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求亲记(下)

 

彼得第二日清晨起了个老大早,神采飞扬地又往奥斯本大宅去了。

彼得到的时候,诺曼正同哈利用早餐呢,长长的雕花木桌上八珍玉食,芳香四溢,色味俱佳,有烤到了微黄,抹了椰子、蛋、糖和班兰叶酱的的土司面包,香飘十里的小麦粉薄烤饼,油而不腻的意大利蒜味腊肠,鲜美可口的酸橘汁腌鱼,还有加有红糖、葡萄干和坚果的燕麦粥。

彼得看得垂涎欲滴,不由赞叹一声:“爸爸,家里的早餐好丰盛哪,就是我饱着肚子来的,这会儿也看得又饿了。”

吃了他家宝贝儿子不说,如今还想吃他家的饭,想得倒真美。

诺曼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一声,他就不接话。

可奈何一旁的管家是个特别慈祥的老绅士,见彼得一双大大的眼睛望来,明眸皓齿,眼波流转的,便笑眯眯地问他一句:“彼得少爷要不要再用一点?”

“要的要的,谢谢管家爷爷。”彼得脆生生地应道,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诺曼对老管家的不识眼色很不高兴,但又不能真怎么着了彼得,只能鼻孔里出气又叫老管家添了碗粥,气鼓鼓地“呼哧”下肚。

偏彼得还亲亲热热地给哈利喂起橘汁鱼来,喂两口鱼还要变着花样儿插根香肠送过去,然后不换刀叉地又自个儿吃点这个,尝点那个,眉开眼笑地称赞说“真是太好吃了”。

这是我家厨子还是你家厨子啊?诺曼连翻两个白眼:光天化日的就胆敢在长辈跟前互喂口水,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殷殷期盼今天的中饭和晚饭啦。”待三人用完了早饭,彼得摸一摸他胀得圆鼓鼓的肚皮,心满意足地感叹道,三言两语就把他那还没影儿的后两顿饭又给砸瓷实了。

吃那么多也堵不住你的嘴,诺曼恨恨。

不得不说,彼得这种自说自话浑不要脸的本领也真是绝了。

更不要脸的是,他还对诺曼悠悠叹了口气,道:“爸爸,我昨儿个回家就懊悔啦,我昨晚若是留了下来,跟你翁婿俩秉烛夜谈抵足而眠,那该有多美。”

诺曼才懊悔呢,刚刚就不该吃那么饱,这会儿真是恶心得想吐了:睡了我的宝贝儿子,还想来睡老子不成,简直无法无天了!

不过,虽然诺曼是绝对没有同彼得抵足而眠的欲望的,他昨夜里倒是真跟哈利秉烛夜谈了大半宿。

“你给爸爸说说,你到底看中那混账东西哪里了?”诺曼心里头简直着急死了哈利的奇葩眼光,一想到彼得那些臭不要脸的混账话他就来气,“那臭小子是属八哥呢还是属孔雀啊,哪有那么多屁话好讲?”

哈利心想要是被爸爸知道了彼得就是在床上也那么多话,估计能气出升天,他掌不住把脸埋进枕头里笑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耳朵尖尖对诺曼说:“闷葫芦就好吗?我就喜欢听彼得讲话啊,爸爸。”

哈利对诺曼絮絮叨叨了好些个他和彼得交往时的趣事,明媚的眼神中闪烁着不容忽视的光亮和温热,“听他说话总能叫我特别开心。”

诺曼到底是真心疼爱哈利的,忽又觉得那个混账东西能叫他儿子这么快活,也算能勉强过得了关了。

“爸爸对你一直就只有两个希望,第一是希望你健康,第二是希望你快乐。”诺曼揉了把哈利的脑袋,“你非要喜欢那个碍眼小子,就喜欢吧。”

哈利知道诺曼就是嘴巴上凶一点,可从来都不舍得让他有一丁点的不如意。

“谢谢你,爸爸。”哈利红着眼眶抱了抱诺曼,轻声说道。

可愿意去接纳儿子的同性恋人是一回事,一天三顿饭地看着这混账东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碍眼来碍眼去的又是另一回事了,诺曼真心觉得,哪怕彼得再好,也是讨人厌的不行,何况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哪里好了。

尤其彼得那种任何时候都自信满满的模样,真是最最招人烦,那高门大嗓的劲儿,竟然还能逗得哈利和老管家“咯咯咯”地笑个不止?

诺曼决定了:他至少要再拖上两年才能允了这混账东西的求亲。

发表于2017-10-06.4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