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弹跳过度 (下)

 

篮球对于少年们来说,就像空气一样是离开不得的,比夏日里冰冰甜甜的草莓奶昔更喜欢。

自从得到篮球馆的钥匙,彼得和哈利开始结伴上下学,每晚沿着清晨来时的路回家,纯净亮丽的白日天空或月明星朗的乌黑夜幕,石板路上篮球一拍一拍地和着轻快的步伐。 

这天回到家中,奥斯本先生问起哈利在篮球部玩得是否开心,哈利便咧着嘴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那些个队友,最后一个提到彼得的时候,哈利满脸嫌弃,“我们队上还有一个家伙,他有点蠢,刚认识他的时候我觉得他真是我的死对头,就是现在我有时还是会很讨厌他。”

哈利当然不承认他对彼得抱有什么好感,仍然嘴硬地说着彼得就是个经常给他惹来麻烦的笨蛋。

想来若是叫他知道了彼得跟本叔梅婶说起他时都是用的“我最要好的同伴”这样的称谓,估计多少得有点心虚羞愧吧。

不论哈利和彼得在家里是怎么“各执一词”的,至少在同班同学的眼里,他们二人的关系是铁板钉钉的“孟不离焦”,还有好事的男生冲哈利挤眉弄眼地揶揄:“我说呐,你俩其实是在交往吧?”

“如果我喜欢彼得就让我下辈子变成我最讨厌的榴莲!”哈利惊恐地睁圆了眼睛大声反驳,天地良心啊,他怎么可能会对彼得产生粉红色樱花般的微妙感情?

谁知哈利一回头,就看到了彼得委屈巴巴的眼神。

“榴莲明明就很好吃啊。”

“……”

一年级下的时候,他们队要同邻校霍奇基斯中学的男子篮球部举办对抗赛,那是去年让他们学校最终与冠军奖杯失之交臂的劲敌。

虽然不清楚铁石心肠的队长会不会让他替补上场,但哈利已经满脑子都是自己上演大力灌篮的幻想了。

上课时趁着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地喋喋不休,哈利扭头瞅一眼后排坐得笔笔直的彼得,心说这家伙说不定还是可以信赖的,他悄悄拉过彼得咬耳朵,“呐,我们是不是该商量个明天上场的暗号?”

“暗号?”彼得托腮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问道:“是指比如香酥鸡柳代表传球给我,椒盐鸡块代表快抢篮板,金枪鱼三明治代表投三分球?”

哈利张口结舌地看了彼得老半天,觉得自己刚刚就是眼瘸,这笨蛋哪里值得信赖了?

哈利有心想捶彼得一记或是蹬彼得一脚,偏偏短胳膊短腿的够不着,他只能跟个赌气的小男孩似的,从笔记本里撕了张纸,团成一团去扔彼得的脑袋,一边气呼呼地低声吼着:“你觉得会有正常人类在赛场上大喊这些食物名字的吗!”

他们动静太大了,被老师一起拎到了教室外面罚站。

不明亮的走廊里,两人的眼神却都是坚定而明亮的。

“我们明天会赢的吧?”

“嗯,有队长在,一定会赢啦。”

哈利其实也很盲目崇拜队长,但绝对不好意思就像彼得这样大大咧咧就说出口。

可到了正式比赛的时候,哈利和彼得却一直没有被换上场,两人神色寂寞地坐在替补席上,看着前辈们奋力地奔跑、传球、射篮。

转机出现在临近尾声的最后一节,对方的小前锋底线突入篮下上篮,圆滚滚的篮球砸中篮框边缘弹了出来,队长跳起想要争夺篮板,却同对方球员撞到了一起。

激烈的冲撞中,队长强悍地抢下了这一球,长传给莫西干头少年,后者接球跳投,正中两分。

出尽风头后,队长故作轻松地告诉大家他的手臂撞坏了。

“彼得,换你上场。”队长郑重地按了按彼得的肩膀,又转身将体力消耗过大的三年级后卫一同换下,由哈利接替。

事到临头哈利却反而有了丝胆怯,毕竟知道他的技术不如前辈纯熟,但是想着自己身后还有那些可靠的同伴,有彼得,他又安心了一点。

队长却轻飘飘地扔过来一句:“要是输球了你们等着跑圈跑到死吧。”

最后几分钟的拼抢变得越来越凶猛,钻了对方后卫防守空挡投进第一个球的哈利开心得几乎都有点忘乎所以了,嗷嗷叫嚷着扑到传球给他的彼得身上一阵猛晃。

彼得也是大笑,托抱着哈利的屁股顺他的毛,一旁莫西干头对此嗤之以鼻,“小不点,你是想把体力都浪费在庆祝你的唯一一个进球上?”

果不其然,对方很快就在下一次进攻中还了两分给他们。

比赛只剩下几十秒的时候,身为大前锋的彼得双手身前身后接裆下反弹传球,等待着突围击杀的时机。

秒针嘀嗒嘀嗒地走过,彼得突然挺直上身做了个投篮的假动作,然后趁贴身防守他的对方后卫短暂的那一秒愣神,一个滑步将传给了莫西干头。只可惜莫西干头身前很宽便围拢了两名对方球员,根本腾不出手投篮,无奈之下他又将篮球扔回到了彼得手里。

“彼得,金枪鱼三明治!”僵持中,彼得的耳边突然漫入了哈利的大喊。

彼得应声高高跃起,篮球从他手中抛出,在篮球馆的上空划过一道漫长的弧线,又在篮框上缘一圈圈盘旋。

“哐当”一声,球最终还是没能落入篮框内。

哨声响起,比分定格在了89比91,他们几经挣扎还是输了个彻底。

一开始,篮球部的每个人都憋着嘴沉默着,就这么过了会儿,彼得和哈利最先没忍住红了眼眶。

“对不起。”三分失手的压力沉甸甸地压在彼得的胸口,让他有点不敢抬头看他家队长的眼睛,他怕那里面有失望。

哈利也在一边眼泪汪汪地自责,如果他能和学长们一样就好了,就不会组织不了强劲的进攻,又把控不好中后场。

“小鬼,可以放声大哭不是令人羞耻的事。”队长沉稳的声音从两人的头顶传来,“这场输了,就下场再赢回来。”

因为比赛是在霍奇基斯中学举办的,纽约中城男篮部都是乘坐大巴来的,这会儿比赛结束了,队长却命令彼得和哈利两个人跑回学校。

“怎么又要罚跑啊,不是说下场再赢回来就行的么?”哈利撅着嘴小声嘟哝。

队长把脸一板,哼道:“我还说了要是输球你们等着跑圈跑到死呢!”

莫西干头笑眯眯地幸灾乐祸,“我们队长不愧是能成为篮球部支柱的男人啊,说话就是算话。”

无语凝咽地望着逐渐远去的大巴屁股,哈利别过头跟彼得抱怨,“我们会输都是因为你最后三分投不进,我说你要不还是别当大前锋了,跟我换个位置吧?”

“我什么都能听你的,但进攻和防守,前锋和后卫,这位置不能由着你性子来。”

彼得难得在哈利面前坚守住了自己的原则,一如他也将来还会在他和哈利的卧室床上固守阵地:“我什么都能听你的,但是这上和下的位置不能让你。”

当然,现在距离他说出这句话还有两年的时间。

 

 

完结

发表于2017-07-20.4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