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Coming home

1

洛基把奥丁送到了一间老人院。

作出决定时他当然是痛苦的,却依然没有给自己半点容情的余地。

“我不管你在闹些什么,洛基,跟我去接父亲回家。”很快索尔就找到了他,眉毛倒竖地揪着他的衣领一起来到老人院。

洛基一度在心底默念:都是索尔逼着我来的,都是索尔逼着我来的。

要叫索尔听到了这会儿他内心的想法,肯定是要辩上一辩的,他弟弟那人向来不实在,他明明就没使多大力气呐。

两人到老人院的时候正值傍晚,草木葳蕤香气怡人的后花园里,奥丁半佝着日渐衰老的身体,正和另一个老头侃天侃地呢。

“弗丽嘉过世后,我就失去了他们两个人,我的妻子,和我的次子。我和我的小儿子一直都不亲密,我不是个会表达的人,他又总爱在心里想太多。”奥丁还是那样,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的,半点没吃不饱睡不香的迹象,让洛基觉得这臭老头真是白费了他的……哥哥的一腔忧心。

索尔捅捅洛基的腰,一咧嘴道:“看吧,亏你还说父亲不疼爱你,可见都是你自个儿小心眼的。”

只是洛基的感动和愧疚还没保持够三十秒,奥丁就又出声了:“噢,我不是说我的小儿子多愁善感,我是想讲那小混蛋总一肚子坏水,蔫坏蔫坏的。”

 

2

回想起来,一开始的时候,奥丁才是洛基和索尔两人命运中的那一点交叠。

战后无意中的一瞥,奥丁得到的是尚在襁褓中的蓝皮肤婴孩湿漉漉的眼神相触的回望。

这个因为他一个不忍心而带回阿斯加德的冰霜巨魔的孩子,从此就成为了他的次子。

从那时起,洛基和索尔,两个性格容貌完全不同的男孩,却成了对方最亲密的兄弟,相同的仅仅是奥丁说出的同样的话——“我的儿子,会是天生的王者,但你们中只有一个,能继承我的王位,肩负起守卫阿斯加德和平的重担。”

这可真是没孩子能欣赏得来的“严厉的父爱”了,弗丽嘉背地里也埋怨过丈夫怎么就不愿意多表扬表扬小儿子呢,“洛基上次还红着眼眶问我你是不是不爱他呢。”

对此,大男子主义的奥丁的回答是:“男人老把爱字放嘴上像什么样子!”

奥丁真心觉得,像索尔这样的不就很好么,面粗心粗,耐打耐摔。

当然,洛基和索尔兄弟二人还是相当兄友弟恭的,因为弗丽嘉永远是最溺爱洛基的,而索尔也一直是个十分称职的好哥哥。

从小到大,不管洛基发了多少坏水,闯了多少祸,只要扑进弗丽嘉的怀抱里撒个欢,或者掉两颗金豆子跟索尔告状说又是谁欺负他了,他的母亲便什么气都消了,而他哥还会搓着肉乎乎的拳头愣头愣脑地给他去讨回“公道”。

 

3

但随着时间点滴流逝,洛基越来越觉得,奥丁总是更偏爱索尔一些。

父亲是认为索尔比他更厉害,更能干,更有资格成为阿斯加德下一任的王吗?

人越想要得到认同,往往就越容易剑走偏锋,当洛基七摸八拐地推开了那扇封闭多年的禁忌之门,他便自以为找到了“真相”——原来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不是奥丁的儿子。

愤怒,惊恐,不平,恶劣的情绪侵占了洛基素来自以为傲的理智,他咆哮着去质问了奥丁,在把奥丁气了个够呛之后,又违心地冲最疼他的弗丽嘉痛诉“你根本不是我的母亲”,他还推开了最爱他的,他也最爱的索尔。

哪怕洛基有他自己不可言述的身世,他爱的也并不是那身冷冰冷的蓝色肌肤和那群丑陋嗜杀的族人啊。

为什么他就不能是奥丁和弗丽嘉的孩子呢?为什么他就不能得到奥丁同样的重视和承认?为什么他就不能光明正大地以阿斯加德二殿下的身份站在索尔身边?

洛基不甘心,他谋划了一场“政变”,佯装同冰霜巨魔结盟,他引敌深入腹地,只是想一举消灭对方。

他也想,成为能让奥丁感到骄傲的儿子。

 

4

即使那么不甘心,洛基自诩惊为天人的计划最终都还是落了空。

他的运气真的很差,厄运总对他紧紧相逼,脱了轨的命运之轮轰隆隆地驶向不可挽救的死亡。

从他被奥丁带回阿斯加德起就总是慈爱地纵容着他的弗丽嘉被入侵的敌人杀死了,只留下冰冷的尸体和床头的合绘,画像里是被毁灭了生命的女人与家人亲密微笑的合影。

洛基所有对亲情的憧憬都在那刻幻灭了。

后悔常常是在失去后方幡然而至的,洛基狼狈地怪罪没能救下弗丽嘉的奥丁和索尔,只是,他心里也是知道的,他最怪的其实是他自己。

是他自以为是的傲慢报应在了他的母亲身上,而他同女人最后说的那句话,竟然还是“你不是我的母亲”。

那个会温柔地叫他的名字,在家门口微笑着等他和索尔淘气好回来,给了他所有细小关怀的女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洛基睁着干涩发疼的双眼望向猩红一片的天空,嘶嘶的呢喃爆破在他发白的嘴唇边,那口型,是一遍遍的“对不起”。

可错过的人,已经再也没有了认错的可能。

 

5

洛基的脆弱很短暂。

他伙同跟他一样满腔仇火的索尔狠狠地击杀了漫山遍野的敌人,洛基几乎偏执地挥着匕首,他没说是为了谁,但索尔都知道。

他们做到了,为弗丽嘉报仇,以及像奥丁彼时所期冀的那样保卫阿斯加德,但洛基也被冰霜巨魔捅了个对穿。

洛基倒下去,山野霎那间盛开出绝美的石榴花。

索尔痛哭流涕地抱住他,恳求他,“别抛下我。”

这大概是从小到大洛基跟索尔开的最过分的一个玩笑了,他的伤并不致命,他只是顺势自导自演了一出生离死别的悲剧戏码,那是因为即使聪明如他,也想不出应该要如何缓和二人间叫人无名火起的微妙气氛。

索尔是他原来的兄长和恋人,或许,今后也依然是他的兄长,但他们两个,还能继续做恋人吗?

悲观和不安令洛基狠狠“抛下”了索尔,诈死复活后,他又狠狠“流放”了奥丁——唔,虽然只是流放到了一间老人院里。

直到一根筋的索尔终于发现了他的鬼把戏,这才强忍住一肚子的火,把人拎到了老人院,先接奥丁回阿斯加德,再收拾这个小混蛋,索尔紧了紧手里的锤子。

“哥,我装死那会儿你哭得可真动情呐,眼泪鼻涕的,啧啧。”小混蛋大概真是皮痒了,一路上还在一个劲起哄。

“再拱火,我现在就扒了你裤子揍一顿,揍完再去接父亲!”

 

6

洛基那叫一个冤啊,他这回还真是怕索尔许久不见他心里尴尬,才好心好意地说句玩笑话来分散下注意力的。

好吧,一半是因为怕他哥尴尬,一半是因为马上要见到奥丁了,他心里头多少有点不上不下的。

洛基终于肯歇了嘴,安安分分地跟着索尔找到了老人院里。

然后,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奥丁那一声长叹噢,句末还拐了个音,“那小混蛋总一肚子坏水,蔫坏蔫坏的。”

话是这么说的,可语气里头罕有的亲热洛基又哪里会听不出呢,他垂下眼睑,不肯叫索尔瞧见那里的湿润,“哼,我就说老头子不喜欢我吧。怪不得从我俩成年加冠那天起,他就看我横竖不顺眼的,老要拐弯抹角地挑我的刺,原来是觉得我一肚子坏水,怕我朝你们泼哪。”

“……不是因为这个。”索尔又确认了遍洛基手里当真没拿匕首,才很艰难地抹了把脸,心一横道:“是我在成年那天跟父亲坦白了我和你决定在一起的事,母亲又出来帮着劝父亲别发火,哪知父亲一听全家就他一个被蒙在鼓里这才生了好大一通气。父亲也就冲你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哼几声,他对我可是直接上巴掌的。”

洛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巧舌如簧什么的大概已经是他上辈子的事了,他只会傻愣愣地张嘴看着索尔,直到奥丁的高门大嗓再次漫入他的耳际——

“但不论那臭小子再怎么蔫坏,他也是我的儿子!他和索尔,都是我的骄傲!”

这句话冲开了洛基所有的挣扎,他被索尔紧紧扣牢了手腕走近奥丁。

“父亲,跟我们回家吧。”

发表于2017-11-13.15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