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宜嘉】我和宜恩哥的故事 1

2009年春

校园祭上,我喝着珍珠奶茶和班上的几个男生朋友到处瞎凑热闹,逛逛别班的摊位,走近中央舞台的时候,看到有好多女生正叽叽喳喳地聚在一块朝台上呼喊。我们也好奇地跑过去看,咦,原来是几个穿着松松垮垮黑色诘襟制服的高年级男生在摆弄吉他和调试贝斯。

“什么嘛,学长们可真是会耍帅啊。”

“就是就是,本来我们低年级的要吸引学姐们的注意就很难啦。”

听着朋友们的哀声抱怨,我的目光却不由自主被台上那个正在调整麦克风的男生占据了。他长得高高瘦瘦的,校服穿在他身上特别的潇洒,让我感觉被一股电流击中的是他健康明亮的眼神,和笑起来格外可爱的虎牙。

和BAND的其余几位闹闹腾腾的学长相比,他总有一种不积极不主动,安安静静的也没有什么话的干净清爽。

不一会儿表演开始了,我的视线依旧离不开他。不过他都没什么独唱的句子,只是认真地和音,或是随性地舞动身体。哇身体好软啊,我惊叹着往前挤,想把他的眉眼神貌看得更清楚些。

直到吉他SOLO的间歇,他突然“喝”了一声,然后开始哼哼哈兮地大段大段唱RAP。诶——竟然是低音炮?我突然就产生了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般的惊恫,他的声音像是明净的琉璃瓦,一声一声敲击在我心头。

“段宜恩!超帅噢!”

我身边的女生双手拢在嘴边喊道,于是我知道了他的名字。

RAP结束后,他又浅笑着扮演起恬淡的“壁花少年”来,不抢镜又不会毫无存在感,还不时将麦克风指向台下,让底下竭力呼喊的女生们跟着合唱。

台风真好,这人真好,我心想。

连唱完三首歌,学长们鞠躬下场,躲到了舞台边收拾乐器,有高年级的学姐跟着跑了过去,应该是他们认识的同学吧,不久一堆人就结伴要离开了。他还挺高的,反正要比身边的几个女生都高出大半个头,我能清晰地看到他在往学校福利社那里移动。

不管那么多了,我想要去认识他。

我跟朋友打了声招呼便追了过去,等到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的时候,我一咬牙喊出声:“段学长,你唱歌好好听!我,我超喜欢你的!”

“……我就念了段RAP啊。”

他好像是被我吓了一大跳,愣了愣腼腆地对我笑。

旁边的学姐学长们不给面子地哈哈哈捧腹大笑起来,背着吉他贝斯的那两个学长还挤眉弄眼地朝他补刀。

“我就说嘛,我们段天仙今天怎么没被学妹表白呢,没想到立马就被学弟告白了耶。”

“是啊是啊,不像我们呐,又没有可爱的女孩子喜欢,又没有可爱的男孩子喜欢,哎呀好伤心哦。”

我被打趣得胀红了脸,但又忍不住地抬眼去看他可爱的笑容。

我那时傻不楞登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舌头打结地问了他:“学长你是二年级的吗?”

“二年三班,段宜恩。”

他点点头,又问我:“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一年六班的王嘉尔,段学长!”

“喊我名字就好,或者就喊“哥”,‘段学长’听起来很怪欸。”

“那——宜恩哥?”我试着顺着杆往上爬地叫了声,见他没有反对,又斗胆问了句:“宜恩哥,我也很爱唱歌的,我可以加入你们的乐队吗?”

其实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还想着就是被无情地拒绝了,也要再想个办法好混进去偷看他。没想,他和另几个学长相互看眼,竟然都表达了同意,还嘱咐我说:“那等明天放学了,你来北楼的音乐室找我们吧,到时看看你合适哪个位置。”

我亢奋得一直在那傻笑,最后几乎是神情飘忽地跟他们说了“谢谢”,“再见”。

“明天见。”

宜恩哥冲我摆摆手,我又看见了他的小虎牙。

我知道我完蛋了。

【宜嘉】最后一杯

跨年贺文,一发完。

 

他不需要爱情了,他只想要有人陪伴。

“加冰威士忌。”王嘉尔朝酒保扬了扬空酒杯。

沁凉的液体倾倒入杯中,王嘉尔狠灌一大口,转过头对坐在他旁边的年轻男子语吐氤氲,“靓仔,今晚你陪我怎样?”

他浓黑的头发中分向两颊滑开,两人之间不近不远的距离,刚好够段宜恩看清楚他略带僵硬的白皙后颈。

在王嘉尔跟他搭话前,段宜恩只是静静坐着,眼神望着不知什么地方,冷漠漂亮的侧脸在酒吧昏黄的顶灯里被分割出一些微妙的线条和凌乱的阴影。

听到半是调戏半是挑衅的问话,段宜恩望了王嘉尔一眼,却并没有对他的邀请做出肯定的回应。

“抱歉,我对酒鬼没兴趣。”

“我才不是什么酒鬼,我可是大明星哦。你看看我的脸,不觉得很眼熟么?我的名字叫王嘉尔,你不会完全没听过吧?”

段宜恩的冷漠并没能阻止王嘉尔的搭讪,他只管自顾自地瘪嘴卷着大舌头说话。

“好吧,没听过就算啦,可我真的是差点就能成为大明星了。可惜啊,我刚为爱情葬送了明星路,就被我的前男友甩了。”

王嘉尔给段宜恩讲了两个男生长达七年的故事,从相恋到背叛。

“我和他从高中就在一起了,以前总开玩笑说要一块制霸娱乐圈,谁知道因为对一个肥头大耳还企图动手动脚的垃圾吼了滚,我就让人踢出了经纪公司,更好笑的是,我的前男友却坐进了那个肥痴的副驾驶位。”

“既然才被人甩,你还有心情勾搭我?”

或许是故事还算动人,段宜恩终于笑着开了口,声线是朋克硬质的性感。

“反正失恋么,我当然不介意有段艳遇啦。”王嘉尔耸肩,“况且,你长了一张令人一见难忘的脸。”

“比你的前男友还好看么?”段宜恩斜挑着眉眼看他。

“嗯,你的眼睛比他好看,鼻梁也比他好看,嘴巴……嘴巴可不是用来看的。”

王嘉尔突然凑近段宜恩,对他舔了舔唇,仿佛下一秒就能占领他全部的呼吸。

“嘴巴是用来品尝的。”他说。

甜言蜜语这样子一挂一挂,让人忍不住要怀疑他喝的不是酒而是热巧克力了。

隔着0.01公分的距离,段宜恩不露声色地眯眼看了会王嘉尔,最后还是错开脸。

“你可真不好泡啊。”王嘉尔退后半步,半真半假地抱怨。

“你对我还一无所知。你接近我,不过是因为寂寞。”

段宜恩留下这句话和二人份的酒钱离开了。

酒吧门外,东八区的香港暮色四合,华灯满街。段宜恩竖高了阿玛尼大衣的衣领,缓缓没入川流不息的人群。

次日,王嘉尔脑壳炸裂地在吧台区醒来,抽出枕得发麻的右手摸到了手机,发现屏幕上孤零零地挂了一条简讯。

自然,并不是他前男友发来的,那是一个陌生号码,硬邦邦的命令语气。

“酒醒了就来英皇报道。”

王嘉尔觉得自己当真是流年不利呐,竟然随便一个骗子都要来捅他的伤口,或许是因为无聊,他还真给骗子回复了。

“我说,不要拿人家夭折的梦想开玩笑啊。”

“你不立志要当大明星吗,怎么,连来英皇露个脸的胆量也没有?”

“少装腔作势,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你是王嘉尔。”

叫人点名指道姓的王嘉尔这下子是真让这“大骗子”勾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好奇心。

将信将疑地打车到了英皇楼下,自曝身家后被一脸笑容可掬的秘书小姐姐领进大厦顶楼的副总裁室,王嘉尔目瞪口呆地瞪向正倚坐在梨花木书桌后的段宜恩。

“啊,昨晚的靓仔!”

“昨晚我就告诉过你,你对我还一无所知。”

段宜恩挑了挑眉,将一份崭新的合同推到王嘉尔面前,“签了它。”

“这,这是什么?”

“卖身契。”

瞧着被自己吓唬得明显还有些神情恍惚,签下的名字都有点飘的王嘉尔,段宜恩不禁又扯动了嘴角。

只是这一次,他的笑意终是隐隐达到了眼底。

“对了,等你以后了解我了就会知道——我确实很不好泡,因为一向只有我泡别人。”

【宜嘉】弟弟今天也很爱哥哥(下篇)

拖拖拉拉刚好把下变成元旦礼物啦 @黄桃牛奶豆花粥 


上篇


下篇

几天后段宜恩再次回到家里,王嘉尔迎接他的表情依然是灿烂的笑,可他还是感觉到了男孩的逃避。

这个从四五岁起就“哥哥、哥哥”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总爱和露比吃醋抢夺自己注意力的小家伙,念书时候毛毛燥燥闯祸惹事要自己罩的小少年,就在上个月他带团员回家做客,团里的忙内不过叫了自己一声“哥哥”就撅起嘴嘟囔“一把年纪了还要装可爱”的大男孩,还是头一回对自己流露出这么疏离的笑容。

王嘉尔迷恋他,他当然知道。他不点破,只是害怕男孩还分不清什么是迷恋什么是爱情。

他害怕王嘉尔对他与其说是金风玉露电光火石的终不能幸免,倒不如说是青春期小男生对一场不可预期的冒险远足的憧憬。

两个人,一个因为害怕从不肯说,一个又因为害怕从不去问。

只是二人要说不说的尴尬氤氲真是苦煞了夹在中间的露比,要露比说,陷入爱情的男人啊,智商果然跟白痴没两样,而白痴的因果逻辑果然又是金刚钻级的呢。

那个下午,段宜恩临时接到要拍摄杂志封面的通告,任他再不放心也只得仓促离开。

看着段宜恩离开后便无精打采一张脸的王嘉尔,露比看得火冒三丈,恨铁不成钢得都想捶他。

“就你这个样子,能和宜恩哥哥在一起才奇怪!”

“我一直都这样。”王嘉尔撅着嘴也生气。

“所以你就等着后悔吧,笨蛋!等以后宜恩哥哥和哪个女明星大红喜字高高挂的时候。”

可说归说,露比对着兔子般红眼睛的王嘉尔还是心软了。

毕竟,比起那不知是谁的女明星,她还是比较喜欢眼前的笨蛋竹马来当她的“大嫂”的。

青梅竹马的一大好处就是,露比清楚地知道王嘉尔的每一个弱点,譬如他完全没酒量,一喝点酒就会管不牢嘴巴什么都敢往外乱吐的毛病一直没改。

于是,这天深夜当段宜恩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中,一个浑身冒着酒气的醉猫王嘉尔被露比打包送到了他面前。

“露比,你这是给嘉嘉喝了多少?” 

“也就两杯三杯么。”

露比理直气壮地一鼓掌,啪啦啦,她红娘的任务总算是绝好地完成了,“宜恩哥哥,嘉嘉就交给你啦,我可不要伺候这家伙。”

段宜恩无奈地接过王嘉尔,把人半抱到自己床上,叹一口气任劳任怨地伺候起醉猫来,喂人喝了水,又打湿毛巾给他擦脸。

“哥哥,我好热啊。”

王嘉尔一把扯开自己的上衣,光溜溜地就要往段宜恩身上凑。

段宜恩从一脚踏入娱乐圈开始,就一直被各路粉丝称颂长得好看,可在他看来,男孩才是真正的好看,大眼睛闪闪,睫毛长得能挠进人心底,随随便便咧嘴一笑都甜得能腻死人,更不要说这会儿脸庞红通通的迷离模样了。

“明明不能喝还喝成这样,明天起来就知道要叫头疼了。”

段宜恩伸手戳戳王嘉尔的额头。

段宜恩英俊到不像话的脸孔一直在王嘉尔眼前晃,体内升腾的酒精分子让他的头开始嗡嗡直响,和着酒香的话唠劲一下子涌了上来。

“我这叫为情买醉,我,我就要失恋啦。”

王嘉尔卷着大舌头兀自伤心。

“我那么喜欢哥哥,他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喜欢我呢?我知道哥哥的梦想是当大明星,可我的梦想就是他啊。”

“我一直在等他也能喜欢上我,可再这么等下去,我的梦想就都被别的讨厌的女人拐跑了。”

“我的二十岁,这么等着等着就完了。”

“嘉嘉……”段宜恩觉得他的心都要被男孩湿漉漉的长睫毛扎痛了。

“不会跑的,小傻瓜。我也在等你长大啊。”

等到太阳束拢到床头的大正午,王嘉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趴手趴脚地裹在段宜恩床上的被子里。

他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明自身的梦,该不会是他喝醉后跑来夜袭了哥哥吧?

自己大概也只能给自己一个不能实现的梦境了吧,王嘉尔懊恼地起身去卫生间刷牙,然后——

他赫然在脖子上发现了几个深深浅浅的粉红色吻痕。

惊慌失措的那瞬,围着围裙的段宜恩推门而入,给他一个温温柔柔的午安吻,笑眯眯地对他说,“出来吃点东西吧。”

“哥,哥哥!”

王嘉尔捂着嘴唇已经完全吓傻了,哥哥为什么会突然亲他?

王嘉尔手脚发软,脑袋发昏地想道,他刚刚还在刷牙呐——他和哥哥的初吻竟然是一嘴薄荷泡沫味的?

“我,我们的初吻……”

“昨晚都亲了那么多回,嘉嘉和我的初吻都早就没了哦。”

“诶诶诶!”

王嘉尔的大叫几乎要掀翻房顶。最后,实在拿他买办法的段宜恩只好用吻再次封缄住了男孩的高门大嗓。

【宜嘉】弟弟今天也很爱哥哥(上篇)

@黄桃牛奶豆花粥 写这篇送给你,圣诞快乐。


“胆小鬼王嘉尔,你到现在都还只能做宜恩哥哥的弟弟,就是因为你不敢告白!”露比脸上那种眼睛快要翘到天上去的神情完美地演绎了什么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到现在都还能做宜恩哥哥的弟弟,就是亏了我没听你的跑去跟他告白。”王嘉尔凝视着电视机里星光熠熠的段宜恩,朝露比瘪了瘪嘴。

这个号称拥有百试百灵同志雷达的疯丫头,成日煽动他叫他去表白叫得就像法国大革命似的,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我吃过的盐可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看过的同人文可是比你看过的教科书还厚哦”。

王嘉尔对此只好耸耸肩道:“那你口味可真重。”

回想起来,当初他暗恋宜恩哥哥这件事被露比一语戳穿的时候,王嘉尔先是烧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地还想抵赖,直到露比直截了当地翻个白眼,“暗恋暗道地球人都知道的程度,你也真是够厉害的啊。”

“什么!宜恩哥哥也知道?”王嘉被恫吓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噢,宜恩哥哥不知道啦。”欣赏够了胆小鬼竹马惊慌失措的表情,露比这才一脸可惜地摸摸鼻子,用夸张的咏叹调抑扬顿挫道:“所以说,爱情它真是使人盲目啊。”

王嘉尔有一个很幸福的童年,邻居家的小哥哥总是不嫌累赘地带他这个小拖油瓶玩过家家,看动画片,玩耍疯跑,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们身后总是还跟着另一个拖油瓶露比。于是,过家家的时候,宜恩哥哥扮骑士,露比扮公主,他就只能演那些巨龙,矮人,大坏蛋,只要他稍稍动点反抗的小念头,就会被露比暴力镇压,谁让他那会儿还发育不良呢。

嗯,是又帅又可爱又发育不良,现在就只剩又帅又可爱了。

但哪怕王嘉尔自认多帅多可爱,他还是不敢让段宜恩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

宜恩哥哥肯定不会喜欢自己的,这是人之常情——谁会对一个早看多了他小时候拖着鼻涕嚎啕大哭的小屁孩产生喜爱之情呢,虽然这个小屁孩长大以后也许也是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朗朗少年。

可惜段宜恩最不缺的就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段宜恩都优秀得一塌糊涂,温柔,聪明,俊俏,从升入中学时代起,就完全符合全校女孩子心中白马王子的标准。在段宜恩的身边总是被一对女孩子所包围的时候起,懵懵懂懂的王嘉尔才清楚地发现原来自己内心迷恋着这个他从小仰慕到大的邻家哥哥。

王嘉尔开始越来越眷恋地跟随在段宜恩身后,考入和他一样的初中、高中、大学,直到他离开。

王嘉尔大一的那年,段宜恩大学毕业,还被某个经纪公司看上了。

这是段宜恩第一次和家中长辈的意见发生分歧,他放弃了体面的医生工作,而是成为了一个毫无名气的偶像男子组合里的小明星。

一直以来的勤力用功就这么一瞬间全打了水漂,王嘉尔的整颗心都被拧得又彷徨又不安,而他居然没有可以去诉说的人。

他又能怎样呢,难道要撒泼打滚地不许他的宜恩哥哥去成为其他万万千人眼里心里的大明星么,他早就过了哭一哭鼻子就能讨到喜欢吃的巧克力球的年纪。

何况,宜恩哥哥本来也不是“他的”。

明明难过得心力交瘁,可面对段宜恩的时候,王嘉尔还是硬装出了无比兴奋的模样。

“哥哥,你一定会变得超级红的!不过就算你到时候拥有几百几千万的粉丝,你都不能忘了我可是你的头号迷弟啊!”

段宜恩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纵容的笑,“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嘉嘉啊。”

得到保证的王嘉尔很快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斗志高昂起来,一抽屉一抽屉地往宿舍和家里搬运段宜恩所在组合的唱片、杂志、写真,每次逮住人就要跟人炫耀他家宜恩哥哥,把人啰嗦得直打长长的哈欠。

花香引蝶狂,唱跳俱佳还貌美如花的偶像男子团体终是要引来女孩子的狂热的,段宜恩不出意外地走红了。

看着镜头里英俊迷人的段宜恩,王嘉尔当然是无比自豪的,这就是他的宜恩哥哥啊,可是傻呵呵地乐着乐着,他的心里又升起一股无法描述的酸楚。

没有通告的时候,段宜恩时常还是会挤出时间回来,他还是没有离开独身去闯娱乐圈时一样,总是笑眯眯地给王嘉尔和露比带好吃的点心和糖,告诉他俩一些圈子里新鲜好玩的事。

于是王嘉尔也仍然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笑得爽朗的好弟弟。

如果没有那篇闹心的八卦新闻,王嘉尔可能都不会去想他的宜恩哥哥也可能和某个偶像女明星交往的事。

《段宜恩深情拥舞女团忙内,二人贴身辣舞!》,《俊男美女,娱乐圈又一对金童玉女诞生!》,《段宜恩情定同公司后辈小师妹?》……铺天盖地而来头条讯息看得王嘉尔五雷轰顶,抑制不住就有种想要在那张冰清玉洁的美少女脸蛋上用马克笔一通涂鸦的冲动,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喊着:“讨厌你讨厌你!”

对着八卦杂志凄凄惨惨地舔舐伤口的王嘉尔就这样被火眼晶晶的露比捉了个正形。

“你就是把人家美少女撕了也没有用,连句喜欢都不敢讲的人注定只能当loser。”露比一针见血地戳中王嘉尔的痛处,还特别笑容可掬地奉上一句:“等到宜恩哥哥跟那个女明星结婚那天,你就只能当伴郎啦。”

青梅的可爱脸孔和她的恶劣毒舌总是格外相衬,王嘉尔伤心得眼睛都红了。

“你说得当然轻巧啊。”

可他的暗恋又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哪是想说就能说得出口的呢。

王嘉尔不知道,段宜恩同样也受到了流言的困扰。

经纪公司需要这样的噱头来提高他的曝光率,当着礼貌地道谢说出愿意捆绑宣传的女生后辈的面,他只能强压平息了自己的愤怒。

他不喜欢这样的手段,更不想让他在乎的人误会。

是的,他不想让王嘉尔误会。

燥热的夜晚,段宜恩在阳台上给王嘉尔打电话,“嘟——嘟——”的声音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哥哥?”男孩蔫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是我,嘉嘉。你已经睡了吗?”

听着王嘉尔的声音,段宜恩突然就有想要拥抱他的念头,“嘉嘉,我想和你说关于今天杂志登的那条说我和女团成员在交往的新闻,我……”

“哥哥,很晚了,我们明天再说吧。”

王嘉尔打断了段宜恩后面的话,他说他要睡觉了。

简直是有生以来最糟的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