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雀鸟 2

娱乐圈文,双明星。

 

彼得•帕克,他的名字;影帝,他的身份。

相隔着大屏幕,彼得的样貌总是传说中才有的美好,他凝望向镜头的眼睛,是最温情脉脉的絮语。成熟英俊,温柔体贴,英雄正派,才色兼备,彼得身上有令男影迷们期望眼红的一切优点,是女影迷们眼冒红心地蜂拥冠以“我们家”这种定语的梦幻情人。

饶是照惯了镜子的哈利,第一天在摄影棚见到彼得真人的时候,也被惊动了心弦。

“往后一个月,请你爱我,基恩。”

彼得执起哈利的手给他一个轻若羽毛的贵族吻手礼。

彼得叫的是哈利在剧中的名字,基恩•莱德,一个十八九岁的牛津大学学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基恩都很符合女孩子们眼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同班娇俏美貌的朱丽叶•弗莱特深深迷恋上他并且勇敢地告白了——朱丽叶是个好女孩,基恩和她很自然地交往了。

那年冬天,朱丽叶将基恩带回她宫殿般富丽堂皇的家中,在那里基恩见到了朱丽叶的家人,包括她高大英俊的同父异母哥哥,兰斯•弗莱特。

两人避无可避的命运邂逅,暗欲流动,罪恶浓艳,当基恩清楚地感知到,他沦陷在兰斯攻城略地的笑容里时,他逃开了,他决定为他和朱丽叶的感情执拗地支撑下去。但是啊,仅仅靠责任感守护的交往是不快乐的。

一次舞会上,兰斯熏染着白兰地味道的吻,霸道地击破了基恩之前所有的挣扎和犹豫,他放肆地和那个毒品一样的男人交缠到一起。酒精,本能,火热的身体,凌乱的床单,被他干到昏阙的少年,还有“无意间”撞见了这场性事的少女。

“你后悔吗,把基恩介带回家绍给我?”已与基恩天雷勾动地火的兰斯隐没在黑暗中这么问他捂嘴流泪的妹妹。

“我母亲临终前和我说,她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慷慨地将她父母早亡的表妹,也就是你的母亲,接到家中照顾。”兰斯残忍地挑起嘴角,“我的母亲含恨而终,你,和你那母亲又怎么敢幸福呢?”

那一晚,刺耳的尖叫声中,兰斯挨了朱丽叶的一个巴掌。

一段经算计的完美报复,偏偏在结局出了错——朱丽叶从塔楼顶高高地摔了下来,她赔给兰斯的不单是她的爱情,还有她花朵般含苞欲放的生命。

隆冬的清晨,朱丽叶冰冷破碎的身体仰躺在腥红一片的鲜血中,她空洞的双眼还望着蓝蓝的天空,那里早已没有了任何光彩,却仍比任何时候都摄人心魄。

或者是朱丽叶的死一起带走了兰斯一年年来重复心理暗示自己的憎恨,或者是他比自己想的更在意他的妹妹一些,兰斯知道,他必须和基恩结束了。

他把一切和基恩全盘托出,真相是惨绝人寰的,由兰斯故作冷酷地说出来更是如此。基恩不会知道,兰斯大段大段“我不爱你,你只是我用来复仇的工具”的宣言,与其说是伤害基恩,不如说是他刺向自己的利刃:请你走吧,我是一个不配得到爱的人。

兰斯又挨了基恩狠狠的一拳。

兰斯这个角色从头到尾都是自私的,不管是开始时为不达目不择手段地引诱基恩,还是在朱丽叶决绝的纵身一跳后因为动摇和悔恨而推开基恩,他直到最后基恩离开都不肯承认他也是爱着他的。

那是兰斯最后一次见到基恩。基恩搭乘的渡轮撞击到暗礁沉了船,他的身体没能被打捞上来,永远地沉没在了那片冰冷的海域。

明明设计好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可是妹妹和恋人,兰斯还是同时失去了他们两个,只有自己还痛苦地活着,兰斯在硕大而寂寞的庄园里声嘶力竭地喊着基恩的名字。等到他沙哑的嗓子好起来以后,冬天过去了。

此后的很多个冬天来了又走了,兰斯孤独又平静地生活。大概在第三年的时候,他才在朱丽叶的墓碑旁边埋葬了一具空棺木,墓碑上刻了基恩的名字。那是他终于可以鼓起勇气,坦然怀念他记忆里那个笑容精致漂亮的青年,怀念那个金发耀眼的男孩第一次眉眼弯弯地对他浅浅一笑:“你好,我叫基恩•莱德。你是朱丽叶的哥哥吗?”

那时他也颔首一笑,“你好,我是兰斯•弗莱特。”

哈利记得读完剧本后,他曾歪着头问女明星,“你也看过我之前的那些片子的,你觉得我能演活基恩这个角色,演活他对兰斯苦苦挣扎的爱?”

“你会爱他的,我是指,基恩一定会爱上兰斯的。”女明星气定神闲地抽一口女士烟,“这个啊,等你试过了和彼得的对手戏,你就会知道了。”

而这一刻,眼前这个男人半真半假的挑逗,和着手心传递来的撩人温度,都让哈利突然地想道,似乎被那个女人说中了?

发表于2017-05-16.10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