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绣春刀】绣衣从此来 2

1

 

寒来暑去逐水流,朝代更迭几时休。

熹宗朱由校自打宝船覆水受了惊吓,身子就落下了病根,药石无灵,最后竟患上了臌胀病。

朱由校在位的七年里虽说做皇帝不怎么样,整日沉迷木工活儿,宠信宦官佞幸,对弟弟朱由检倒是真的好。

二人小时,朱由检还曾天真懵懂地拽住他皇帝小哥哥的衣袖问:“皇上是什么官?我也能做皇帝吗?”

朱由校那会笑回:“好,哥哥做这几年,便让与你做。”

当年的一番玩笑话,经年之后竟真真应了验,卧床不起的朱由校把朱由检召来榻前,“弟弟当为尧舜。”

熹宗驾崩后信王登了基,成为思宗,几番思虑,竟是赦免了收押狱中的沈炼、裴纶二人。

沈炼从百户迁削为总旗,也算只是受到了薄惩。裴纶则从南镇抚司转迁入北镇抚司,这人陡然经历了生死大劫,却仍是一副碎嘴巴的浪荡性子,问沈炼:“你说这皇帝小儿是几个意思?”

沈炼对此答得倒快,“这世道,寻常百姓多是死路少有活路,你我既捡回条命,活着便是,且管他什么意思呢。”

“那你心尖尖上的妙玄姑娘呢,你就不去杭州找她了?”裴纶又问。

这回,沈炼沉默了很久,方道:“不去了。先前我去见皇上,对答间能觉察出他约摸也是真心喜爱妙玄的,只是……如今她远离庙堂纷争在杭州过普通百姓的人生,我又何苦非去搅乱这一池春水扎皇上的眼呢?何况我原本也是配不上她的,像你我这样做朝廷鹰犬的,手上沾过的鲜血早就洗涤不清了。”

“咳,这也没什么。刚好你独身一身,我也独身一人,咱兄弟俩有案子办案子,没案子就喝喝小酒,谁也不寂寞。”

二人再次身服飞鱼服,佩上了绣春刀。

崇祯元年,是沈炼在北镇抚司的第四个年头,思宗虽匪躬忘寝,奈何大明已是沉疴多年,积重一时难返。

世道如此,锦衣卫的差事仍然糟心,可沈炼和裴纶的日子过得也不能说差,他们结识了新入北镇抚司的卢剑星、靳一川,四人还做了结拜兄弟。

他们之中,卢剑星最为年长居大兄,为人沉稳有担当,沈炼居二,他平日里也多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与卢剑星十分投契,老三裴纶跟老四靳一川则要闹腾得多。

崇祯三年,也就是沈炼司职锦衣卫的第六个年头,他有了生平第二个令他心仪的女子。

那女子名唤周妙彤,是勾栏胡同那儿教坊司里头的姑娘,容貌隽秀端丽,脾性淡泊出尘,弹了一手好琴。

沈炼每回办完案子,就喜去周妙彤那里坐上一坐,听她抚以琵琶,揳鸣古琴。

沈炼大约也能觉出周妙彤很是有些怕他的,面对他的时候,她大多笑容勉强,可这反而令沈炼更怜惜她一分。

想来,周妙彤若是如那寻常烟尘女子信手拈来皆是目挑心招的勾逗,沈炼或许就不会喜欢上她了。

裴纶却极是看不上沈炼这种傻不愣登愣头青模样的青涩情衷,逮了机会就爱讥讽他,“从前你不同妙玄姑娘好也就罢了,这妙彤姑娘你也不同她好,就只知道隔几日去瞧上两眼,这看能看出花来?”

“我想攒足银子好将她赎出来。”沈炼说得很认真。

“得,我等着二哥你给我赎回个二嫂来。”

发表于2017-07-28.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