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他的谎言,他的神明

是谎将他们的爱情故事铺沿开顺时叙事,从被夺去心开始,到公开关系为止。

那年彼得六岁,哈利也一样,他们一个骑着老旧的二手单车,一个单手撑着下巴倚着窗户坐在豪车后排,恰好碰上红灯停靠在十字路口相遇。

哈利见彼得一手扶着车把手,一手抹着眼泪,“呜噜噜”哽咽地正动情,就摇下车窗冲他喊:“嘿,一字眉,你这是又叫谁给欺负狠了?弗莱舍?”

“不是弗莱舍,是变,变形金刚——我想要个大黄蜂,但我买不起……”彼得瘪了瘪嘴又嗦了嗦鼻涕,起先还只是腮帮子吹得气鼓鼓的,可没过两秒,突然又“呜哇”一声号啕大哭起来,“大黄蜂为什么那么贵呐!”

“我陪一字眉玩耍玩耍,过会儿自己回家。”哈利转过头小大人似的跟司机吩咐了声。

司机听了一个紧张,“少爷,天冷得很。”

“无妨,我穿得厚实着呢。”哈利摸了摸自己领口袖口处都缀了貂毛的呢绒大衣,把奥斯本先生的语调学了个十足,说完也不等司机再唠叨,啪嗒一下开了车门,跑到彼得的车后座往上一蹦,扶稳了彼得的小胖腰,极有派头地指挥起人来,“走,跟我去个奇妙的地方。”

破旧的自行车上又多负担了个圆球,一路更加咣唧咣唧个没完了,彼得骑得都没力气再呜咽,才终于等到哈利大发慈悲地喊了声“到了,就这儿”。

哈利口中“奇妙的地方”,地点是一处普通的密林,一眼望去还有很多郁郁的大树没有被白雪覆盖住,树梢上偶有扑棱翅膀的鸟雀,脚下是一条深藏在隐秘处的小路和晃碎了的阳光。他们在一棵格外粗壮的老树木前停下,哈利伸手指着树干中央的一个大洞,对彼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里面住了一位神明。”

“你只要把心愿写在纸上扔进树洞里,那位神明就会实现你的愿望。”哈利煞有其事地摇头晃脑道。

“真的吗真的吗?”彼得傻呼呼地问了两遍,“神明大人很有钱么,他会给我买大黄蜂?”

“是啊。”哈利像模像样地点点头。

彼得的眼睛瞬间亮了,“那我可不可以再要个擎天柱?”

“神明可不喜欢贪心的坏小孩儿!”哈利发怒了。

“好嘛,那我就只要大黄蜂好了。”彼得立马缩了缩脖子,还嘟嘟囔囔的,“原来神明大人也很穷啊。”

哈利在内心深处暴槌彼得两记:切,不知好歹的小傻子。

彼得把端端正正地写好了“麻烦神祇大人给我一个大黄蜂”的纸片蜷成一团扔进洞里,才跟着哈利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林子。

因为夙愿得偿而充满了力量的彼得一股劲地把哈利送回了家,又跟他约定好,“明天放学了我们再一起去树林子那儿。”

当天夜里彼得还以为他会兴奋得睡不着觉呢,可半夜里梅婶悄悄推开门给他掖被子的时候,他早欢快地打起小呼噜来了。

真正难熬的是第二日的学堂,彼得头一回觉得他喜欢的数理化课竟然那么冗长无聊,好不容易千盼万盼等到了放学,彼得骑着哈利“呼啦”一下就遛出了老远,让等在校门外想要找茬儿的弗莱舍硬是连一片衣角都没够着。

两人逆着哗啦啦的风一路飞驰到林子,老树的树洞里果然已经多出了个做工细致的大黄蜂,难得的是手腿和脑袋还可以转动。

“哇——”

“你喜不喜欢?”

“喜欢!它比我之前看中的那个还要好呢!”

哈利在彼得背后偷偷翻个大白眼,心说这不废话嘛,你那小卖铺里瞧上的能跟我这百货商场买的高档货比么?

“我的大黄蜂噢噢噢噢噢!”彼得爱不释手,圆滚滚的小身板高高地跳跳抖抖,哈利都忍不住要怀疑这小傻子是不是得了羊角风。

又蹦又跳了好一会,彼得突然从书包里捣腾出纸跟笔来,刷刷往上边写了什么,哈利一下子没看清楚,就撇了嘴问他,“你不会是又有想要的玩具了吧?”

“才不是。”彼得把纸头团进手心里,很虔诚地闭上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把纸团放进树洞里,别过头对哈利霍开了嘴一笑,缺了个大门牙的包子脸看起来特别的傻,“我只是想和神明大人说一声‘谢谢’。”

“噢……”哈利的嘴角染上几分得意,“也不用谢啦。”

好在彼得也没听清哈利的这句“不用谢”,只是挠了挠后脑勺儿问他:“哈利,你怎么不向神明大人许愿?”

“嗯哼,我早许过了。”哈利有点尴尬地咳了声,难得地竟还红了脸。

“你许的什么?”彼得扯扯哈利的袖子,一脸好奇地追问,“神明大人答应你了没?他也给你买了玩具吗?” 

“答应了答应了,你烦不烦人啊!”哈利漂亮的眉毛一竖。

彼得被他这么恼羞成怒地一顿吼,暗暗怀疑起哈利这样子害羞,难不成是跟神明大人讨了个芭比娃娃?

我跟神明请求说,我想要一个朋友,可以陪我上下学,陪我写作业,陪我胡说八道,陪我瞎玩耍,哈利垂着脸想,哪怕这个朋友有点笨,有的时候还会“敲诈”我大黄蜂。

所以怎么可能跟你说真话呢,我不要面子啊,哈利轻哼一声。

或许是小时候得偿所愿的记忆太过于深刻,一直到很久以后,彼得都对树洞里神明大人的存在深信不疑,还乐此不疲地有事儿没事儿就喜欢溜达去树林子那儿往洞里头扔小纸头。

那一张张摞到一起都能有砖头本那么厚的树洞祈愿,彼得写一篇,哈利看一篇。

纸上的内容往往五花八门,起初有譬如“希望哈利数理化成绩能变得跟我一样好,不,能及格就行”,“希望哈利喜欢我送他的生日蛋糕”,“希望弗莱舍再也别找我茬”这样的,后来还有“希望哈利不要接受邻班海瑟薇的告白”,“希望哈利可以接受我的表白”……

哈利对此的读后感是:你的数理化课本没教你蛋糕不能放盐吗,怪不得弗莱舍要揍你,海瑟薇是谁,以及那就要看你表现了。

彼得是一直到了十四岁那年才知道,原来神明大人根本就不存在。

那一天,他和哈利手拉手被弗莱舍撞见了,对方一脸“老天无眼”的表情问哈利是不是眼瘸,彼得一个气急就冲口而出说:“你才眼瘸,哈利都看上我了能是眼瘸吗?我要去树洞跟神明大人许愿让你永远追不到海瑟薇!”

弗莱舍的回应是抱着肚子笑了足足两分钟,“哈哈哈哈哈树洞精?我手里这个还是汉堡精呢哈哈哈哈哈!”

糗事撇去不提,如今已经是彼得和哈利认识的第十二个年头,也是他们交往的第四年,哈利早就去过彼得家不晓得多少回了,可彼得去奥斯本大宅作客的趟数却是十根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的。

“我跟爸爸说好了今天带我男朋友回家吃饭。”哈利把一听到奥斯本先生就两腿发软的彼得按进副驾驶位,不由分说地踩上油门。

“哈利,我好像听你说过奥斯本先生拳击很厉害?”彼得觉得他已经饱了。

“哦,那要不要我先开你去林子那儿,让你去对树洞许个愿,请求你的神明大人保佑你不要被我爸爸揍得太可怜?”

“你还好意思说,骗了我那么多年!”彼得气鼓鼓的,“还害得我在弗莱舍那个傻大个面前丢那么大个人。”

“可不是,那神鬼怪力的事儿也就你一个人会相信了,也有脸说别人傻大个。”哈利一点都不心虚,“再说了,你丢个屁的人,真正丢人的是我吧!”

弗莱舍那会儿瞠目结舌的原话可是:“哈利,彼得蠢了点我是知道的,你怎么也跟他蠢到一块去了?”

一辆开往岳父家的里程数极短的车

彼得将信将疑地埋下了脸。

而等他再次抬起脸的时候,哈利刚刚好把车停靠在了奥斯本大宅门外。

 

完结

发表于2017-09-10.5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