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漫长的婚约 3

上校彼得和下士哈利,融合了先婚后爱和军队梗。我自己都已经快要忘记这篇了哈哈,前文可以戳这里(1    2 )。

 

彼得离开前跟青年军官叮嘱了些话,让他千万要把人看紧点,然后留下一肚子万丈豪情的哈利和他隐约已笼上心头的惆怅,登上专人直升机回去了。

彼得有一种哈利早晚会给他惹是生非的预感,别问他为什么,反正是他军人的直觉。

哈利顶了个让他咬牙切齿的板寸头,开始了他那昏天黑地漫无天日的新兵训练。

当然了,他这会儿在跟他住同一屋的那几个人眼里头,只不过是个名叫卡尔•贝克威茨的名不见经传,没几把刷子每天都累趴倒地上了还能把下巴撅得比天高的欠收拾玩意儿。

几人里最看哈利不顺眼的就要数弗莱舍•汤姆森了。

弗莱舍第一眼就不喜欢哈利,没什么特别原因,他就是一瞧见这么漂亮的脸蛋瓜子就来气,明明是男人就该跟他这样高大威猛才对么,这年头的姑娘们为什么都要跑去爱慕小白脸呢。

弗莱舍来自一个小镇,参军前他堵了单恋许久的小镇之花跟人告了白,奈何人家姑娘硬生生把他的示爱当成了胁迫,吓得瑟瑟发抖,哭得梨花带雨地同他说自己喜欢的是邻家斯文亲切的男孩。

可想而知,弗莱舍见到哈利这么个比邻家男孩更“斯文”,甚至还比镇花都更好看的小白脸,肺叶子有多疼了。

军队里本就是靠拳头说话的地方,新兵们更是一个个的还年轻气盛,未服管教,私底下打个把架也是常事,只要没捅破了天,上属长官没当面逮着大多也就当不知道随他们去了。

也就哈利,身体不够强壮,拳头不够硬,下手却那叫一个黑啊。

哈利这人,就不是个能吃闷亏的性子,从小到大觉得他漂亮好欺负想让他受委屈的人,就没一个不被他奉还回去的。

有天熄灯后,弗莱舍想要揍哈利一顿把人给揍服了,哪里想他敢上拳头,哈利就敢亮爪子,直接把他的脸给挠花了。

弗莱舍捂着脸上的六道血口子,简直比当日被镇花当成街霸流氓还委屈,“贝克威茨,你是女人吗!”

“不想你的脸烂掉,最好别惹我。”哈利挨了好几拳,身上也疼得厉害呢,但这时候就是咬碎了牙也不能示弱,想也没想就瞪了回去。

他不仅狠狠瞪了弗莱舍,还把一屋子的人都瞪了遍,一字一顿道:“我来参军,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成为全帝国最强大的战士,有朝一日我之所及,我手中的枪火所及即是国土。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永远不会拿起我的的拳头和子弹,却对向自己的战友。”

屋内瞬间一片静默。

看着几人被他震慑得一愣一愣的样子,尤其是弗莱舍那傻大个儿,哈利心里老早笑翻了天,托他生长于政治世家的福,这样的大道理哈利向来是一套一套的。

他父亲诺曼从小对他的教育就是:生为奥斯本家的人,脸皮必须要够厚,处事只要站牢了大义,没理也能搅出三分理来。

虽然哈利对于奥斯本家族来说是天生反骨般地长了一颗英雄心,但这不妨碍他天性里还是有着阴谋家的狡猾。

好比弗莱舍这会再瞧哈利,就觉得自己真是白长那么大个了,竟然还没个小白脸觉悟高,也不觉得脸一阵一阵发疼了,还觉得这小白脸怎么看怎么,嗯,顺眼。

这晚过后,弗莱舍便再没去找过哈利麻烦,甚至有回在哈利攀爬绳索险些摔落时,这人还梗着泛红的粗脖子给托了一把,也让哈利哼哼了两声表示他的得意,他以后可是要当将军的人,还能收拾不了一个傻不愣登的莽大个?

哈利不知道的是,把这一切瞧在了眼里青年军官转头就给彼得去了份电报:你家哈利以前在帝国大学装甲机械系修得如何我是不知道,但爱国思想教育课应该是满分。啊对了,小哈利的爪子还挺锋利,说不定我以后可以有机会见识到你被挠成个大花脸的模样?光是想想我就有点兴奋了。

彼得看了一阵好笑,看来他的这位新婚对象,比他想得还要有意思呢。

发表于2017-09-25.5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