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不要说话

之前的歌曲竞猜活动参文,双向暗恋梗,正如陈奕迅《不要说话》歌词里唱的,爱一个人是不是该要默契?我以为你懂每当我看着你。瑶苓太太已经公布谜底,这里也放一下,还是有人猜出来是我的,非常开心,《胸大无罪》便是头个猜中的解九太太的点梗文。我点的歌是《Empire State of Mind》,锐戋太太写的《虚衔》超好看哦。

 

中学时候的寒暑假,彼得几乎天天都跟哈利混在一起,原本约好的要帮那人补习数学,可最后记忆里仿佛只剩下奥斯本家宽阔的露天泳池,可口的零食糕点,和好似都不要钱的空调。

哈利出国前的那段时间他们却在冷战。

对于掰着手指头就能数来的分别,彼得心烦得唯唯诺诺,翻来覆去也没能把“我不想你走”说出口,就是临别也只是一句抓着人的手半天才说了句“好好照顾自己”,这么简短的叮咛听在哈利耳中,只觉得自己的一腔友情和满心不舍全被辜负了。

可是哈利搭乘的航班才起飞呢,彼得就已经开始想念他了,之后几天没联系,更是对哈利只身在外的近况担心得不行。

这天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一通远洋电话,彼得终于逮着机会把他惦记了好些天的事儿问出了口,“哈利,你在英国有没有记得好好吃饭啊?你那边冷不冷,衣服够穿不?睡得香不香,会不会认床?”

电话那头,哈利愣了愣神才瘪了嘴一个一个问题地回答彼得,心里却是一阵无力:怎么笨成这样,就不会说声“我很想你”吗?这人不开口,那自己先说想他岂不是太掉面子了。

“你怎么这么多天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啊?”好不容易,彼得总算是问了个叫哈利暗生欢喜的问题。

哈利听着彼得半是狎醋的声线,偷乐了会儿才半真半假地故作平淡,“哦,新学校好多作业啊做都做不完。”

可他还得意够呢,就听彼得飞快地说道:“你是不是数学题又做不来了?你把题目报给我听,我来教你做吧。”

什么?哈利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彼得又严肃地重复了遍,他才相信这人是真的要把宝贵的电话时间浪费在“教他做题”上。

怎么形容呢,哈利这一刻的心情还真的蛮一言难尽的,彼得还特自作多情地怕哈利是不好意思,“没关系的,你数学差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会不会说话啊,到底是哪个脑子不好噢?

不过托了数学的福,异国的四年二人的关系一点都没变生疏。

哈利回纽约的那天,彼得是顶了两个浓厚的黑眼圈去接的机,没办法,之前一整晚他高兴得根本睡不着。

哈利却是吃惊地发现,彼得换下了从前那副笨重的黑框眼镜,戴上了时髦的隐形眼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招人。

“变帅了啊。”哈利用手肘撞撞彼得的胸口,只有用这样大大咧咧的动作才能掩饰他遽烈跳动的心脏。

彼得羞赧地摸摸有点发烫的耳垂,心想格温真厉害,她说哈利一定会喜欢自己这样拾掇拾掇自己的,想到这儿不禁笑了笑,“好看吗?是格温帮我挑的。”

哈利不露声色,心里却立马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这格温他可是听彼得说过好几回了,在彼得往日的描述里,这可是个善良美丽、高贵大方的校花,光这标签就够哈利喝一壶醋的了。

“我说,你该不会是喜欢这个格温吧?”哈利哼了声,他花了这么多年心血就是想把彼得掰弯了,要是横空冒出个校花又把彼得弄直回去,他找谁哭去啊。

“当然不是,格温有男朋友的。”彼得急得连连摆手,过了会儿又红着脸支支吾吾道:“我,我也有其他喜欢的人的。”

“哦,人家有男朋友啊,你也有别的喜欢的人?”哈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反射条件一般把彼得的话又复述了遍,说完才发现不对,顿时勃然大怒,“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你给我说清楚了,是谁!”

吼完了这一通,哈利也发觉自己的火气实在是发得有些没有道理,又见彼得一副被吓得瞠目结舌的蠢样子,只好强忍了肝火道:“我就是不甘心我还没喜欢的人呢,你竟然先有了。”

于是,彼得卡在喉咙口的那个“你”字就这么硬生生被哈利的那句“我还没喜欢的人呢”给憋了回去。

哈利皮笑肉不笑,“你给我说说呗,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你不认识的。”彼得的谎话编得都快吐血了。

“那你倒是说出来让我认识认识啊!”哈利瞬间又暴躁了。

“……”

久别重逢的两人最后竟是不欢而散了。彼得火速去搅和了格温甜甜蜜蜜的约会,唾沫横飞地拉着人讲了半天,语气又急又怕,“怎么办,哈利不肯理我了。”

“我只听说过恋爱中的人智商会下降,你怎么还没开始谈呢,智商就成负数了?”格温叹了口气制止住彼得罗里吧嗦的哀嚎,恨铁不成钢道:“他那是在吃醋啊,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

“吃谁的醋?”彼得愣愣地问。

“你的脑子用来思考微积分就好了,恋爱这种高深的学问还是不要费神想了。”格温一伸手戳上彼得的脑门,“你只需要把我下面的话牢牢地塞进你高配低走的脑子里就好了,去找哈利告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你从头到尾喜欢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彼得被格温训得服服帖帖的,满脑袋荡漾着“我要跟哈利勇敢地告白”走回了家。

公寓旁昏黄的路灯底下,喝醉了的哈利正抱着酒瓶在那儿等他。

“是哪个混蛋?”哈利一把揪住了走进过来的彼得的衣领,眼眶沁红地大声问他:“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喜欢上谁了?”

彼得抱稳了怀里七倒八歪的人,“哈,哈利,你喝多了,我先扶你上楼吧。”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哈利恨恨地咬上彼得的嘴巴,“七年了,彼得•帕克,你看不到我喜欢你吗!”

“哈利!我也喜欢……”彼得一开始被哈利亲得头脑发胀,等昏昏沉沉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想要开口说话,却又全被哈利用吻堵了回去。

后来,他们是怎么拥吻着上了楼,进了屋,扒光了彼此的衣服,彼得早已分不出心神去记了。

原来他们认识了七年,都只敢偷偷暗恋对方,而现在,他们终于开始交往。

第二天一早,当温暖的晨曦照射进房间,哈利睁开眼,入目皆是一地狼藉,他则躺在彼得怀里。

昨夜的零星片段闪过脑海,哈利头痛地捂着脸呻吟了声。

“哈利,你醒啦?”耳边传来彼得紧张兮兮的声音,“你,你还痛吗?对不起,我昨晚后来没忍住,又做了两遍……”

“你不要说话,让我静静。”

昨夜的恃酒行凶已然耗尽哈利毕生的勇气。

此时的双颊飞红却是彼得眼里最美的光景。

 

完结

发表于2017-08-28.6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