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等等,我真的没想要养金毛啊——树洞

脑洞来自这两天刷到的加菲抱小奶狗的萌图

 

1L

昨晚,P拿出红酒,我跟他就你一口我一口地喝,发散的醇香烘托着有待见证的美妙时刻,整个客厅的气氛都浸淫在难以言喻的氤氲中。

用我们卧室里弄脏过的白床单为证,我跟P已经卿卿我我地过完了一个温暖的冬季。

正当我暗自窃喜地以为P准备的交往百日惊喜会是他突然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来一只装有黄金指环儿的小盒子,谁料这人竟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宠物商城传单,还笑得一脸菊花褶儿的问我——

“H,我们养只金毛好不好?”

“你说什么?”我晃了晃脑袋,坚定地认为是我出现了幻听。

“我说——我们养只金毛好不好?”P凑到我面前又问一遍,“你以前不是说过你最喜欢狗狗吗,还说都是你爸爸过敏才没能养一只。”

我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心里默默捶自己一记:叫你话多啊。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

 

2L

我这人从小到大也没什么别的优点,也就是这张脸太会长了些,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就有人说我“不学无术的小白脸,不就是家里头有俩糟钱”,对这种不痛不痒的明嘲暗讽,我才不生气呢,开玩笑,被人眼红嫉妒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棒哦。

不过别看我长得风流倜傥,其实我这种人一旦要用了真情,那可绝对是比水都深的。这不,自打我在人群中看了P一眼,就再也没能忘掉他容颜。

就像公孔雀为了求偶就会开屏,展示它眩目艳丽的尾巴颜色,我为了让P觉得我是个值得他托付终生的男人,也小小地“包装”了下我自己,“特别喜欢小动物”就是我那会儿撒的一个小到不能更小的谎。

哪知后来P来我家里时竟然还记得这茬,还好奇地问我爸爸,“叔叔,H那么喜欢狗狗,家里怎么没养?”

我爸爸当然是知道我碰上狗狗是怎样一副怂样的,为了防止他露出马脚,我当时立马一个激灵,目露惋惜地叹息说:“唉,那还不都是因为爸爸他对狗狗过敏么。”

这会儿要我打脸和P承认说我害怕狗狗,那是不可能的,脸要疼的好嘛。

但要真等P买只金毛回来,我大概就好命都给吓没了。

 

3L

在“不要脸”和“不要命”之间,我选择第三条路。

“还是不要了吧,可是你说了想跟我过二人世界,我才从家里搬出来的。”我深情款款地握住P的手对他说。

“就是养了小金毛,我们也还是二人世界啊。”P言辞凿凿,重音咬在“人”字上。

“……”这逻辑,真是太严密太无懈可击了。

见我不说话,P还一脸梦幻地畅想起了我们和金毛的美好生活,“每天回到家,一开门小金毛就会扑过来挂在你脚上求抱,等你把它抱起来以后,它还会亲密地舔你的脸……”

我想象着金毛从旁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向我呼来的画面,忍不住流下泪来,“呜呜呜。”

“看你都哭了。”P擦擦我的眼泪,笑得更温柔了,“你这样喜欢这样感动,我们明天就去买只回来好不好?”

人说话!我这能是在感动么,我这完全是被吓得!

我好想问天问大地,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这么残酷这么无理取闹?

 

4L

点我点我

我狠狠地瞪P,再说了,我会哭这怪谁?你要是不说要养金毛,我能吓哭吗?我要是一开始没哭,这会儿能想停都停不下来吗!

情事过后,我想着死也要死得明白点,便捂着发痛的屁股问P怎么是突然想到养金毛的。

P边给我揉腰边说:“我今天无意中听到你爸爸在那儿叹气,说我们都是男的,不能有孩子,如果以后结婚怕是会膝下荒凉。” 

膝,膝下荒凉?很好,我现在不单是屁股疼,连膝盖也疼了。

“H,你爸爸真的很爱你。”P还煞是羡慕地感慨道,“所以我就想,不如我们一起养只金毛啊,这样我们就不会寂寞了。”

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是亲生的,爸爸误我啊!

还有P是怎么得出这结论的?我本来就没在寂寞啊,我也真的根本就没想要养金毛!

发表于2017-09-15.5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