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不卑微的爱(加菲生贺文,一发完)

我们在各自的爱情里都是卑微的人

彼得•帕克感觉到他家少老板哈利•奥斯本对他的态度变化非常明显。

他二人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打小就没少黏糊在一起,虽说中间哈利出国了几年,可回国后很快便又同彼得亲亲热热上了。

但好像就是从这周一开始的,哈利突然对他冷淡了起来,下班不再等他一道走,就是自己平日热脸贴上去同他说话,没说两句就会挨上个冷屁股。

彼得虽然是个直肠子吧,但自从发觉了自己对哈利还存了那“不要脸”的心思后,实在是再心直口快不起来了。

彼得也不是个孩子了,自然也知道门当户对的道理,他家哈利那么聪明,长得还漂亮,家世又好,往外面一站任谁不得夸上一句“年少有为”啊,可是自己呢?

愣头青彼得初识他的爱情,第一味品到的便是涩。

彼得原想着就默默守在哈利身边,至少等自己也变得更强大一点,等到可以与那人比肩的时候,再告诉那人自己的心意。

可哈利怎么二话不说就远了他呢,彼得突然就有点慌。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当一个人表现得太满不在乎时,另一个人难免会惶惶不安。

“格温,你说我到底是哪里惹哈利不快了啊?”女孩子总归是要心思细腻点,何况还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那点见不得光的暗恋情结的格温呢,彼得想也没想就跑来跟人讨教。

还不都怪你太婆婆妈妈了,格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小奥斯本先生那分明就是在吃醋生闷气,偏偏这罪魁祸首还耷拉了个脑袋,一脸被人抛弃的蠢样,把好好的两情相悦硬生生给掰成了一出求而不得的苦情戏,还拖累得自己被小奥斯本先生横眉冷对。

今天上午两人在电梯里碰到,格温笑了笑打招呼,哈利猛然就冷了眉眼,对她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是彼得的女朋友,周末的时候我看见你们约会了。”

格温吓了一跳,忙抬头看他,“您好像有点误会,我和彼得不是在约会。”

“好,我知道了。”哈利却是挑眉一笑,可眉眼间的嘲讽依然隐约可见。

你知道什么了?对于“知道了”三个字的无限延伸性,格温只觉一阵无力,是“我知道了你是在害羞”,还是“我知道了你们还不想公开”?

电梯很快到了底楼,格温根本什么都还不及说,哈利便转身大步离去了。

这会儿见彼得还颓然地跑来跟自己歪歪唧唧,格温立马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都买好了戒指吗,怎么还没给出去?赶紧找个地儿,人一跪,戒指往人指头上一圈,省得三天两头的连累我。”

“可是我怕哈利突然间不理我,会不会是因为察觉了我喜欢他啊?”

“……”格温觉得自己如果哪天死了,一定是被彼得给气死的。

 

太要强难免会受伤

哈利也是个成年人了,晓得感情不像小时候嘴巴发馋的糖果,哭着嚷着要吃就能吃到。

成年人就要有成年人的样子,既然喜欢得不到回应,不如就大大方方地放手。

他原本总以为他那傻乎乎的青梅竹马只是开窍得晚,便也不急于跟那人挑明自己的心意,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人给吓唬跑了。

直到偶然撞见彼得同格温有说有笑地上街约会,他才愕然惊觉,原来彼得并不是没开窍,只不过让他开窍的人不是自己罢了。

哈利很难过,甚至有点想哭。

他强忍住涩意,不知为何,他还是拖着沉重的步子跟在那二人身后,看着他们去挑了对戒。

那一瞬间,哈利听见了自我厌弃的声音:你还要自欺欺人下去吗?

哈利下定决心要离彼得远一点,太近了他怕他会忍不住。

但不论是扯住彼得的衣领质问他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自己,或是在彼得面前破口大说格温的坏话,都不是内心骄傲要强的哈利所能忍受的。

他一连躲了彼得五天,可这天下班彼得又来找他,期期艾艾地看着他,语气里满满都是委屈自伤,“哈利,你是不是知道了?”

哈利以为彼得在问自己知道了他和格温交往的事,心口一阵绞痛,故作冷漠地回应他:“是,你年纪也不轻了,是该找个人认真谈个恋爱,然后结婚生子。”

彼得听了,更加认定了哈利在厌恶他不可告人的暗恋,双手拽紧了哈利的手腕,不死心地又低声重复了遍:“你……劝我结婚生子?”

哈利其实刚说完就后悔了,他如何会真心希望彼得跟个女人结婚呢?

可一想到彼得那么喜欢格温,连戒指都买给她了,他又实在做不出那等苦苦挽留之事,只好紧闭着嘴唇不肯开口。

越聪明的人啊,往往越喜欢自寻烦恼,当然特别蠢的也一样,二人便这么各自沉浸在悲伤失落中不可自拔。

“哈利,你不要因为这个就讨厌我不理我好不好?”彼得艰难地恳求道,“你是不是忘了,明天是我生日啊。除了你不在的几年,我每年生日都是你陪我过的,你明天还陪着我好不好?”

本来彼得是打算在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把戒指送出去的,那么难得的日子,他想说不定哈利一心软就应了自己呢。

如今这戒指大概是送不了了,但至少趁着生日许愿让哈利别厌弃自己吧。

“好。”哈利听到自己的回答。

是不是对着这个人,自己永远也做不到把话说死。

 

每个忠犬的心都是偏的

对于这个生日会过成什么样,彼得和哈利都设想过很多,可惜他们谁也想不到,结果竟是彼得酩酊大醉一场。

“生日快乐。”第二天傍晚,哈利给彼得送上礼物,环视了一眼仅他们二人的小包间,干涩地问:“格温没来?”

彼得起初还没搞弄明白哈利好好地为什么突然会说起格温,便说了句大实话:“我过生日,叫她来做什么?”

话一说出口,就见哈利皱了皱眉,彼得难得脑袋灵光地想起来,昨天哈利还劝说他快点找个女孩儿结婚生子呢,心里一颤,难道哈利是想撮合他和格温?

彼得自然不舍得怪哈利半分,心里便偷偷把无辜的格温埋怨上了,也不想想往日里都是他去缠着人“你说我要不要给哈利告白啊”,“你觉得哈利会喜欢哪对戒指呢”这样问东问西的。

好在格温不在这儿,也就不会知道她吃力不讨好就算了,还要被这两人轮番记挂,不然肯定得咳血三升不可。

彼得自觉弄懂了哈利的“用心良苦”,不由苦哈着脸闷头喝酒。

哈利见彼得一副情伤样儿,还以为他是和格温吵架了,双手在饭桌底下捏紧了拳头,面上还要不露分毫,割裂了灵魂一般放软了声音说他:“你啊,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不开心了还要格温回过头来哄你?女孩子总是会任性点……”

他想说你当每个人都跟我一样吗,可还没说出口,就听彼得闷闷不乐地打断了他,“你能不能别跟我提格温了。”

哈利顿时就有一种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你就那么喜欢她吗,我连说也说不得?

小的时候,哈利会跟彼得玩到一起,是因为这个男孩子虎头虎脑的却总是对他很好,有了好吃的零嘴好玩的玩具总会先留给他,他当然乐得被这样一个傻不愣登的男孩儿讨好。

后来他发现了自己喜欢彼得,长久以来一直掌握了主动权的他,一点一点地就把主动权让了出去,可他是心甘情愿的。

因为太爱,他都要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好,我以后不会再多管你的事了。”哈利看着彼得说。

他实在是怕了,再这样下去,他只会变得更加摇尾乞怜。

没想已经有点喝大了的彼得被哈利的这一句话吓得几乎要魂飞魄散,隔着饭桌不管不顾地一把拉住哈利,连声音都在发抖,“我喜欢你就让你那么恶心吗?”

彼得的整张脸放大地映在哈利的眼睛里,苍白而僵硬,眼睛湿润得仿佛稍微眨一眨就能滑落下泪串子。

哈利却是被彼得突如其来的大声表白乱了心神,这个人说喜欢自己?他怎么……会喜欢自己!

没等来哈利的回答,彼得睫毛轻颤,竟然真的忽而就掉下泪来,“我连戒指都买好了,我那么喜欢你,你干嘛不能也喜欢喜欢我呢?你不喜欢就算了,还嫌我恶心,还要把我推给格温,我怎么那么惨啊……”

看着彼得在自己面前哭得跟个小孩似的,一口一个喜欢自己,哈利心里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心疼,张了半天口才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声,“戒指是……买给我的?”

彼得这会儿脑袋发胀得厉害,也没听明白哈利在问什么,只是大约摸听见了他说“戒指”,便一阵乱嚎着摸出了对戒。

哈利给他俩戴上戒指的时候,彼得差不多已经哭累昏睡过去了。

等他一觉醒来,看到他和哈利十指相扣的双手上那两枚金光闪闪的对戒,脑海里立马自动补全了一出他酒后乱性的戏码,宿醉的脑壳更疼了。

眼见哈利呢喃醒来,彼得连忙抱紧了人指天发誓,“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哈利,你别离开我!”

哈利知道彼得肯定是不记得他昨晚又哭又闹的事了,也懒得多解释什么,只是红着耳尖轻轻捏了捏那人的手,郑重应道:“好。”

 

完结

发表于2017-08-21.13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