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不跪下就分床睡(PWP,下篇)

上篇

 

下篇

索尔正忍不住高兴今晚又能和弟弟一起睡了呢,那头却冷不丁一桶冷水泼过来,把他的心浇得哇凉哇凉的哟。

索尔决定耍赖,他佯装若无其事地摸了摸两耳,“哈,哈哈,一定是我的耳朵出了毛病。”

“据我了解,哥你有毛病的向来只有脑袋。”洛基轻轻嗤笑一声,唉,他怎么就这么喜欢他哥这副又蠢又真的傻样呐,果然男人嘛就不能太完美,像他这样什么都好的,也就只能眼光差一点啦。

“我的原则一向都是,任何人和东西,我可以不要,但你不能不给,没办法啊,我生来就是这么一个狭隘又占有欲强的家伙呢,哥哥。”洛基的脸上挂上一个灿烂的笑容,可这往日里索尔最喜欢的甜美一笑,如今再去瞧,哪里还有半点甜美噢。

一直以来纯洁善良到近乎完美,只会偶尔耍耍小性子的弟弟突然间换了副凶悍的强盗头头模样,索尔的惊慌失措很容易理解。

 “现在跪到我脚前的话,我就可以原谅你之前擅作主张搬出去的事噢,否则的话,我就只好请哥哥你,抱着你的枕头滚回你自己的卧房里去了。”洛基伸手抚了抚索尔僵住的脸庞,仿佛在向他哥递出红尘中恶魔的邀请——要么,跪下舔舐;要么,就失去我。

索尔的脸颊忽然一热,洛基指间微凉的触感就如同那梦中一样,搔到了他心底最痒的地方,让他浑身跟通了电似的麻了一下。

他不由地就抬手握住了洛基白皙的指尖,很是委屈地跟他弟抱怨,“弟弟,你可别再这样突然就大玩变脸地唬人哪,哥哥乍一下子脑筋别不过弯来,魂都要让你吓飞啦。”

洛基瞅他一眼,抽回手指哼哼一声,“那你这会儿是想明白了?”

索尔点点头,“这有什么好不明白的,还不是你张嘴就是长篇大论地一通说,也不给我时间反应反应么,我这会儿反应过来了,自然就都明白啦,你不就是想跟哥哥撒撒娇嘛。弟弟,你说你噢,从小就是这性子不好,明明心里想要得不得了吧,嘴上偏还要说不喜欢,非得我们一遍遍追问你,才肯‘勉为其难’地收到囊中。”

就像,小时候他说要保护弟弟想跟洛基睡也是,妈妈要给洛基甜齁牙的早安吻和草莓果酱也是,老头子要给洛基男孩子们拿来玩耍的小铁剑小铜盾也是。

“你说我,从小性子就不好?”洛基的声音嘶嘶的,一听就是在磨牙。

“不不不,我是说我和妈妈,还有老头子就喜欢宠着你!”见洛基又要翻脸,索尔忙告饶不迭,还问他:“那我们可说好了的啊,我跪了你就得同还是和我睡啊!”

也不等洛基说什么话了,索尔就“啪嗒”一下单膝着了地,还拉住洛基的手,晃了晃跟他说:“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呐。弟弟,哥哥今天为了你,可是连比黄金更珍贵的脸面都不要了,你要还不肯跟哥哥和好,就真是阿斯加德第一没良心弟弟啦。”

就你的脸皮能值几个钱?你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我就不要面子了咯!

洛基越想越来火,还敢说他的性子不好?哼,他今天就要叫这笨蛋知道知道,什么叫作性子不好!

进这里

洛基本来又累又酸只想要好好大睡一觉的,谁知索尔这个没脸没皮的还一直在他耳朵边不消停地“嗡嗡嗡“,“嗡嗡嗡“。

“再吵我就让你自己睡!”

“弟弟,你怎么能吃抹干净就不认账呐,”索尔眼神哀怨的哟,“你可真是阿斯加德第一没良心弟弟啊!”

 

小剧场

洛基:“哥,你还能不能更烦人一点?”

索尔:“还,还是能的吧。”

发表于2017-11-09.18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