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成全(番外)

番外的结尾是最早设想好的,所以题目才会取为《成全》。

 

昨天的正文部分

 

哈利•奥斯本第一次注意到同班生彼得•帕克的眼睛是在一节平凡无奇的物理课上。

虽然他从来不以自己差强人意的成绩为耻,对于物理老师喋喋不休的唠叨也向来都是不耐烦的,但这可不代表他喜欢被那些个所谓的优等生当面笑话。

“对不起,我不是在笑话你,考D-……唔,一次考了D-也没什么嘛。奥斯本同学好好复习的话,下次一定也能考到A+的。”哈利看着彼得还未收拢笑意的铜褐色眼睛,心说这人其实是在得瑟吧?嗯,绝对是在得瑟。

见哈利只是抿着唇不说话,彼得紧张得鼻头都冒出了一层汗珠,明亮的双眼满是无措。近距离地看,彼得脸上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还泛着温柔的浅金色。

“那可真是承蒙你看得起了啊。”彼得的小心翼翼让哈利眯着眼轻笑起来,想了想还是决定遵从本心,夸一夸这个四眼仔那对特别漂亮的眼招子,“小四眼,你的眼睛很好看,可惜颜值全毁在这副蠢不拉几的眼镜上了。”

也正是那一天开始,哈利关注起了这个看上去很好逗弄的男生。

男生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人,原本这样只会念书考试的人是不会出现在哈利的世界里的,他的世界,大多是和他一样习惯了不思进取,招蜂引蝶,却有大把挥霍不尽的青春的纨绔。

可彼得和那些男生都不一样,他口袋里没有钱,心里却有一个缤纷绚丽的小宇宙,有一种让哈利忍不住想去挖掘的吸引力。

一点一点地,哈利看到了彼得呼啦啦骑着脚踏车逆风而飞的模样,看到了他仰着脖子大口喝可乐汽水,冰凉的液体滑过他性感的喉结滑进食道的模样,也看到了他“啪嗒”一声捏瘪可乐罐头,跟丢手榴弹似的投进垃圾筒然后开怀大笑的模样。

学校里那张呆板的脸庞毫无顾忌大笑的时候,便是一个十足调皮的俊朗大男孩。

五月的尾巴上已经有点温热起来的风吹乱了哈利的金发,也吹皱了他发烫的心。

原来他是这样一个新鲜的,生动的,充满烟火味的男生啊,哈利笑,彼得这样可爱的不为人知的一面,好像只有他发觉了呢。

这是哈利头一遭正儿八经地喜欢上一个人。

然而,还没等他正儿八经地去追他喜欢的这个男孩,他要命的家族遗传病便蓬勃爆发了。

哈利这才知道,幸福原来是可能在一瞬间就被轻易打败的。他心里隐藏的那些颤动和憧憬都悄然褪去了色彩,残酷人生,忽然成长。

哈利愤怒过,憎恶过,而再一次救赎了他的,依旧是彼得。

是这个男孩好像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生活的不顺就仇恨别人的幸福。

人类面对死亡会觉得可怕,坦然接受后,心情又会变为从未有过的轻松。

决定出行的前一晚,哈利沉默了很长一阵时间,才对奥斯本先生说起:“爸爸,我喜欢上一个很好的人。”

“能让我们哈利喜欢的一定是很好的人。怎么样,不打算表白吗?夏天可是很适合恋爱噢。”奥斯本先生也沉默着,过了很久后缓缓开口问,笑容却依然苦涩勉强。

“如果可以,我也想啊。”

爱可以很伟大,也可以很卑微,它可以救人,却也可能会害人。

彼得在不知情时给了哈利最好的爱,给他黑暗的最后时光带来了光明,他又怎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心,放任他的坏爱情去害男孩呢。

哈利想,他大概是不会有机会把那句“我喜欢你”当着彼得的面郑重地说出口了。

但是,这个世界这样大,他还是很想能和他爱的男孩一起好好去看看。

他选了家中车库里最便宜的那辆吉普车,谁让它看着就特耐撞呢。

“要不要跟我去兜风?我们只要一路往南开下去,最后就能到达瓦拉几亚了,你觉得呢?”他倚着车门邀请彼得,天知道那一刻他心里有多么紧张,好在彼得最后还是跟他一块儿上路了。

他们开过了葱郁森林,开过了花儿开透的田野,开过了安静淳朴的老城镇,沿途风景果然一片大好。

吉普车的音响哼唱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水边的阿狄丽娜》,他们二人和着音乐低声吟唱,或在曲调声里慢慢入睡,那都是别人都融不进去的意境。

他们梦想里的瓦拉几亚,最终还是被如何都跨不过的距离拖垮了。

“对不起,爸爸。”被又气又心疼的奥斯本先生拎回到家中,哈利为他的任性道了歉,尔后又止不住地开心,“但这个夏天真的酷毙了。”

因为身体的缘故,哈利根本没能再回学校,等到后来身形削瘦地卧床的那段时日,他常常会想起他同彼得的十年之约。

那日在石壁上眺望去那一片一望无际的广袤草原时,哈利第一次想在一个地方多停留一段时间。

但他们是不适合停留的,他们还要一路南行去看更多的风景,因为他就快没有时间了。

那个仰躺在石林顶端的午后,彼得问他:“我们十年后再来这里见面吧。二零二七年六月二十八日,等那天我们就再来这里见面,无论到时我们各自在什么地方,成为了什么样的大人。”

哈利听明白了彼得对于“十年”这个期限的执着,就答应下来了他根本实现不了的诺言,也许十年之后,彼得会明白自己“希望他能继续无拘无束地生活这个世界”的心情。

如果可以,他也想能亲眼看一看长大长高了的彼得,也让彼得看一看长大长高后的自己。

哈利决定给彼得写一封信,他拜托了奥斯本先生要把信放到他和彼得相约的那片石壁。

他不能确定那么多年过去后,彼得还会不会记得十六岁时的稚气承诺,但他想,如果彼得真的去了,他至少得让彼得知道,他不是故意失约的。

拿起笔的时候,想要说的话有很多很多,可真的落到纸上却只化作了寥寥数语。

 

“亲爱的彼得:

很遗憾没能当面跟你说,今年夏天也是我拥有过的最酷的夏天了。

希望我陪你的那一路驰骋,可以成全你从今往后的每一个夏天。

 

哈利•奥斯本

二零一七年 秋”

发表于2017-09-07.7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