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漫长的婚约 1

上校彼得和下士哈利,说好的先婚后爱,因为原本又很想写军队梗,索性就合二为一了。

 

帕克家族与奧斯本家族的世代联姻是帝国的惯例。

到了这一代,被旧约霸道地“捆缚”送入婚姻殿堂的便是彼得•帕克和哈利•奧斯本。

当秋日早晨明媚的阳光从西装革履站姿挺拔的彼得身后试探地照来,哈利微微眯眼看眼前这个就将成为他丈夫的男人脸上一副刚遒冷峻的表情。

然而,明媚的只是阳光而已。

哈利全身同样是裁剪精致贴合腰线的纯白西服,高高束拢的领口和系得过紧的绸缎领带都让他觉得空气灼热不适,真想把脚趾从棱棱华美的白色尖头皮鞋里冒出来喘喘气。

虽然哈利倒是很想扯松领带来彰显彰显叛逆,可一想及他之后的计划,也只能一遍一遍对自己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了。

德高望重的主婚牧师在圣洁的大殿上慷慨激昂地宣读着结婚誓言,口水喷落在自己面前,让哈利恶心了老半天。

百无聊赖地听老牧师滔滔不绝地叮咛“从今天开始你们将共同承担婚姻的责任和义务,在往后的婚姻生活中无论是顺境或逆境,无论健康还是疾苦,都必须共同患难……”,哈利面露嘲讽,嘴角轻轻一挑:这位帕克家的未来当权人和他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听说你在念帝国军校时有个交往的女朋友,怎么没计划带她私奔么?”虽然没办法肆意搅了婚礼,但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清的声音招惹招惹彼得,哈利还是相当乐意为之的。

彼得听了却是面不改色地低声回答:“私奔过,可惜我们运气很差,被堵在机场的军队拦住了。”

彼得的平铺直述反倒是令哈利一下子慌了神,年轻的脸上有点不知所措的神色,“没想到你还挺重情义的嘛,虽然不是出自我的自愿,但令你们被迫分了手还是很抱歉。”

“真好骗啊。”彼得冷冰冰的脸上头一次露出明显的笑意,“我和格温从军校毕业的时候就和平分了手,即便军校交往的那两年中,我和格温也只是觉得和对方在一起很舒服,如今不做恋人做朋友反而更好。”

“……”哈利只想揍彼得一拳泄愤。

“战争年代,不管多喜欢,都不知何时就会失去。所以比起所谓的喜不喜欢,我更希望能尽到身为军人捍卫疆土的责任。”彼得扫了眼哈利的龇牙咧嘴,又淡淡地说道:“而我和你的结合,是帝国军方和政方最固若金汤的联盟。”

哈利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心说:想得倒美,本少爷可没打算一辈子冠以‘帕克’这个姓氏,等着吧,早晚一脚蹬了你!

婚礼结束后,浩浩荡荡的军用车队载着两人开往新房。新房自是设在彼得的宅邸,通体明亮的卧房被布置得很温馨,复古的家具似有油画般的浓郁质感,哈利却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再精致的牢笼也不是牢笼而已。

“等一下。”还没等哈利惆怅完,一旁伫立的彼得便自顾自地褪去了外衣开始解皮带,哈利难以置信地问他:“怎么你也要睡这里?”

“是啊,你也不想我们结婚第一晚就传出婚变的消息吧?”彼得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道:“何况我明早就得回前线军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可以得偿所愿地独霸空房。”

彼得如今在军中任职陆军上校,身负重任,这次也只不过请了短短一日的婚假。

哈利却二话不说就掀开被角一头钻了进去,在软软趴趴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滚足了一圈,才一咧嘴笑,“就算今晚这床也没你的份噢。”

彼得有点震惊地看着哈利的无赖行当,半晌摸了摸下巴道:“你至少先洗个澡再上床吧,你一直这么……不爱干净?”

“谁不爱干净了!”愣住两秒,哈利气红了脸吼了回去。

“哈利,我们大可不必这样剑拔弩张,婚约既然已成事实,你最起码可以把我看作你的合作伙伴。”停顿少许,彼得又故意添了句:“你放心,我不会乱打你主意的。”

至少现在还不会,他在心里补充道。

如此相安无事地一夜过去,彼得清晨时分已早早醒来,收拾好简单的衣物,戴上配枪便准备出发了。

推门而去前,他最后看了一眼蒙着被子睡得还熟的哈利,然后轻轻阖上门。

但就在彼得离去的后一秒,哈利也从床上扑腾而起。

他早前几日就偷偷买好了火车票,火车将会开往新军训练营。

哈利知道从他一出生开始,他身上便捆绑了传承两个家族的结盟使命,奥斯本是帕克在政方的后盾,帕克是奥斯本在军中的利刃。可家族的期望的,他又期望么?

比起运用刚柔并济的手腕来翻云覆雨的政治家,他更希望成为一名强大的军人,用刚毅的身躯和手中的武器创造一个今后可以让每个孩子都肆无忌惮地欢笑的帝国。

羽翼未丰满前,哈利只有服从家族的安排进入帝大马马虎虎地念国际政治系,好在他凭借多年如一日吊车尾的烂成绩,顺理成章地让家族放弃了交由他执掌的念头,把担子扔给了他“倒霉”的堂哥。

而他,只需要安安分分地履行婚约就好。

如今同彼得大婚完毕,哈利终于暂时脱离了家族的看管,趁父亲鞭长莫及之时,先神不知鬼不觉地报名入伍,哪怕日后彼得回家发觉了也米已成炊。

不同于彼得有专人飞机可以搭乘,哈利在“况且况且”作响的火车上足足缩了十多个小时才达到迢迢千里外的新军营,可夙愿成真的轻快依然叫哈利看什么都无比顺眼,只觉天空那么澄蓝,阳光那么温暖,连风也格外温婉柔和。

真好啊,哈利深吸一口气,他的梦正一点点地清晰着呢。

只可惜,哈利的雀跃都没撑够三分钟,在报名点蹲守的新军教官好死不死地竟然偏偏是帕克家的人。

和彼得眉梢眉眼间还有几分相像的青年瞠目结舌地看看哈利,还是那张和婚礼上相同的贵族气厚重的俏脸啊。

他又低头瞅了瞅花名册上龙飞凤舞的“卡尔•贝克威茨”几个大字,不是很确定地问了声:“你就是要改名,也应该是改姓帕克不是吗?”

“报告长官,您认错人了。”哈利一咬牙,张口就来:“我可不认识什么彼得•帕克,我就从小长了张大众脸。”

什么叫不打自招呢?这就是了。

青年教官眉头紧拢,在心里叫苦连天:有没有搞错哇,真让我接手这么个烫手大山芋?冥思苦想了半天,终于让他想到了:他可以打电报给彼得,叫他把人领回家去啊。

那天傍晚,闻讯风尘仆仆而来的彼得与他的新婚对象见到了他们的第二面。

“军队可不是你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富家少爷待着好玩的地方,赶紧地回家去。” 上校先生的俊脸写满了严肃。

哈利梗着脖子道:“我不会回去的,我一定要当军人。” 

“有理想并不等于有本事。”彼得真是有点无奈了,“哈利,你连军校都没上过。”

“我在帝大自个儿辅修过装甲机械系。”说起这个,哈利不免有些得意。

哪知彼得不仅没有对他刮目相看,反而是别过头去疑惑地问青年教官说:“帝大还有装甲机械系的吗?”

然后,青年教官一板一眼地回答道:“有吗?我也没听过啊。”

“没听过”这三个字就像一道惊雷劈向哈利,简直是奇耻大辱欺人太甚,哈利咬牙啮齿地恨声道:“英雄不论出身!”

彼得回过头,认真地盯着哈利看了很久,久到他几乎要绷不住脸。正当哈利别扭得难受之际,彼得却猛然一个扑面劈拳,轻而易举地把哈利撂翻在地。

“你偷袭我,算什么英雄好汉!”哈利揉着屁股蛋子呜呜呼痛。

“你看,就你这么不知深浅的。”彼得居高临下地望着仰倒在地的哈利,慢条斯理地笑了笑,“当军人就是个死。”

哈利才不怕他呢,想也不想就气势磅礴地对吼了回去:“死也要当!”

发表于2017-07-17.12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