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关上最后的门(上)

看着我的那1 2 3 4个坑(掰着手指头数),一个个都不想填,于是又开了个新坑。

 

1

彼得第一次注意到哈利是在格温的婚礼上。

哈利端着高脚酒杯来敬酒,一副不把新郎喝趴下就誓不罢休的劲头,彼得叹口气,无奈地替新郎都挡下了,没办法,谁让他是伴郎呢。

婚礼结束后,彼得又在盥洗室看到了醉酒的哈利,这人两颊飞霞地趴在洗手池边上,豆大的眼泪不争气地从那张哀伤一片的俊脸上一颗一颗滚落下来。

这人有一头和他喜欢的女人一样的金灿灿的头发,彼得这样想道,没忍住就伸手揉了揉,细细软软的发丝蹭在他手心,就像一大片皎洁的月光在夜里横铺开去。

“别哭了,我被喜欢的女人发了好人卡还硬被拉来当伴郎都没哭呢。”彼得觉得他用脚指甲盖都能想明白这人和自己一样苦恋不得的来龙去脉,便心有戚戚然地慰藉了句。

有这么个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儿戳在这里,彼得突然就觉得被格温毫不留情面地拒绝的自己也不是那么的可怜了,趁机又揉一把那头很好摸的金发,“怎么还哭啊,你就这么喜欢格温么?”

“谁,谁喜欢那女人了?”哈利打了个酒嗝,“我,我最讨厌她了,都怪她抢走了我心上人。”

彼得还没来得及惊讶,哈利就“呕”的一声吐了他满怀,然后在无数次想把人扔出去的冲动中,他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好心肠。

因为不知道哈利的住处,彼得只好半抱着带他去了酒店。

 

2

第二天清晨,彼得是被哈利一巴掌拍醒的。

“变态啊!”圆目怒瞪的金发青年尖叫出声,白皙光洁的胸口剧烈地起起伏伏。

哈利的惊慌失措很容易理解,任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一个陌生人光着身体躺在同一张床上,就算这个陌生人长得很帅,也会觉得恐怖吧。

“我没对你做什么变态的事情,昨晚你在婚礼上喝醉了,还全吐在了我们的衣服上。”

彼得按了按发烫的脸庞,觉得自己一定被哈利扇肿了,不由有点不高兴,“不信你自己摸摸,你的屁股不痛吧?”

静默两秒,哈利又一次叫出声来,这次是火冒三丈的,“凭什么一定就是我的屁股痛!”

那个早晨,彼得和哈利最后是不欢而散的,两人心里想的都是“最好别再遇到他了”。

可惜这样的祷告并没有听进上帝的耳朵里,他们很快又在奥斯本大厦见到了对方。

“这大坏蛋居然是我爸爸的员工!”

哈利几乎又要大叫起来。

“这爱哭鬼居然是大老板的儿子?”

彼得的嘴角也不禁抽动了下。

“你……不许……跟别人说……”哈利死拉硬拽地把彼得拖到没人的墙角,声音颤抖着。

“跟人说什么?”看着眼前这人又红得跟兔子一样的眼眶,心下一软,嘴上却故意懒洋洋道,“说你是0号吗?”

 

3

有相同秘密的人容易变得亲近。

尽管两人的初见,二见和三见都说不上愉快,但等彼得“你宿醉好点没?”的关心问出口后,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刻就缓和了许多。

哈利这才想起来还没有跟人道过谢,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头还有一点点痛。”

彼得笑笑表示没关系,“不过我说你,以后别猛灌自己酒,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跟我这么正人君子的。”

“嗯,谢啦。”哈利点点头,“还好遇到的是你,不然我的第一次很可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没了。”

“……”

突然地话锋又一转,“诶,你说我都二十二了还是个在室男……你昨晚要是真把我按着干了倒也好了,你长那么好看,我也不吃亏。”

“……”

“哈哈,不管怎么说终归是你保住了我的清白啊,下班我请你喝酒怎么样?呃,还是你喝酒,我喝果汁吧。”

“……”

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听这人说这种不着调的话啊,彼得深感无力地抚额。

发表于2017-04-27.7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