮掩的痛苦。

“我已经后悔了啊”,他说。

弗莉西亚看着这样的好友,心里很不好受,“哈利,把彼得追回来吧。”

哈利喉咙发痒,双眼干涩,“我该怎么做呢,他会原谅我吗?”

哈利的懊悔愧疚和难过,彼得都不会知道了。

他回到家里,就见到了一语不发沉默地坐在桌前的本叔和一旁偷偷抹泪的梅婶。

心爱的孩子还乡不衣锦,反而为了一个同性的男人背离了从小到大的信仰,哪个大人能全然不在乎地理解并祝福?

“那个人对你做了什么?”梅婶的声音里布满了伤心,“你教会的负责人告诉我们你被魔鬼诱拐了。”

“哈利不是魔鬼,梅婶。”想到心上人,彼得的眼神便坚定起来,归乡这一路的仓皇和不安也慢慢化去了,他掷地有声地说:“他爱我。” 

“他不爱你,彼得。就在你进门之前,和你一起去纽约的传教士朋友打电话来到家里,他说那个叫哈利•奥斯本的男孩风流成性,而你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赌。”

彼得摇摇头笑,“不,这不是真的。”

“这是真的。”本叔沉沉地叹口气,道:“50美元,你在他心里就只值那么多了,你却为了这50美元被诱骗丢弃了灵魂。”

万念俱灰的疼痛在彼得心里滋长蔓延,他捂住眼哭泣,“我该怎么办?”

“不要再去找他,也不要再想他了。”梅婶抱住她已经长得高高大大的孩子,一遍一遍轻拍他的背脊重复道,“你能忘记他的。”

彼得听从本叔和梅婶的慰藉,心灰意冷地回到了摩门教中。

教会又将他送往了一个据说可以改造治愈他的机构,他开始在那里接受严苛的管制教育,每晚都在被捆缚的电击椅里昏倒过去。

大都会里,哈利没想过有天他居然会对着他最讨厌的虚伪传教士低声下气,在挨了无数个白眼,无数次冷遇和很多顿揍后,终于得到了彼得家的地址。

坐上飞机飞向犹他州时,哈利的心头又焦急又隐隐期待着。

以前的他太任性了,丝毫不懂事,喜欢和上床对他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直到遇到彼得,他才学会了思念,懂得了爱。

“叩叩叩”,哈利强装镇定地敲响彼得家的大门,来开门的是梅婶,哈利讨好地笑说,“您好,您一定是彼得常挂在嘴边的婶婶。”

“你好,你是彼得在纽约的教会朋友吗?”梅婶也和善地同哈利笑了笑。

“不,我叫哈利•奥斯本。”

梅婶的笑容瞬间便隐去了,哈利紧张地捏着衣角,“我希望你能知道我有多内疚,只要一想到我曾经拿彼得打赌让他难过,我就心如刀割。”

“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偏偏要来害我的彼得?你知不知道我昨天去教会看他,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形容枯槁的?你得到了他,就可以去追逐下一个战利品了,我却失去了原本那个开朗爱笑的孩子。” 

梅婶哭了起来,于是哈利也跟着哭了,哭得像个丢失了最心爱的玩具的小孩。

“您说得对,我该下地狱的,但我的爱情并没有你想象的善变。”

“我爱他的,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哈利的脸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梅婶却头一回觉得这个大男孩不再那么面目可憎了。

她不了解同性恋,也不希望彼得成为这样的存在,可有什么会比彼得的快乐和健康更重要呢?她心疼她的孩子,只好选择了包容。

她让哈利保证:“你答应我,让他重新变得开心。”

那个傍晚,哈利在教会的单人隔间里看到了脸色苍白得仿佛失血过多的彼得。

因为这个淳朴的青年,他赢了50美元,也输了整个世界。

“我是到了天堂吗?”彼得的声音微颤,眼睛却刹时明亮了,“只有天堂才会有你吧。”

失而复得的幸运狠狠砸在哈利心头,他又一次放声大哭起来,这一次却不是因为悲伤。

他们的夏天还没有过去。

发表于2017-07-09.6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