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暗巷组】重遇记(下)

已拖沓五个月本来都打算要坑了的文,近日被催更才又重新拾了起来,不论如何,还有人记得这篇,真的非常开心。

 

 

帕西瓦尔原以为自己的余生都只会度日在失去克雷登斯的无尽悔痛中,却不想十年之后,到底还是得幸再次重遇到他。

帕西瓦尔打开封缄的信壳,内里的蝉翼半生熟宣上,只写了历历在目的一行字:“还君故人。”

耳朵上温暖有力的抚摸传来阵阵体热,克雷登斯不明就里地仰头望向“慈爱”地凝视着他的高大男人。

他还太年幼,还不懂慈爱和挚爱的分别,却也是感觉得出男人大约是非常喜爱他的,因为男人眼里的星光根本没加遮掩。

“您从前就认识我吗,格里夫斯先生?” 克雷登斯想了又想,就是回忆不起来自己有在哪儿见过男人,耷拉着狗狗耳闷声沮丧道:“可我不记得您了。”

帕西瓦尔听得有些心酸,更多却是欢喜。

他私心里并不希望克雷登斯重新记起往日那些苦痛和不公,如若可以,他当然希望能为男孩儿编织出焕然一新的美好记忆。如今这般,早已是最好。

帕西瓦尔看了看还在那儿兀自懊恼的男孩儿,忽然笑了笑,把他抱起,“不记得没关系。来,我先送你回去。”

未来得及说的谢谢,还有错过的这十年时光,帕西瓦尔想,他或许会需要很长一壶茶的时间,同蒂娜和纽特去细细叙怀。

克雷登斯觉得这位格里夫斯先生的笑纹深邃又迷人,他的怀抱宽厚又舒服,便眯了眯可爱的圆眼问:“先生,您可以给我说说你从前是在哪儿见到我的吗?”

“为什么想知道?”帕西瓦尔轻问。

克雷登斯的声音却是甜甜腻腻的,“先生您对我好,我想多知道一点有关您的事。”

“我从前,对你并不好。”帕西瓦尔不愿说谎骗他,但也十分忐忑男孩儿会因此讨厌他,连尾音也微微发了颤。

男人的诚实令克雷登斯睁大了眼,狗狗耳抖了抖,很是伤心的模样,抿了会唇才小大人似的说起满是稚气的话,“是我那会不够听话,所以你不喜欢我吗?”

自己对男孩,最开始时是不喜欢的,可后来却是真正把人放在心上了。

只是不喜欢时,他利用了他,等喜欢了,又没有守护好他。

可这些帕西瓦尔都无法在这一刻诉诸,只能苦笑起来,哑着声说:“克雷登斯一直很听话。是我,从前不够好,对不起。”

哄骗过你许多的漂亮话,却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你,真的对不起。

帕西瓦尔陷入了冗长而钝痛的回忆,把他从里面救赎出来的,还是克雷登斯。

是男孩儿伸手摸了摸男人有些僵硬的嘴角,微微一笑,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对他说:“没关系的,先生。”

眼前的小小少年同昔日执着的男孩似有很多不同,却又似相同。

他总是记得别人对他的好,得到一点点糖都能咀嚼上好久,还会仔细记着,想方设法地想给予回报,却从来不记得别人的坏,无论人家是出于什么心思有负于他。

只要你说了对不起,他就会说没关系。

这一刻,帕西瓦尔终于落下了泪来。

男人的泪无声地滴落在泥土,十年前他世界里一夜枯萎的繁花,在这一刹那,尽数绽放。

 

完结

发表于2017-09-05.1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