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纽约,纽约 / 假如爱有尽头(番外二)

老文,参本的时候写了个小甜饼新番外,最近更文少,决定先放个出来充字数啦,原先的正文可以戳这:1   2   3   4   番外一

 

番外二:艾丽嘉视角

我从小就被教育不能对日记本说谎。

没错,这也是我拥有好多本旧日记本的原因。从懵懂童年开始,那些开心的,烦恼的,惊喜的,生气的,体会过的各种心情,我都会拿笔记下来。

我的第一篇日记诞生在8岁那年。

『我是纽约市奥齐戈小学的三年级学生,艾丽嘉•奥斯本•帕克。家庭成员有年纪越长越大却越来越爱耍小孩子脾气的哈利爸爸,和原本就老好人脾气一对上哈利爸爸只会更加没脾气的彼得爸爸。

早晨的时候,彼得爸爸唱着“太阳公公晒屁股咯”轻轻把我叫醒,告诉我他烘烤好了香喷喷的蓝莓蛋糕。可等我刷好牙洗好脸端端正正地坐到餐桌旁,就看到哈利爸爸吃完他自己那份还不知羞地吃掉了我的小蛋糕,还冲我一龇牙,“快吃你的羊角面包,还要多喝点草莓牛奶,不然就不能长高高咯。”

多气人哦,可彼得爸爸凶都不凶他,只是摸了摸我的脑壳安慰我说,“别看你哈利爸爸白天里一副神气样子,晚上就会因为甜食吃多了闹牙疼啦。”

唉,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们呢,真是愁死个人了。』

如今回过头来重读一遍,才发觉当时还真是简单干净没有忧愁啊,那些厚厚的小本子里,那一页页微微泛黄的纸面上,软趴趴圆滚滚的铅字太过事无巨细地描绘了我孩童时代的美好世界,如今会觉得幼稚的问题在那会可是惊天动地的暴风骤雨呢。

『等明天我就要升上小学四年级了。可是我的暑假作业还没有做完,我会不会成为学校里面第一个刚刚开学就要留级的坏孩子啊,呜。

我躲在房间里号哭的时候,哈利爸爸推门进来,他把我抱到膝盖上,帮我擦了擦眼泪,擤了擤鼻涕,问我,“哟,我的宝贝在烦恼什么呢?”

得知我的数学题册没做完后,哈利爸爸立刻信誓旦旦地拍拍胸脯叫我放心,“爸爸来帮你赶作业。”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哈利爸爸也很雄壮伟岸呢。 

当然,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年开学后的第二个礼拜,当我拿回被老师批注了不少红叉叉的数学习题本,彼得爸爸叹了口气又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利,我记得你从小数学就不好吧?”

哈利爸爸还混不害臊地砸吧砸吧下巴,“嗯,看来小艾丽嘉这点像我。” 

『今天是小学毕业前的家长参观日,早上出门前我千万叮咛了哈利爸爸和彼得爸爸,一定要穿得英俊点来学校,比如笔挺削直做工精致的黑色礼服,那样一定可拉风了。

但是午后呢,我还是在教室门外看到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哈利爸爸,他说,“我可是为了小艾丽嘉穿上了我最好看的花外套哦,呐,说我是你哥哥你的同学也会相信吧?”

课堂上,我不停地举手装作积极的样子,虽然我很多题都不会,可我还是希望能在哈彼得爸爸和利爸爸面前表现出优秀的模样。可惜天不从人愿,老师偏偏就点了我起来回答,我脸蛋红得跟脖子上的蝴蝶结一样的糗样,被哈利爸爸嘲笑了好久。

最后还是彼得爸爸制止了哈利爸爸嘻嘻哈哈的笑声,我羞赧地要扑到彼得爸爸的怀抱里,却听他神神叨叨地小声问我,“艾丽嘉,快点告诉爸爸,班级里有哪几个臭男生在追你呀?里面有哪个是你的小男朋友吗?”

这都什么爸爸噢?男朋友?我要和男孩子传绯闻还早了十年啊好不好!

唔,虽然,我一直都觉得坐我后排的汤博挺帅气的。』

后来,汤博真的成为了我的丈夫。

两年前,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哈利爸爸特别喜欢抱着她在庭院里晒太阳,戳弄圆鼓鼓的脸颊逗她,“要记得补充钙质,不然就要和你妈妈一样长不高咯。”

金色的斜阳里盛满了慵懒又静谧的幸福,夏风吹拂在身上的温暖,一直延伸到人心底,一直延伸到很久很久以后。

发表于2017-10-30.3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