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虫绿】Today (下)

上篇

 

2.如果明天真的不再来,可以让我对今天没有遗憾吗?

这场没有尽头的梦,从清晨到暗夜,结局全部是预先决定好的悲剧收场。最绝望的是我不得不一天一天,一遍一遍地反复承担痛苦——亏欠的女孩和我爱的男孩,心上之人死了两次,就在我面前。

此刻,窗口映射进来的骄阳温暖得太不真实,明丽而灿烂,美好得仿佛昨晚的灰暗悲凄通通都是假的。但手中被我捏的指印凹陷的日记本,明晃晃地讽刺着叫我无法再自欺欺人。

“命运真的不可逆转吗?”

“我究竟应该怎么做呢?”         

“这次,我能保护好他们吗?”

我不断问自己,我的答案恍恍惚惚地走了2公里,走过十字街口,走到格温娉婷的身影前,积压了经日的苦涩,最终一跃而出。

“对不起,格温,我们分手吧。”我抹一把已经麻木的脸,艰难的决定一旦说出了口,反而坚定得出奇,“这一次我必须赶去哈利身边,我想……我爱他……”

格温不说话,我也没了语言,我们彼此沉默着,但我还是看清了她柔美的浅色眼眸里慢慢漾起的红色。

“你决定好了是吗?”彻底的沉默过后,格温安静地注视着我的眼睛,“我好像还没有和你说过我为什么喜欢你诶,你这个人,总是傻呵呵的,但又很温柔,耿直,爽朗。不过啊,我第一次看见你的优秀,却是通过哈利的眼睛噢,因为他总是在看着你。”

“格温……”

“彼得,喜欢你是我大学这几年做过最好的事。”她转开了头,笑了笑又说,“也很抱歉,虽然知道哈利他那么喜欢你,却一直没和你说。大概,是女孩子的直觉吧,如果告诉了你,我就要失去你啦。”

“格温……”我抱了抱这个笑着流泪的女孩,我对她的内疚,是根本不可以用语言来表达的。

“如果是把你让给哈利以外的人,我肯定不会甘心。”她大力地拍拍我的后背,“彼得,一只蝴蝶轻轻煽动翅膀就能引起千里之外的暴风雪,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勇敢地去跟哈利告白,告诉他你就是蜘蛛侠,然后陪在他身边,把他的遗传病治好。”

“你们一定要幸福。”

“谢谢你。”

和格温分开,我不由脚步轻快地跑到奥斯本宅院,却被管家告知“少爷出门了”。学校,我家,我们从前常去的图书馆,街头巷尾,湖边公园,我几乎翻遍了所有哈利可能去的地方。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我才在奥斯本大厦的顶楼办公室里找到了孤身倚坐在旋转大班椅中的哈利。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他正远目凝望高楼底四通八达的城市道路,折射着红绿灯光的马路盘旋交错,路的另一端仿佛延伸向无尽的彼方。

他背对着我说,“你来了。”扶着椅子靠手旋转过来,又说:“也好,省得我去找你了。”

我这才看清楚他的脸,金发垂落,半遮湛蓝到诡谲的双目,疏离,漫不经心,以及一闪而过的恨意,还有苍白面容上丝丝斑斑的妖绿色印迹,一如噩梦般的第一夜,渐渐被暗夜吞没。

我想走近一点,却感受到举步维艰的滞重感,一种无力感和绝望恐惧突然遍及我全身:为什么还是会晚了一步呢?

“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我几度哽咽才勉强问出这句话。

“能伤害到我的只有你,彼得•帕克。”哈利嗤笑一声,说:“是你一直在伤害我,你还骗了我!你竟然骗我!如果不是我刚好去找你,又刚好听到格温说你就是蜘蛛侠,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袖手旁观看着我病发看着我死去?”

“不是的,哈利,你冷静一点,你难道没有听到我和格温说我爱你……”我想问他难道没有听到我后来说会陪着他,治愈他的逆增生么。

“够了。”他却粗暴地打断了我,“如果你爱我,你根本不会这么对我,你不会和格温交往,不会瞒着我你的秘密,不会不愿意给我你的血……”

一句句质问,如刀锋一般,一刀一刀剜着我的心。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大概就是我爱的人在我面前,他却再也不肯相信我爱他。

“是你让我这么恨你的。”绿色的火焰在他脚下升起,再不肯给我解释的机会,哈利蹭行着滑板朝我冲过来,飞跃,平刺,挥砍,他右臂的三道利刃割破我的衣服,划破我的皮肤。

“为什么不还手?你是想就这么被我杀死吗?”

“我怎么可能对你动手?你是我的哈利啊。”

“……可我已经不是了。”就像我不可能伤害哈利一样,他即便恨着我,也依然对我下不了手,他突然大笑起来,慢慢抬起手中的短刃,反手顶住心口,“我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的?彼得,你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来呢?”

哈利哭了。他在哭,表情却像在笑。

雷霆万钧之际,我飞射出几束蛛丝,猛然抽离他的刀刃。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原本戳向哈利的利刃正中楔入我的胸口……一切都结束了,满眼的血红里哈利扑向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没想要杀你的啊……”

我吃力地伸手,摸向他泪痕斑驳的脸颊,“对不起啊,哈利,你能原谅我吗?”

“闭嘴!救护车……我要叫救护车……你不是蜘蛛侠么,你的血不是能自愈么,为什么还在流血?”哈利哆嗦着喃喃不住,“你不要死,彼得,不要死好不好……”

“你要好好活下去啊,哈利。”最后的话轻得仿佛风一吹便散了,“用我的血,剥离毒素,然后活下去……”

“啊——”伴着哈利的嘶嚎声,办公桌上的时钟针摆缓缓归零。

如此漫长的,周而复始的三天,让我知道了最绝望的事,莫过于悲剧的轮回不止。

不过这一次啊,哈利和格温都会长长久久地活着吧。

 

3.尾声

有天,人们会诧异地发现蜘蛛侠从纽约市销声匿迹了,他们会好奇,会惊讶,可他们的生活仍在按部就班地继续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会真正感到痛苦的,也不过那么寥寥二三人罢了。

11岁的棕发小男生,五官深刻,面容单纯,整天玩闹唠叨,粗粗的一字眉在同龄的金发小男孩眼里却是格外的顺眼。

17岁的半大男孩,长长了些的棕色头发,架起厚厚的框架眼镜藏住了他明亮好看的眼睛,会和金发美少年畅快淋漓地大笑,有的时候还是很幼稚,但已经慢慢能依靠了。

22岁的青年,另一个身份是身手敏捷的新晋超级英雄,飞檐走壁,利落干净,无所畏惧,却逃避了对金发青年的感情,开始和一个好女孩谈一段认真负责的恋爱,最后才终于明白过来真正爱谁。

这个小男生,半大男孩,和后来的青年,他的名字是彼得•帕克。这样一个人,从男孩到男人的细枝末节的转变,今后只会存在于那二三人的记忆里了。

但即便是他们,也无从得知彼得在他人生的最后曾活过怎样的三日。

Today has gone.

 

 

写在最后的一点结束语

就在我写下篇前,粥粥跟我说“彼得一定要救到格温和哈利啊。但我又想了一下,可能是彼得死了”。哈,心有灵犀不过如此。

就像文中借彼得的口说的,“最绝望的是悲剧的轮回不止”。但至少这个故事里,最后轮回彻底结束了,且在我看来,第二天的结局好过第一天,第三天的结局又好过第二天,所以嘛,比起超凡2,我这应该不算虐吧?

发表于2017-05-23.4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