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虫绿】眷恋的爱(一发完,BE?)

晨讯新闻里播报着蜘蛛侠救下一个正想饮弹自杀的男人的新闻。

“我害死了我的恋人。”路人抓拍的镜头里,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悔恨和凄凉,“他那么爱我,我却害死了他。”

“他那么爱你……一定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面罩后面传来干巴巴的慰藉。

当然,那种喉咙干涩眼睛酸胀的“干巴巴”的感觉,只有彼得•帕克自己才能感觉到。也不会有别的人知道,在那之后,彼得飞身去了墓地。

面罩之下,是一张还非常年轻英俊的脸庞,他今年才25岁,可是对他来说重要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了。

彼得照例先去看了格温,他每次来这里都会给格温带上一束花,有时是白百合,有时是马蹄莲,今天是给她微微含苞的雏菊。

接着他又去看了本叔,那个就和他爸爸一样的男人,他以为自己能好好保护他和梅婶一直到他们慢慢老去的。

之后,他才十分缓慢地,走到了一处很偏寂的墓碑前。里面躺着的,是他魂牵梦萦的人和一碰即碎的梦,哈利•奥斯本。

如果哈利还能看到此时的彼得,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嘲讽他紫菜式的一字浓眉又皱到了一起。

“你肯定会生我的气吧,一直到今天才来看你。”

彼得经常能梦见哈利,梦境的最开始金发的少年还是绝对无辜又无害的模样,他们年少相交,久别重逢,在他和格温分手后送了他一面彩虹旗跟他表了白。

但这个漂亮又有趣的哈利很快变得虚弱和崩坏,开始愤怒地冲彼得呼喝“你根本不爱我,你为什么不肯救救我”,他害死了格温,又死在了彼得手里。

梦境的最后,哈利那句几乎是喊出来的“我不想死啊彼得”,喷了彼得一身血。

彼得在亲人、前女友和爱人相继逝去的往事中逃避了三年,今天才终于用勇气站在这里。

“我今天遇到一个要自杀的男人,他说他害死了他的恋人,我就骗他说他死去的恋人一定会希望他忘了痛苦努力活下去。”彼得温柔地笑起来,“那个时候我想到你了,想你这个伤人一万自损八千的自私鬼,才不会希望我淡忘你呢。”

那个男人当时哭泣着说“我不知道失去他后,我该怎么一个人活下去”,这样的念头,彼得在这三年间也不止一次地有过。

悲伤到极致的时候,大家都这么想,可是,想归想,人们之后的生活还是得好好地过。

不论是带上面罩时拯救纽约市的蜘蛛侠也好,还是脱下面罩后需要照顾梅婶的彼得•帕克也好,生活仍总在继续。

彼得轻轻抚拭墓碑,他忽然想到,不管是哈利还是他,由始至终,他们都不曾为彼时的恶言和出手伤害道过歉。

“对不起,我还不能过去陪你。”

不过,我就在这里陪你共度一生,也是一样的。

一生,可以只有哈利的二十一二年,也可以是彼得漫长的此生余日。

发表于2017-05-01.68热度.
  1. 日渐消瘦贝尔朵莉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