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胸大无罪

解九太太点梗说想看的:占有欲强爱吃醋的彼得和伪直男真迟钝的哈利。今天看了星际特工,应该会写相关AU,管不住手已经是老毛病了,唉。

 

二十来下卧推过后,彼得•帕克拿起毛巾擦拭他淌了一脖子的津津汗渍。

“你怎么突然热衷于练胸肌了?”哈利•奥斯本俊俏的脸蛋瓜子猛然出现在彼得的正上方,把他的魂儿都要吓没了,差点就要冲口而出:还不是因为发现你就喜欢波涛汹涌的类型嘛!

“哈利!你什么时候来的?”彼得因为一个用力过猛险些从推胸机上摔下来,还好哈利眼明手快扶稳了他。

感觉到正被哈利温凉的手碰在身上,彼得的心脏瞬间剧跳不止,可还没屏过两秒呢,他又贼胆冲天地拿了人的手放到自个儿的胸大肌上,试探着问:“怎么样,是不是大一点了?”

哈利“噗嗤”笑一声,假模假样地揉了两把,斜睨着眼故意跑过来一个略显不屑的眼神,复而又抿嘴偷笑,“哦,摸着倒是没偷懒儿啊。”

要说彼得这口醋,吃得还真是好不讲道理,哈利交女友的时候又没光奔着姑娘的胸去,何况哈利在交往的也不是猿臂蜂腰的健美先生啊,他就是胸肌再结实又有什么用呢。

只不过这会儿彼得喝醋都喝进脑子里去了,大约是别不过来弯了。

彼得总是这样,什么醋都要吃,从小的时候起就是。

彼得打小就跟哈利要好,只跟哈利要好。

在他还是虎头虎脑的矮萝卜头的时候,就知道了要霸着洋娃娃一般乖巧可爱的哈利过家家,还不肯带别的萝卜头们一块儿。

等他们都长大了点到了上学的年纪,彼得又硬是哭着闹着撒泼卖欢地跟哈利进了同个学校同个班。

十多年里,彼得不知道生生折断了哈利的多少株桃花,只要哈利一收情书,他就生闷气闹别扭。

最开始时哈利还会来问他为什么不高兴了,他就委屈巴巴地憋着嘴道“我们还小呢,早恋不好”。

于是,再后来对那些告白信,哈利连收都不收了。

真正让彼得感觉到威胁的却是他们大学毕业那会儿结识的艾洛特•布莱兹,一个和哈利一样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这种人,该死的天生命好,哪怕犯个什么错,只要一笑,也会有蜂拥而来的女孩子们捂着心口说上句“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看到站在哈利身边的艾洛特笑意盈盈地伸出手,跟自己打招呼的那一刻,彼得头一回觉得他就好像是生来就跟那两人的陪衬一样。

对方永远那么光彩照人,年轻有为,他却是一副庸庸碌碌稀疏平常的模样。

彼时,哈利和艾洛特正意气奋发地打算合伙创业,彼得却只是拿到了一家二流杂志社的录用通知。

彼得当然没法给艾洛特好脸色看,可也只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他能拿什么争呢。

后来,仍是哈利先察觉到彼得的压抑,微蹙了眉问他:“彼得,我们好好谈一谈好不好?”

彼得抻手揪着衣角,满眼的落寞,“我只是在心烦,哈利。我怕以后会和你变得越来越远。”

“不会的,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兄弟。”哈利心里一紧,直觉地否认彼得口中的这种可能。

彼得听了这话,却是被憋屈得差点窒息。

他恨不能把心挖出来让眼前的人看,告诉他自己想做的根本不是他的兄弟,可是他不敢。

他只敢把秘密闷死在心里,半真半假地跟哈利撒娇,“那你除了公司的事,别跟艾洛特太要好,反正不能比你跟我更要好,不然我得伤心死了。”

“都多大个人了,你幼不幼稚啊。”哈利咧开嘴笑他。

哈利从没深究过彼得之于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他只知道除了父亲外,那是从小到大对他最好的人了,好到他从来舍不得让那人有一点儿的不开心。

彼得不喜欢他收情书,他便再没收过了,彼得叫他不要与艾洛特太亲近,他也毫不犹豫地说了好。 

等彼得看哈利同艾洛特说话果真多是讲些工作上的事,才终于放心地吁出一口气,眉开眼笑地霸占起了哈利全部的闲暇时光。

可如今,他一个没看住,哈利就不知怎的被一个模特儿给勾走了,彼得哪能不干着急啊。

再一看人姑娘婀娜惹火的好身材,彼得更是恼得气不打一处来,偏偏还不能不打自招地说自己连哈利正牌女友的醋都要吃。

你不就喜欢大胸么,我也可以有啊,彼得气乎乎地报了健身班,哑铃卧推举得毫不手软。

他就受不了哈利和别人在一起,男人女人都不行,这会儿只有憋了一股气来健身房泄泄火。

这会儿哈利找来,彼得便收拾了东西跟人去吃饭,没想哈利的女友梅根•福克斯过会儿也来了。

梅根昨天刚通过了维密秀的复甄,加上前不久还顺利倒追到哈利,正事业爱情春风两得意呢。

只见她挺了挺胸,如同骄傲巡视领地的母狮子般蹭住哈利的胳膊,不怎么高兴地瞟彼得一眼。

这不,不仅彼得看她不顺眼,她看彼得还觉得这电灯泡忒亮了点呢,谁乐意跟男朋友约时老跟着个超大号跟屁虫啊。

梅根一个月前在一次活动上遇见哈利,顿时惊为天人,卯足了劲向他发起攻势。

哈利觉得这姑娘圆滚滚的大眼睛含嗔望着自己的时候,煞是可爱,便答应了交往。

只是哈利没发觉,梅根的眼睛其实和彼得的很像,尤其是在瞪人的时候。

眼见梅根臭不要脸地在他眼皮子底下就跟哈利亲亲热热的,彼得气得立马多叫了两听啤酒。

“不要喝那么多。”哈利皱了皱好看的眉,彼得的酒量完全不够看,喝多了还喜欢大着舌头缠住他,什么话都敢乱讲。

比如上次劈头盖脸地把艾洛特从头发丝到脚指甲盖的一顿狠批,一会儿嫌对方都晚秋了还就裹个薄风衣太假仙,一会儿又说那厮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对哈利不怀好意。

哈利有些头大地从已经晕晕乎乎的彼得手里夺下最后一罐啤酒,把人牢牢按在臂下,转头对梅根说:“抱歉没法送你了,你叫部计程车自己回去。”

梅根怒瞪彼得一眼,“哼”一声扭头离开,脚下七厘米的细高跟被踩得蹬蹬作响。

她就不明白了,哈利在香喷喷的自己和臭烘烘的彼得之间,怎么总是选择后者呢。

一看梅根走了,彼得的心情立马拨云见日一般明媚得不行,十分狗腿地跟在哈利身后摇摇晃晃地上了哈利的跑车。

“你今天又是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是不是你们那个'毛发资源稀少骂起人来喋喋不休'的主编又欺负你了,要不要我帮你欺负回去?”哈利边开车边问身边这个大酒鬼,“早说了要不我把你们杂志社买下来,偏你不肯。”

“主编没欺负我,是你对我不好。”彼得伸手捉住了哈利的衣角,他手劲特别大,都把哈利的衬衣扯皱了。

“我又哪里对你不好了?”哈利有些茫然地问彼得。

“你都有了我了还要谈女朋友,你是不是马上就要不要我了?”彼得说着竟呜咽起来。

哈利总算是弄懂了彼得身上比酒气还浓重的怨气是哪儿来的了,“你不喜欢梅根吗?”

当然不喜欢了,彼得摆足了气势吼回去:“我讨厌她胸比我大!”

“我说,你是不是对我的喜好有什么错误的认知?”哈利摸了摸被喊得发疼的耳朵,又看了眼彼得的胸膛,简直哭笑不得。

可喝多了的人哪会讲什么道理,彼得一路歪缠着哈利控诉他“始乱终弃”,饶是哈利脾气再好都忍不住对天翻了个白眼,这个笨蛋满脑子整天都在瞎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到家后,哈利又费了老大力气才终于把彼得扔到了床上,还得不厌其烦地回答他一波又一波层出不穷的无理取闹。

“我讨厌梅根,你也不要喜欢她。”彼得握着哈利帮他盖毯子的手不放。

“梅根挺好的,彼得。”哈利叹了口气。

彼得一听更不依不饶起来,“难道她能比我更好?”

哈利拽了下手没拽出来,只好哄他说:“你更好你更好。”

彼得嘴角翘得老高,兴奋地捏捏哈利的手指又问:“那你是更喜欢她还是更喜欢我?”

“喜欢你。”哈利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下一秒他的叹息连同最后的那个“你”字都一块儿被彼得吞进了嘴里。

点这里

折腾了大半夜,哈利破天荒地睡过头了,一觉醒来天已浮大白,从深色窗帘缝里照射进来的是一大束明晃晃的阳光。

看了眼还死死缠睡在他身上的彼得,哈利哑着嗓子给艾洛特打了个电话,“抱歉,我要下午再过去公司。”

“不会是生病了吧,你可从来没迟到过啊。”艾洛特听着电话那头好友的声音似有些暗哑,就担心地追问了句。

“哈利,哈利,哈利。”彼得突然发出一声声甜腻的梦噫,眼看快要醒了。

“你跟彼得……”彼得的突然出声也被艾洛特听去了,他张口结舌地握紧了话筒,没等他把话说完,哈利就“啪嗒”一声把电话搁了。

被挂了电话的艾洛特满脑袋都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一行大字在那儿飘来飘去。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利你怎么睡了我?”彼得睡眼惺忪着揉着眼睛醒来,等看清了他和哈利赤裸相对地睡在一块,两颊顿时烧了个通通红,双手抱胸连声尖叫,活像是一个高中女生似的。

“是你,睡了我。”哈利扯了扯嘴角,心道再任由彼得瞎琢磨下去,这人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戏码绝对有能耐把他给气死。

所以,这次哈利问的是:“你就说吧,肯不肯对我负责?”

“你真看上我了?”彼得不敢置信地翻来覆去跟哈利确认,等哈利点头说是后,又一脸得瑟的形容,软磨硬泡地问:“诶你可都看上我哪儿了?”

哈利感受着下身隐隐约约的酸痛,真是不想理会这烦死个人的家伙,到后来实在是被吵得耳朵疼,一龇牙回答他:“可不就是瘸了眼看上了你的胸大肌么。”

发表于2017-08-26.12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