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爱情与归处(上篇)

十九世纪初的设定,富有的年轻乡绅哈利•奥斯本,爱上了南方小镇的青年工匠彼得•帕克。

 

“早安,老吉布斯。”

棕褐色短发的青年背着个大大的行囊,“哐啷当”掷下一小袋铜币,同小旅馆的老主人笑了笑,“这是我这段日子以来的留宿钱,我就住到今天了。”

青年,也就是彼得•帕克,他个子很高,估计能有一米八多,身上穿着的衣物皮靴并不昂贵精致,却也不会显出落拓,风尘仆仆地只身在外,眼睛却依然是健康明亮的。 

“往下准备再去哪儿?”老吉布斯吸一口大烟袋,高喉朗声地大叹一声,“你们这些傻小子,一个个都喜欢往外边乱跑,天大地大可哪里又是你们的归乡呢,少不知事哟,少不知事。”

这时离彼得离开他的家乡已有四年之久,当然是怀念的。

他的家乡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南方小镇,镇上的人们大多都是好相处的,耕种,工作,生活,白天时乡亲邻里间碰面都会友好地问候,舞会则是一个个美丽夜晚的好消遣,人们兴致高昂地欢笑或跳舞,太太们还喜欢亲热地凑在一块说说各自家长里短的事情,谁家的小姐出落得温柔可人啦,和哪一位年轻的先生般配得不得了哪,又或者哪一位小姐可受人追捧了,男士们都排队想和她跳舞呢。

那年彼得还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就是这方面再迟钝也总会有些绮丽的幻想,但他只是镇上一个老工匠的侄子,哪怕长相和性格都很讨人喜欢,可也没有殷实的收入和财产,太太们当然不会为她们美貌的女儿们挑中彼得。

直到有一日,空设了很多年的布雷克斯大花园被乘坐驷马华贵大车的诺曼•奥斯本先生购置下来,改头换面成了奥斯本庄园。仅仅一日的光景,“一位尊贵的先生和他的阔少爷儿子带着十来个佣人入住庄子”的消息就迅速传遍了整个小镇,最重要的是,这位先生和他的儿子都还是单身汉呐。

一时间,几乎镇上全部的太太们都蠢蠢欲动地想要领着自家还没出嫁的姑娘去拜访了她们的新邻居了。

于是,一周后在华丽巍峨的奥斯本庄园中举办的舞会受到了举镇的隆重欢迎。

“彼得,你怎么还不收拾好自己?我们要赶去舞会啦。”梅•帕克是将彼得抚养长大的婶婶,她也换上了最漂亮的紫罗兰色裙装,一手挽着她沉默憨实的丈夫本•帕克,一手敲了敲彼得虚掩的房门。

彼得笑笑,眼睛里俱是星辰,“梅婶,你和本叔玩得开心点,我就不去当你俩的电灯泡了。”

“胡话。”帕克太太细眉一竖,嗔笑说:“论英俊,我敢说你是全镇年轻先生们里头一份的,论性子,那也是没得说,你要是肯多与我去些舞会,一定早就不知有多少眼光好的小姐们喜欢上你了。”

“我的好梅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去了,那些太太们也只是盯着新搬来的阔少爷看。”彼得皱皱鼻子,“何况我也不想要一段只讲究门当户对的婚姻,也不想做别人退而求其次的备用选择。梅婶,我会找到一个和我真心相爱的人共度一生的。”

“你就叫我焦心吧。”帕克太太轻哼一声,到底还是不愿意勉强彼得,只好转身同丈夫一道去了舞会。

独自留在家中将本叔的活计干完后,彼得闲来无事就准备去河道边走走,他随手拿了件外衣套上就出了门。

外头是极清冷的夜,或许是大家都蜂拥去了奥斯本庄园的缘故,彼得一路上也没碰到个熟人,踩着被荒草铺满的羊肠小道,穿过林子就到了河堤旁。彼得捡了把小石子,一颗一颗地朝水里扔去,说起这打水漂他向来很在行,微微后倾身体然后用力甩出,小石头碰到河面又弹起飞出,一连弹了五六下才没入河里。

“哇哦!”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叹,彼得别过头去看,月光下款款走来的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大男孩,长了张极漂亮的脸蛋,身上装扮的也是极漂亮的礼服,一看就是个富家贵公子。哪怕叫一向不看重皮相的彼得来说,镇子上那十几来个最好看的小姐们加起来,恐怕也是比不上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的一个零头的。

贵公子却没那高高在上的高贵骄傲,而是很地自来熟地同彼得交谈起来,“你怎么能扔得这么好的,教教我行不行?”

等到两人把河边形状大小正好的小石子都丢得差不多了,彼得才想起来他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呢,他好笑地挠挠后脑勺,“我叫彼得•帕克,你呢?我好像从来没在这见过你。”

“哈利•奥斯本。”男孩儿也笑了笑,“我才搬来这里。”

“噢,你就是那个新来的阔少爷,镇上太太们眼里的香饽饽!”惊讶之下,彼得一不留神就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你不好好地呆在你家的舞会,跑来河边瞎逛什么?”

阔少爷又是什么鬼形容?哈利没好气地在肚里单个白眼,无奈道:“好吧,我就是你口里的那个香饽饽,就是因为太太们的目光太炽热了,我才只好躲出来啦。”

“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彼得故作酸溜溜的模样,朝哈利挤挤眼睛,“我要是能得一两位太太的青睐,我婶婶估计都能笑出声来。”

“一听就不是真心羡慕我。”哈利瞟一眼彼得,瘪了瘪嘴说:“你是不懂我的烦恼,我可不想娶哪家想当阔少奶奶的年轻小姐。”

准确地说,哈利是不想娶任何一位年轻小姐,他只喜欢年轻先生。

但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还不了解和哈利一样的人,人们不能接受和他们不同的取向,也不会体贴地认为,喜欢同性的人,也和他们一样,有严厉或慈祥的父母,相互交心的朋友,会开无伤大雅的善意的玩笑,读同样的报纸和书籍,认真做着类似的工作和活计,会在周日早上去教堂做礼拜,受到伤也会流血,会难过。

哈利原本出生长大在北部一个相对富饶的镇子,毕业前他满怀爱慕地向学院里一位年长他几岁的年轻男教师表白了,哪知道这位平日里满嘴自由和权利的绅士,立刻就对他避如蛇蝎了起来。

再后来,流言飞长,不仅是哈利,就连奥斯本先生都被闲言闲语恼得头大,索性就带着受了伤的儿子来了南方的这个小镇。

“南边小地方的人大多淳朴,等搬过去之后,我给你多办置几场舞会,你再瞧瞧能不能找到你喜欢的,也对你好的年轻小伙。”奥斯本先生对苦头苦脑的哈利又是心疼,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爸爸,我只要有你就够啦。”哈利感动地一把抱住奥斯本先生,把诺曼肉麻得都可以省下顿晚饭了。

可感动是感动,哈利内心还是不觉得他挪个地方就会找得到可以和他相守一生的那个人的。

其实,这样的小镇对于哈利和奥斯本先生来说,确实只能算是小地方。小地方的意思,就是放眼望去很多是乡间小路,绅士们还会带着摆脱不了的口音,妆容艳丽的姑娘们在舞会上的跳舞姿势也多少有点拘谨和滑稽,年轻先生们的目光偏又一个个地都留恋在小姐们身上,就算抛给哈利,也都是“唰唰唰“眼红妒嫉的眼刀。

哈利不甚郁闷地偷溜出舞会四处瞎晃起来,谁晓得等他转悠到了河道旁,还真让他遇见了样貌和脾性都深深合他胃口的彼得。

有时,命运就是玄妙到了这样的程度。

年轻的先生们的结识大多都是这样,不刻意,不经心,不用那么特定的时间和华丽的地点,只是因为一个同样的爱好,一个人对着另一个人的微微一笑,就可以漫无边际地谈天说地。

那晚过后,阔少爷哈利就和小工匠彼得成为了十分谈得来的要好朋友,全镇的人都对此表示了诧异,帕克夫妇却是高兴极了。

帕克太太还一度扬言,那些太太小姐就是不如大城镇来的阔少爷眼光远大,还嫌她家彼得老实又呆板,她家彼得那明明是个性温和,何况他在自家人和好朋友跟前时可活泼了,说起话来都是没个完的。

就像这会儿,彼得正兴高采烈地和他最好的朋友分享他的发现,“哈利,苔丝小姐对你一定是非常着迷了,昨晚的舞会上,她的目光就没离开过你超过一分钟,她可是镇子里最可爱的姑娘啦,你怎么宁可跟我呆在角落里也不愿意去请她跳一支舞呢?”

“噢,你说的哪一个?”哈利漫不经心地抿嘴笑:“我怎么就觉得,整个舞会里就没有比你更可爱的人了呢。”

“你这样子夸我,我可真不好意思再指责你挑肥拣瘦鼻孔朝天啦。”彼得浑然不觉哈利的试探,哈哈一笑朗声回道。
发表于2017-10-21.7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