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漫长的婚约 4

1    2    3

 

哈利觉得自己可真是再大方不过的人了,还不记仇,别人对他好一点他也从不吝啬偿还。

譬如,弗莱舍在攀爬时拉了他一把,他就在后来的枪械练习里帮人改良了下枪支组装,他觉得这傻大个儿勇夺的十环里,有九点九环都是靠的自己。

再譬如,同屋的几人对他不复横眉冷对的,他也就没再拿鼻孔瞧人了,时间一长了竟也有说有笑起来。

至于不记仇,那是因为他一向都是当场就报复回去了。

这日,哈利正“哎哟哎哟”地揉着发青的胳臂巴巴地叫唤,睡他上铺的哥们看不过眼,翻了个身下床给他擦抹药膏,“我说,卡尔你的格斗技术怎么能烂成这样的?”

“轻点儿轻点儿,我那是肉胳膊不是铁臂!”哈利疼得发起了小脾气,虎起气鼓鼓的脸颊,“我跟你们这群野蛮人能一样吗,我是长了脑子的,真等打仗的时候,像你们这些喜欢抄了拳头就上的,绝对活不过我这样的装甲天才。”

“哟,还装甲天才呢,那我们以后是不是都得靠你了?”这回出声打趣哈利的是他对床,这段时间昼夜接触下来,几人也习惯了哈利就是个嘴巴坏的,可对人并没什么坏心肠。

“那是,你们平时啊多巴结巴结我,好叫我以后多罩着你们,给你们多弄点5A级武器。”哈利开始不厌其烦地跟人炫耀起原先他在帝大称霸装甲机械系的光辉事迹。

弗莱舍回屋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讲的人眉飞色舞地“噢噢噢噢”个没完,听的人掏着耳朵一脸生无可恋地“嗯嗯啊啊”应付的画面,他下铺还哭丧着脸朝他做了个口型:这都第三遍了啊第三遍了!

弗莱舍给哈利倒了杯水,戳戳他青紫一片的皮肤,好奇地问:“你跟别人格斗的时候怎么就想不起来用挠我的那招?”

“瞧你这小心眼劲儿,你是女人吗?”哈利翘起下巴一龇牙,心下舒爽:可让他逮到机会把这句话扔回弗莱舍脸上了。

鉴于哈利这羸弱的小身板儿,才到他下颚边边的矮不啦叽的个头,和被人揍得可怜兮兮的惨样,弗莱舍决定让着他点,不跟他计较这臭脾气了。

“很快新兵试训就要结束了,你想过去哪儿没?”弗莱舍几人必然是要上战场的,可他真心觉得像哈利这样的身体素质就该申请调去后方当个技术兵种,特长对口,人还安全。

“就许你们是男子汉大丈夫了,我难道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吗?前线队伍就不需要会倒腾装甲枪炮的技术兵了?”哈利挺了挺胸脯,说起远大志向他素来是掷地有声的,“哼,没当上五星上将我是不会退缩放弃的!”

弗莱舍在是受不了哈利的脸大如盘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就你,五星上将?哈哈哈哈,我看你不如做梦当个上将夫人呢,正好你人也生得漂亮。”

被人这么一说,哈利才头一回想起来就快要被他忘到不知哪个犄角旮旯的角落里了的彼得,那个身形挺拔面容刚毅的男人这会已经位居上校,再历练个数年不出意外就会成为帝国最年轻的将军吧,自己要是那时还没跟他离成婚,不就真是将军夫人了吗?

“还害羞得脸红了?”弗莱舍拍着木头床板一通大笑。

“你给我等着,等我当上了将军,非让你给我做个勤务兵,每天就从早到晚地端茶倒水伺候我。”哈利一个枕头砸过去,他那能是害羞嘛,分明是被气的好不好。

跟哈利这小没良心不一样,彼得可是一天都没忘记过他的新婚对象,主要是青年教官很有几分三姑六婆的八卦潜质,特别喜欢给彼得打小报告说哈利的破锣事儿,一天一封电报比公鸡打鸣都准时。

这不,今天份儿的电报又“哗啦”传到了彼得手中:新兵训练过后你打算怎么安排你家哈利?我琢磨着小哈利是一腔热血地想上前线啊,要不要我帮你把人调回后方,还是放去你身边做个勤务兵,好让你直接看牢了? 

彼得按了按发胀的眉头,战事愈来愈紧,炮火已经弥漫在他触手可及之地。

自己当然是想把那个朝气满满的可爱大男孩保护起来的,可那个男孩会喜欢被人遮蔽风雨吗?

虽然弱小得不像话,但听到哈利反复说要成为强大的军人时为什么自己仍然无法嘲笑呢?

是因为说到梦想时他眼睛里闪耀着的光芒吧,彼得想。

最终,他给青年军官回了三个字:随他吧。

可一直到后来,彼得再一次在战场之上与哈利相遇时,看着他已不复彼时天真无虑模样,也为了梦想跌跌撞撞到头破血流的婚约人,彼得也说不清楚,他是不是有过那样一瞬的悔不当初。

青年军官收到彼得的回音便干瞪了眼,觉得这人真是不识好歹,白白操碎了他的一颗心啊,也不嫌啰嗦地又连着给彼得追加了三封电报。

就这样?你就用三个字打发我?

你当我是为谁啊!我还不是怕你年纪轻轻地就当了鳏夫么!

你真想好了?要不你再想想?

这边彼得也觉得挺奇怪的,他们帕克家的男人哪个不是威武英雄戎马一生啊,怎么就出了青年军官这么个老喜欢管别人房里事儿的怪胎?

发表于2017-09-26.4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