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雀鸟 4

娱乐圈文,双明星。

 

哈利在新剧组里活得很滋润。

首先呢,他长得好,还是那种任谁见了都要赞美一声“真是个漂亮小伙”的好看。人都说“以貌取人”,可见相貌好有多重要,就是在遍地锦绣美人的娱乐圈里,如同哈利这般一口咬定的美丽仍属难得。所以,只要他不开口撅人,还是很轻易就能讨人喜欢的。

其次吧,大影帝承诺的给他讲戏还真不是随口敷衍的,距离开机已有两个多星期,彼得这“老师”一直当得极为乐乎。从“眼睛白长那么滚圆了啊,生气就只会干瞪眼吗?”,到“害羞的时候要会低眉垂眼、欲说还休,你光咬牙跺脚、脸红筋涨个什么劲?”,哈利又不傻,被彼得这么挑拨逗弄多了,往日浮夸的表演也自然慢慢变得朴实。

如日中天时万众追捧的美妙滋味哈利曾尝到过,墙倒众人推的难处他也深刻地体会了,可以说,正是经过“掉马甲”一事,他才真正明白过来,对你甜言蜜语的可能只是口蜜腹剑,啰哩吧嗦的训导说教反而有可能是良药苦口。如今,哈利心里也明清了,他需要的不是谄媚的恭维亲近,而是关键时刻还愿意帮他的人,就像珍妮,和彼得。

要哈利说,大影帝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讲起戏来太刻薄,亏得他脾气温和性子宽厚,知道彼得说他也是为他好,不然换个人早该翻脸了。当然,这话哈利聪明地只是在肚里说说,如果彼得听了,估计得把他拎到镜子前面让他好好照照自己。

噢,还有一个缺点——彼得太高了,他都不止一回地听那些个场务姑娘脑袋瓜子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什么“傻白甜隐忍受基恩”和“腹黑深情攻兰斯”了,还说什么“身高也差好般配噢”,哈利心说:哼,我这是还在长身子呢,说不得哪天彼得想看我就还得先仰个脖子了。等到站在彼得跟前,斜睨一眼自个儿才到彼得红唇边边的个子,哈利立马就决定每天再多喝一罐牛奶。

时间就这么紧凑又顺当地走过。彼得这天一早走进化妆间,就瞅见哈利眉飞色舞地正跟化妆师小姑娘唠嗑个没完,想起他昨天陪这小孩对完台本后还特地劝了他句“好名声是要靠口碑的,在剧组里对身边的哥哥姐姐们嘴巴要甜一点”,没想这小孩脾气不咋的,倒还挺听得进劝。

彼得不免就有点高兴,走过去想听听他俩都聊些什么,才走近些,就先听见了小姑娘举着粉白的刷子连连惊叹“这脸蛋瓜子真是我见过的里面底子最好的了”,然后是哈利摇头晃脑极不要脸的自夸,“那是,我可不就是靠这天上地下的皮相,才硬生生挤进这圈子的么。”

说着,他还上手轻轻一弹,“看看,什么叫吹弹可破。停停停,玛丽姐你快别往我脸上扑腾粉饼了,再涂就太厚了,一会儿演起戏来珍妮和导演又该骂我僵尸脸了。而且我这人吧,就是素颜也上镜得很,欸,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就是形容美人娉婷就像刚出清水的芙蓉花儿一样的?”

“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吧?”见化妆师姑娘被哈利逗乐地咯咯咯直笑,彼得没忍住就插了句嘴。

“对对对,就是这句。”哈利得意洋洋地一昂脑袋,同小姑娘挤眉弄眼,“玛丽姐你看,影帝先生都夸我天生丽质哪,知道我这脸有多稀罕了吧?就说我上个肥皂剧里的男二号,就最近挺火的那个詹姆斯,他那张老气横秋的脸就糙得不行。”

哈利嘴里的詹姆斯是去年底迅速蹿红的,歌手出道,声音澄亮,身材挺拔,偏偏五官还长得挺好看,有股子古希腊雕塑的深邃味道,慢慢地就唱而优则演起来,常在偶像剧里冒泡演个男二号。

哈利原本也挺喜欢詹姆斯的歌,知道两人会搭戏的时候还偷偷窃喜了一阵,哪知后来到了剧组才发现,人家压根就瞧不上他。当然,詹姆斯也没当着哈利的面说他坏话,就是有回叫他不小心撞见了那剧的导演一派语重心长的口吻说什么“小詹啊,你是个有灵魂的,用心演,别跟那奥斯本一样……”詹姆斯还特“懂事”地点点头,“我知道的,谢谢导演。”

这可把哈利气了个够呛,那天中午直接就多啃了袋切片面包,一边亮牙一边砸巴下巴:哼,以为自己是伏地魔吗?还有灵魂呢,要不要我帮你把灵魂切个片啊?

真是三句话就能得罪个人,彼得顿时深恨自己多嘴,又暗道这小家伙闭着嘴的时候实在是比他张开口说话时要可爱的多,便瞪哈利一眼,说:“快歇歇嘴吧你。就你的脸是脸,别人的脸都不是脸。”

可哈利想了想还是觉得来火,于是在闭嘴前贼心不死地又抹黑詹姆斯一句道,“我怀疑他每天上妆都得抹大半盒粉饼才能把脸上的坑坑洼洼埋平。”

彼得真心觉得,就这小破孩的臭嘴,能撑到今日才被人封杀,已经是奇迹了。虽然面上十足嫌弃,但真等这聒噪的小家伙安安静静地阖上了嘴巴,彼得看看他翘鼻子大眼睛,脸蛋飞霞白里透红的模样,又不得不赞叹一句“造物主真是鬼斧神工”。

等两人都画好了妆容,一前一后进到拍摄点的时候,就看见了摄影棚正中间搁置着的KING SIZE大床,导演嘿嘿嘿地腆着笑走过来,珍妮则是一脸怪笑地跟在后边。

“彼得啊,萝丝身体不舒服,她今天的两场戏得往后排了,咱能不能先把你和哈利的对手戏提上来?唔,就是你们俩的那场床戏嘛,啊哈哈哈哈……”

萝丝就是演朱丽叶的新晋女演员,彼得看一眼哈利,担心他会别扭,刚想说这么大尺度的亲热戏还是等过阵子再拍吧,却见金发美少年划拉一下扯开衬衣领口的几颗扣子,大步流星就往红鸾被褥那儿走去,又腾地往上边一蹦,末了还拍了拍右手边的床榻,朝他招招手,“害羞什么?上来啊!”

彼得不禁掩面长叹:他该说这小家伙是“艺高人胆大”吗?

发表于2017-05-24.9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