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黑玫瑰

冬妞性转

大概是13版天龙八部AU(木婉清版Bucky?

 

天黑得毫无预兆,冰冷的小镇充斥着猩红的血色和杀戮。

杀手所踏之处鲜血满地,滴血的刀刃见证了多条生命的幻灭,还有零落一地的玫瑰花,緅缁之间,原本娇艳的色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瑟瑟发抖的女人们躲在墙角,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抽泣着偷瞄夺走男人们性命的杀手,眼神里流露着畏惧。

那是一个全身裹着玄色劲服的倩丽身影,蜂腰削背被深深勾勒出致命的婀娜,褐色的长发束笼在胸前,脸上覆着黑色面罩,只余一双湖绿色的澄明眼瞳,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她面前那些卑懦弱微的生命。

她的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金棕色榴弹枪,右手握一柄粗犷中暗夹精细的银色利刃,手起刀落不过彗汜画涂,锋芒疾闪,敛放自如。

“最后一个了”,她低声说着,仿佛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呢喃,随即便是刀剑刺入肌肤的微弱声音,以及男人尖锐哭喊的求饶。

“住手!”突然,一切戛然而止,一只苍劲的手遏制住了她欲割肉断骨的银刃,顺势望去,是一个金色短发的男人,高大挺拔,雄姿英发。

杀手眉一皱,哑然道,“你要拦我,先问过我手里的Garm。”

“Garm是古老的挪威神话中地狱守门犬吧,相信它正如它的名字一样难对付”,男人微微一笑,瞬息间两人已过数招,男人十分强大,出乎意料的强大,不仅缴没了银刃,还将杀手黑色的面罩揭了去。

杀手绝美的容貌赫然闯入男人的眼中,雪白肌肤,削薄轻抿的红唇,空灵隽秀。她生硬的表情变得碎裂,空洞的眼睛染上怒光,震惊中举枪相对,“你敢打落我的面罩,受死吧!” 

男人利落地错身躲避过子弹,把枪支牢牢按住,“你打不赢我的,停手吧。”

杀手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半晌不语,然后她缓缓闭上了眼,她想到了自己从小被首领养大,和黑玫瑰组织的每一个杀手一样,被一遍一遍地教导绝不能背叛,负了心弃了义的男人都该杀,以及只有她们未来的丈夫才可以看到她们的脸。

再次睁开眼,杀手绸绿的瞳孔仿若比任何时候都美,“我的名字是Bucky,你呢,男人?”

男人诚实地回答道,“Steve Rogers,镇里的警察。” 

“你说得对,我杀不了你”,Bucky在Steve耳边吐出一句冰凉的话,随着玫瑰的香气沁入Steve鼻间,“可你看到了我的脸,所以,你要么就杀了我,要么就娶我。”

“啊?啊!姑娘,你杀了人,我是来捉捕你的”,Steve满脸通红,惊讶又害羞,她,她怎么能突然就说起要他娶她来了?

“我又没错”,她说得那么铿锵坚决,大概是不近人情的霸道,但同样也是不谙世事的天真,“我杀的都是没良心,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情的坏男人。”

“可杀人就是不对的”,或许连Steve自己都没发觉,他的声音有多无奈,“姑娘,且不说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也没有……相互喜欢,单凭你是杀手,我是警察,就不会有人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我挺喜欢你的,你很厉害。你不喜欢我吗,你为什么不喜欢我?”Bucky倔强地挺立着脖子,她的思想那么单纯,就像个孩子一样。

“我要和你在一起,谁不同意都没用,我可以用武力解决。”

【盾冬】我的冬天就要来了

*巴基视角。相信我,是糖

 

从小到大,我一直觉得,Steve最强大的,是他眼神的力量。那些铿锵坚定的,满心欢喜的,温柔缱绻的,各式各样的眼神,总叫我沉迷。


好日子不紧不慢,我也想过就这么和Steve度过朝朝。可现实是我先当上了年轻的士兵,而后Steve成为了传奇的美国队长。

 

战火纷飞的时代,不管有多喜欢,随时都有可能会失去。就如我一度失去Steve。或者,就如Steve一度失去我。

 

成为冬日战士的那段黑暗岁月里,我是一个提线起舞穷凶恶极的傀儡,一个手起刀落刀光枪影的杀人机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戮,也不知道自己是和谁在战斗,我只是为杀戮而杀戮,为战斗而战斗。


直到我重逢硝烟血光中那抹纵横捭阖,绰绰肃立的挺拔身影。


我想,把我从黑暗中唤醒的,一定是Steve看着我的眼神,它太温柔了。

 

我知道,Steve,我都知道的,你是想说,“我们将继续并肩作战,我们将继续相爱。”

 

可是普通人的垂手可得,于我已是生死难求。


音乐,舞蹈,啤酒,欢笑,布鲁克林的一切都是瞬眼即逝不可追溯的东西,我和Steve的故事,要多艰难才能书写成喜剧?


我曾是冬日战士,我伤害过Steve的战友,更杀害过他们的家人,我甚至至今仍无法摆脱那些该死的命令符的掌控。这是我不可能涂抹的过去,也是我必须为之付出代价的今日。


我决定冰冻自己。即便没有了我的牵绊,Steve还是有爱戴拥护他的人们,有一直相信支持他的队友,他一定能好好做那些需要他的人的美国队长吧,那样就好,那样我可以无怨无悔地安心沉睡了。


只是,我想我没有办法和你当面告别了,Steve,我舍不得看你流露出伤心的神色,一点都舍不得。

 

『Steve,我的冬天就要来了。我可能需要睡上一段时间。或许,等有一天春日再次降临大地的时候,来叫醒我好吗。』


把信折好放在枕边,最后看一眼睡容柔和的Steve,我默默地跟提恰拉殿下走出了房间。


躺进冰冻柜的时候,我的脑袋很空甸甸的,只有一片蔚蓝,像是天空温顺地蜿蜒。


Steve,晚安。


“住手!”那么熟悉的声音。是Steve,他还是追来了。我感觉到他正用力地在凿击玻璃外壳,不要睁眼,不要去看就好了,我对自己说。


“James Buchanan Barnes!我一生只爱过一个人,你真的要让我再一次失去他吗?”


不要睁眼,不要看他,我握紧拳头,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


但是,怎么能不去看?那是Steve啊。


于是,我看见了Steve的眼睛里盛满了难以名状的忧伤,“Bucky,你不要我了吗?“


那个瞬间,看着那片一望无垠的湛蓝,我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上一刻还无坚不摧的决心,已十荡十决。


“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还要一起去摘李子的吗?”Steve撒起娇来,可真是……真是要命,我捂脸低吟。


被Steve从冰柜捞进他怀里,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凝视我,露出劫后余生般惶恐又惊喜的眼神,我微微笑起来,“你感谢李子吧,我算是栽在自己这张贪吃的嘴上了。”


-Fin-


*所以,标题的含义是,冬天就要来了,Bucky和Steve要开始储存过冬的食物了。对,就是李子。

【盾冬】史蒂夫的糟糕情事

*遇到粗体字,可以找个无人角落放心大胆地跟着念出来,这是一颗有声音的糖。】


史蒂夫是一个不太懂得罗曼蒂克的男人,所幸,巴基也是。

 

任再无趣,喜欢的人就在身边,情人节总还是想过的。

 

尤其,这是他和巴基冲破所有艰难阻隔,跨越漫漫七十余年,终于擘臂破盾走到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史蒂夫想给巴基写一封信,就像巴基在那个战火纷飞不见人归的年代里曾为他做过的那样。

 

“亲爱的巴基,

我最悔恨之事,是当年未能抓牢你的手,害你罹尽苦难。

而我最遗憾之事,莫过于七十年前不曾听了佩姬的话,向你剖白心意。

我对你,从始至终,情深迷心,如入鬼蜮,百鬼随行。

但我不悔,望你也是。

你的,

史蒂夫。”

 

但这封信还未及送到巴基手中,已被娜塔莎等人偷偷截胡。

 

“噗,队长还真是没白费了他「老冰棍」的名号,情人节就写了这么个文绉绉得跟白开水似的情书?”整个复联基地响起了压抑不住的揶揄轻笑声,其间尤以山姆的笑声最为大声。

 

“不如,我们帮队长修饰下遣词用句?”提恰拉的出声得到了一呼百应的附议支持,众人几经划拳,最后决出由善于仿造各式笔迹的娜塔莎执笔。

 

托尼几乎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开头得这么写:吧唧卿卿,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忍不住想你,想你到心痛,想你到高潮。我的眼眸忘不了你的俊朗,我的肌肤忘不了你的温度,希望从今往后,我的唇齿也能铭记住你的甘甜。

 

乖乖生彼得涨红了脸吐槽,“这,这么直白火辣?果然不能妄图去理解花花公子的下流思想!”

 

“我只想得到这种开头”,托尼挑挑眉,“而且我赌你想不出更好的,小男孩。”

 

“什,什么嘛,正常人写的情书,不就该是「我很喜欢你啊你也喜欢我好不好」这样的嘛!”彼得糯糯回击,“而且,我才不小呢!”

 

旺达一捂脸,“总有种沟通无力的感觉,心好累。”

 

“然后呢然后呢,接下来又要怎么写?”兴奋的克林顿也一反宜家宜室的好男人形象,嘿嘿嘿直笑。

 

“二月的夜晚仍旧如此寒冷,还是想一些热闹的事情来取暖吧,比如,你幼时淘气被父母打了屁股,那火辣辣的感觉,就很暖和。今夜,谁来打你呢?”,不谙世事的幻视面无表情地吐露着烧人耳膜的情话,“不要这么震惊地看我,我只不过是照着《情话大全》朗诵而已。”

 

娜塔莎握笔的右手无法克制地一抖,对妇联八卦小组的耻度深感绝望,“你们确定,我们这样做不会毁掉队长的情人节?”

 

斯科特认真地一点头,“当然,变态一点的队长才更诱人嘛。我们继续,继续!”

 

当晚,读到情信的巴基完全石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红了脸,“史蒂夫•罗杰斯!你是要死吗!”暴躁地一把拽起一头雾水的前一秒还温情脉脉地凝视着他的史蒂夫,拖进了卧室。

 

第二天正午才迈出房间的史蒂夫,看到一个个笑得贼眉鼠眼的队友,只觉身体里的那团火焰正直直窜上脸。

 

迟钝的自己,武力值爆表的恋人,暴力的开端,噢,还有一帮只懂得搅局嘲弄的坏朋友,史蒂夫的情事怎么看怎么糟糕。

 

但想到巴基危险地眯起眼,慢慢逼近自己,魅惑地抿唇,“「本来想着,只要能偶尔抱抱我就可以满足,然而一触碰到我就整个人都不受控制起来,一想到能亲吻我就硬了」,嗯?”,这一切又似乎并不糟糕了。

【Parksborn】/【盾冬】我的男朋友太蠢萌了【又名:我的男友是呆子】

1. 真想让我男朋友一直呆萌下去


我是哈利•奥斯本。


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欢我,我只想说谢谢,我有男朋友了,他叫彼得•帕克。


不用惊讶。哪有动情,会是意外?


彼得是让我明白了“爱适用于治疗这个世上所有的神经病偏执狂”的那个人。


别看我说得如此文艺,彼得其实就是个经常瞪着那双puppy eyes扑闪扑闪望着我,眼底尽是委屈的笨蛋,譬如这会儿,“他们说我运动裤跑鞋配衬衫傻死了。还抓拍了我的镜头,嗷,我张大嘴巴的样子还真是蠢透了。”


说着,又耷拉脑袋趴回课桌上,逐字逐句回复道,“今天有体育课啊,可是我又很想穿哈利送我的衬衫。”


我就是喜欢看彼得每天这样苦大仇深地嗒嗒嗒敲着字,或者说,我就是喜欢看他对我无可奈何又总是包容我任性满心都是我的样子。


有的时候,我觉得他的那些小anti粉说得还挺像回事儿的。比如,说彼得是软绵绵攻。


我右手托腮掩住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左手偷偷握着手机伸进课桌里保存下彼得傻乎乎的照片。


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格温一直嘲笑说我看彼得的时候眼睛自带滤镜,我竟无言以对。#


也就欣赏了十分钟,我登上主页,优雅地输入,“过几天再给你买一条超好看的牛仔裤。”


2. 真想让我男朋友别再练肌肉了


我是巴基•巴恩斯。我有个忠犬系男朋友,史蒂夫•罗杰斯。


我一直有个烦恼,我的男朋友实在是太热衷于锻炼肌肉了。#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个外号叫大胸了嘛?#


我和史蒂夫,从挂着鼻涕的屁大孩童时的竹马之谊,变成成长后渐生的懵懂好感,这对我来说,便是天底下最自然的感情了。


史蒂夫勇敢,执着,忠贞,善良,充满光明,我能想到所有对“好”的定义,放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我曾经以为会永远爽朗,甚至有点傻呵呵的史蒂夫,在刚失去母亲的那段时间里,也一度丢失过笑容。


听他抱着我难过地低诉“巴基,我只有你了”的那刻,我仿佛也被无法描述的心疼和酸楚笼罩住。


我告诉他,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till the end of the line,我也做到了。但我更希望,他能拥有更多,朋友,伙伴,志同道合,相互吸引,他值得。


所以我特别为史蒂夫的如今的好人缘感到高兴。看,他又在和新交的小伙伴亲亲热热地比划拳脚了,我吃着李子高高兴兴地观看鼓劲。


说起来,史蒂夫的兴趣真的很广泛呢,跆拳道摔跤射箭机甲。噢,最近还多了个九阴白骨爪。#不是很懂,但刨开疯狂练肌肉这点,男朋友有爱好我总是支持的。#

【Parksborn】/【盾冬】我的男朋友太好看了【又名:我的男友是校花】

*小甜饼吧【。】昨晚刷完美队三,吧唧实在是太美貌太尤物太酥软了嘤嘤嘤。



1. 总有一些混蛋想挖我墙角


我叫史蒂夫•罗杰斯,我的男朋友是巴基•巴恩斯。


对,就是那个校花吧唧。


我一直都有个烦恼,我的男朋友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重点是#我的#。


每天吧唧的课桌板里都会被塞满情书肖像画蛋糕巧克力,噢,最近还开始出现新鲜欲滴的李子。


而我,我每天都会收到花样百出的挑战,找我掰手腕的抡拳头的比射箭的斗机械的,诶,今天还来了个亮爪子的。


恋爱经验告诉我,如果你想单纯的生活,就不要和校花纠缠在一起。


然而我爱吧唧,我是已经摆脱不开这些甜蜜的负担了,只能望君共勉。


2. 总有大拨情敌在向我涌来


我叫彼得•帕克,勉强也能算个网红少年。


但我那一千多个粉丝里至少有一千个是我在学校里的情敌,因为我有一个校花级男朋友,哈利•奥斯本。


有时哈利只不过在网络上无病呻吟一句: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我的主页就会瞬间被大波敌袭攻陷,不是幸灾乐祸地问我是否已被甩,就是冷冷地向我露刀子威胁我如果不对哈利好一点就打断我的狗腿。


今天我睡醒打开手机,赫然发现有五百多条未读评论,陡然一惊。


颤巍巍地点开主页君,置顶的是哈利昨夜凌晨偷偷更新的一条状态:有些人一到床上就表现得像个流氓。


扭头看了眼睡得正香甜的哈利,我只有痛苦地一抹脸,Opps,又要被撕逼了。


3. 失恋者联盟震撼上线


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升入高中后,见到了我人生中的两大男神,吧唧•巴恩斯和哈利•奥斯本。


奈何襄王总有心,神女都无梦。


于是我大手一挥成了失恋者联盟的萌主,只要你爱我吧唧或爱我哈利,就能入我邪教。


如今我盟人数三千一百二十七人众,我们的目标就两个:没有史蒂夫!没有彼得!#觉得我盟的宗旨好民主的。#


今天早晨,我和反胸肌小分队的两个队众一起给吧唧送了六个李子,我期期艾艾地告诉他:都是我们刚摘的,都是好的。


吧唧冲我甜甜的一笑,柔声说,“谢谢。”那一刻,我感觉到,我已经是死的,天堂如此美好,足够我荡漾一天。


等到夜里,我又开始了这两年来一直在做的最猥琐的事,视奸我哈利和他家书呆子彼得的主页动态,哦哦哦,哈利的新状态!OMG!彼得混蛋又对我哈利干了什么?


摩拳擦掌地冲去书呆主页嗔笑怒骂一顿,我终于完满地度过又一天,关灯睡觉。

【盾冬】He is his(4)

H. 守护他

『Get beyond affection and wade mouth-deep into love.』

 
这一次,挡在Steve和Bucky面前的,是叉骨。

面对昔日九头蛇的“旧战友”,Bucky 并不想大打出手,只冷哼一声,“让开。”

“你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叉骨简直恨铁不成钢,冲着Bucky咬牙切齿,“就为了这个男人?”看到Captain America一脸又高兴又骄傲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总觉得,我们是在看一出了不得的戏码呢”,Blake自以为小声地和Adam叹服着,让一旁蓄势待发的Natasha很有捂脸的冲动。

暗流涌动,战斗一触即发。

“捉住冬日战士!”随着叉骨号令之声冲天而发,火光电石间,两队人已战成了一团。

叉骨率先向Steve攻去,然而比Captain的盾牌更早挡住攻势的,却是Bucky的铁臂。叉骨猝然间不及防,被震退开两步。

Steve瞬时跳弹而起,将手中的涅槃钢盾猛掷向叉骨,带着呼啸劲风,后者堪堪躲过,另一侧Bucky便拳风又至。

Steve和Bucky都是高度洗练的战斗风格,加之两人近期逐渐磨合恢复的默契感,几乎总是Bucky左拳一挥,Steve随之迎上,一盾拍出,顿时气浪席卷,在空中横飞如光剑,直让叉骨应接不暇。

 

恶斗凶猛地进行着,神盾局这边占尽上风,将九头蛇众人步步逼退,尤其是Natasha,战斗时敏捷凶狠,叉骨眼见又一个士兵被Natasha匕刃直插胸膛猩红染衣,只好恨声,“你们等着,这一切绝对不会就这么结束的”,随即率领众人撤退。

“我说过,我不会再让九头蛇把你带走的,所以,不要担心”,Steve慢慢平复着喘息,扭头冲Bucky展颜一笑,“对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最喜欢和你一起并肩作战的感觉了?”

Bucky静静地回望进Steve柔和而坚定的目色,『你不需要说,因为』,“我也是。”

Steve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感受,漫长的岁月并没有冰封住这份感情,蛰伏,发酵,爆发,它只会遇光生长,遇水膨胀。


而现在,他就像是饱受饥寒的孩童得到了念念不忘的饼子和糖,在经历了所有的痛苦和等待,在掏尽心思付出一切之后,终于有机会实现梦寐以求的夙求,但是,『还不够,我已经不想再压抑自己的贪心了,Bucky』,喜欢并不够,深爱才足以。

#小剧场#

一天早上醒来,Bucky邪邪一笑,“Steve,我都想起来了,所以我必须问问你,你是怎么睡了一个长觉起来,就变成我的男朋友的?”

Steve顿时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ω⁄•⁄ ⁄)⁄为什么吧唧还要在意这些细节!』

【盾冬】He is his(3)

G. 留住他

『Wars come and go, but my soldier stays eternal.』

 

Fury局长最终还是艰难地批准了Bucky随战的申请,或许是因为Steve郑重的承诺,也或许是因为他在Bucky的眼神里看不到虚伪。

 

Steve不禁想起自己孩童时期第一次和Bucky相约出游,也是兴奋到彻夜难眠。这一次,是他和Bucky分离七十年后第一次重新站在同一阵营,共同战斗。

 

宣布动手前,Steve按住Bucky的肩,认真地向他讨要诺言,“Bucky,答应我,你的安全永远是第一顺位的。”

 

连身后的Natasha都不淑女地赏了个白眼,更不用说作恶寒瑟瑟发抖状的Adam和Blake,只有Bucky抿唇一笑,当然他嘴角上挑的角度之微小,或许只有Steve才看的出来。

 

即便仍然无法完全将后背托付给Bucky,Natasha等人也不得不承认,『冬日战士』的强悍的战斗力真真一夫当关,有这样的敌人,会让你不寒而栗,然而有这样的战友,却绝对让你想振臂高呼。

 

胜利的甘甜令人回味,“夫人夫人,你刚才仰滑又回身后劈那招可真帅!”Blake刷刷比划着Bucky的招式,沉浸在自己的激动中,完全没注意到冷笑的Bucky的冷笑和眨眼到快抽搐的Adam。

 

“以后你喊一次'夫人',我就让你享受一次被劈翻的滋味”,Bucky一副『我从来不说笑』的阴翳表情,“我以前只觉得你一看就智商不高,没想到眼神也差得可以,大笨熊,记牢了,你们家队长才是我的'夫人'。“

 

在Steve无奈又宠溺的目光,和Adam惨不忍睹的神色中,Blake一幅张大嘴合不拢的蠢相,许久才反应过来,“可…我为什么是大笨熊?”

 

接连几番战斗中的挺拔突出,为Bucky慢慢积累起认同和尊重,看着他身边开始被队友围绕,Steve想起了他们的从前,那个只要他愿意,就能轻易得到喜爱的Bucky,『但是还不够』,Steve心道,『他从前要快乐得多,哪怕总是散漫轻浮』。

 

比起Steve这些贪心的念想,Natasha的担忧要来的实际得多,“Cap,九头蛇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在酝酿着缉捕计划,我们必须做足万全的准备。”

 

然而Steve一脸坏人来了我会保护Bucky的蠢真形容,“Bucky也不会跟他们走的”,听得Natasha直想恶狠狠地摇晃他的肩膀咆哮,“队长你的智商掉地上了,拜托你快捡起来吧!”

 

倒是Bucky认真地和Natasha还有Fury局长进行过密谈,“我知道你们心存疑虑,我为什么会留下来,为什么会加入你们”,Bucky平静地平铺直述,“在Hydra的时候,我是不需要有自己意志的斗士,只需要顺从指令搏斗,但从碰到Steve开始,就有一个声音会一直钻进我的脑海,告诉我,我不应该杀这个人,我开始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是谁,他又是谁…I just  can't take another step in Hydra…I can't do this alone…”

 

“You are not alone”,Natasha上前轻拍Bucky肩头,“You never were. Bucky,你从未失去过Steve,现在还有我们。”

【盾冬】He is his(2)

D.追击他

『You can run, you can't hide.』

 

所谓的『对手』,就是注定狭路相逢,Steve和冬日战士的再次交手距离前次并未相隔太久。

 

对于冬日战士而言,美国队长是一个棘手,有时还会莫名干扰他情绪的存在,头痛席卷而来,他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这样,抹杀掉就好了』。

 

对于Steve而言,眼前的Bucky同样是从未有过的强大,自己要带回他,只能先打败他,可是,『只能轻轻碰脸以外的部位』。

 

一个揍得狂拽肆意,另一个却小心翼翼,还要时不时找机会凑上去问“Bucky,我是Steve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你再想一想”。

 

“你到底在干什么,Cap!为什么老是和敌人黏黏糊糊的?”Natasha简直绝望,“你能不能不要表现得像一个在追求小男友的蠢男孩儿?”

 

然而事实证明,陷入纯情的男人是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感谢Steve孜孜不倦帮的倒忙,他们接连几次错失了捉捕Bucky的机会。

 

终于,再迟钝的人也发觉出端倪,正如队员Blake就对着队员Adam窃窃私语,“Cap为什么一对上冬日战士就智商掉线?”Adam鄙视地斜睨一眼,“那可不是什么冬日战士,那是咱们队长夫人。”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Blake一脸震撼,Adam翻个白眼,“Cap最近不是一有机会就逮着人普及‘little Steve & little Bucky’的故事嘛,你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

 

晚上,Natasha背着Steve召集所有人开小黑会,“我们需要执行一次特别任务——把冬日战士绑到我们队长大人跟前。”她立时就看到一众战士都眼睛闪闪发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于是不得不试图稍稍浇熄他们的雀跃,“记住,要尽量毫发无伤。”

 

不能力敌,就得智取。黑寡妇将她得天独厚的智慧和出众的战略指挥能力运用到极致,精心设计了一份捉获计划,从调虎离山引出冬日战士到声东击西把他单独围困住,再到刀光铿锵间巧妙使用烈性催眠枪将其带回神盾局,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当Natasha等人最终将Bucky带到Steve面前时,Steve的欣喜若狂溢于言表,已近乎手足无措。看着Steve接过Bucky,像捧着易碎的珍品那样搂在怀里,Adam悄悄冲Blake挤眉弄眼,“自古红颜多祸水啊。”

 

E.捕获他

『Whatever comes our way, we always have a choice, and we can always choose to do what's right.』

 

Bucky恢复意识醒来的时候,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环顾四周,紧扣的房门,铜墙铁壁的密闭空间,『笼子』里就简简单单一张床铺。冷寂包围,无声的啃啮未曾有一时停息,Bucky一跃而起,用力锤击门壁,“让我出去!”

 

不一会儿,门就猛地被打开,Steve不顾阻拦激动地冲进来扶住Bucky的双肩,“Bucky,你醒了!”却被后者猛然掀翻,压制在床上,Bucky用左膝盖紧抵住Steve的咽喉,眼神狠厉,“是你抓了我?你竟然还敢这样出现在我面前?”

 

Steve无法出声,只是深深凝注着Bucky,就是这种无限感喟又饱含悲伤的目光,让Bucky无法下手,他放开Steve,用手捂住头,神色又彷徨又痛苦,“Captain America,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明明不应该记得你,又偏偏觉得你很熟悉?”

 

Steve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竟,冲口而出,“我是你的男朋友……”

 

Bucky的错愕展露无遗,“你说…什么?”然而一旦说出了开头,Steve『编』起后面的话就平顺多了,“我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一起参军,慢慢相互吸引走到了一起。后来在一次任务中,你受了重伤,我……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被冰谷吞没,却无计可施……”

 

Steve的声音逐渐颤抖,“我一定是把此生的幸运都用上了,才能和你重逢。”他眼神里的真挚,让一度羞恼的Bucky罕见地无从驳斥。

 

良久,Bucky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最好没有骗我。”Steve惊喜异常,“你相信我?Bucky,你相信我!”

 

“你从前身体形非常瘦弱,喜欢喝牛奶,我们一起养过一只奶咖色的小猫,我去部队的时候和你说过『等我回来』……”,Bucky回望Steve,叙述凌乱,“我能想起的不多,但我脑子里一直会断断续续闪过这些画面,我探问过,不过似乎没人想我记起这些,我已经躲避过三次催眠。”

 

“Bucky,留下来,还像从前那样和我并肩作战”,Steve握住Bucky的铁臂,拽牢,“我们从来就不应该是敌人。”回应他的是Bucky无言的沉默,Steve收紧掌心,“我已经不能再一次承受失去你的痛苦了,Bucky,不要再留我一个人。”

 

断层的回忆里,也是这双明亮的眼,会湿漉漉地看着自己,终于,Bucky听见自己的声音,“好。”

 

F.信任他

『If I got locked away, and we lost it all today, tell me honestly would you still love me the same.』

 

Bucky不耐Steve恳求的眼神,同意了Fury局长提出的注射力量抑制针剂的要求,开始在神盾局安顿下来,准确的说,是和Steve同吃同住起来。

 

神盾局的生活并不像在九头蛇时那样严苛阴翳,总的来说,Bucky在这里过得还不错。

 

但一定要说有什么讨厌的,绝对要数满脸『你们可以含蓄,但我们可以八卦』的猥琐神色,整天兴致冲冲盯着他和Steve一举一动的Adam和Blake,噢,还有其实根本一点都不含蓄的Steve。

 

“你以前都喜欢我哪里?”Bucky有点好奇他和Steve是怎么走到一起的。随着远离九头蛇基地越久,他能慢慢回想起的过往就越多,但他仍然记不起来他和Steve的相恋史。

 

“你说话的样子,走路的样子,笑起来的样子,看我的样子,我喜欢你的全部。不止以前,现在也喜欢”,Steve信誓旦旦,字字真挚。

 

Bucky歪过头,作势从头到脚地来回打量Steve,尾音轻挑,“可我到底喜欢你哪里?”

 

“噗嗤”,身后传来沙哑迷人的笑声,Bucky回过头看,是款款而来的Natasha,和抱着肚子闷笑的讨厌鬼二人组。“Cap,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Natasha这么说着,神色却丝毫不显抱歉,“我们又接到新任务,看样子你和Bucky不得不分开一会儿了……”

 

“不用分开”Bucky截断Natasha的调侃,“我和你们一起去。”“什么?夫人你也去!”Blake惊呼出声,马上被Adam一掌开拍,“噢,Blake的意思是,夫…Bucky你还是在这里比较安全,毕竟九头蛇的人正打算缉捕你回去。”

 

“哼,你们只是无法信任我”,Bucky完全不看Natasha三人,径直问Steve,“我想,你留我下来,不是为了把我当囚犯,而是为了让我成为战友吧?”

 

Steve毫不犹豫地点头,坚定地对Natasha陈述自己的决定,“我会去请Fury局长允许Bucky和我们一起执行任务,Bucky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我知道你们或许还需要时间,但我希望你们以后能慢慢地像相信我一样相信Bucky。”

 

Bucky心头灼热,除了他和Steve曾经的那些温馨片段,他确实没有想起他们的恋爱经过,但是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在旧时苍穹的那片美丽火烧云下,他对Steve说过『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虽然中间缺失了七十年,但现在,时间又连接上了,不是吗?

*喜欢骚当和村夫在the voice里面的插科打诨花样秀恩爱,就让他们在这篇文里友情出演下Cap的队友A和队友B,哈哈哈哈哈(波浪号)。

【盾冬】He is his(1)

A. 失去他
『The person whom God loves all would at young depart from his life.』

 

每年的冬天,Steve都会阵痛性悲伤,因为他失去Bucky,就是在冬季。

 

Bucky是谁呢?他是羸弱的少年Steve最亲密的玩伴,亲密到,即使长大后英俊高大的Bucky愈发衬得自己瘦小,也不会觉得嫉妒或是讨厌,只有羡慕,和隐藏在背后的喜欢。

 

或者说,Steve能做到不妒忌,正是因为他对Bucky的迷恋。对喜爱的人,自然是希望他好,哪里还会产生其他负面情绪。就算有,也只会是自卑,和难过。

 

“嘿,Steve,恭喜我吧,我被提前征召入伍了。”1941年,当Bucky激动地和好友分享自己的喜悦,Steve也很为Bucky高兴,但一想到自己接连几次被拒,可能从此就要和Bucky分开,刚扬起的嘴角又不自觉地塌下来。

 

所以后来,Steve义无反顾地同意参加药剂试验,当你长期以来所怀揣的都只有同一个心愿,任谁都会为此堵上一切。Steve很幸运,他赌赢了,而他得到的奖品,是强韧的体魄,『美国队长』的荣耀,以及与Bucky并肩而行的战场。

 

那是Steve成为Captain后的第一役,他孤身潜入红骷髅军营,营救出了被九头蛇捕获关押的Bucky和他的那一整支部队,『我可以站在Bucky身边了,不,我还能够挡在他身前保护他。』

 

“Steve,你变得很强”,Bucky为Steve的遽变惊叹不已,箭步上前拥住已许久未见的Steve,“谢谢你,Bro.”

 

自此,幸福而热血的日子维系了很长一段时间,Steve甚至已经得到了Bucky钦佩的目光和坚定的追随。『还不够,我要他的喜欢』,Steve握住盾,仿佛握住的是全世界。

 

然而转折来得猝不及防。他们被派往执行一次冬夜的列车突袭,和以往的任务并无不同,他们本可以迅速、简单、完满地结束任务。但自战无不胜以来逐渐形成的过度自信和轻敌,让他们在这一趟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Bucky也被列车上的敌人偷袭得手,身负重创坠下列车,匆匆赶至的Steve伸出手却除了风什么都捉不住,“Buuuuuuucky!”在Steve的竭声嘶吼中,Bucky堕入冰谷悬崖,再无踪影。

 

Steve的世界从此一片黑暗,他像是被摘胆剜心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战斗机器,就算取胜也毫无欣喜。日子变得冗长起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Steve已经不记得到底又过了多少没有Bucky的昼夜。

 

最终,Captain在和红骷髅的战役中没入深海,冰冷的海水淹过嘴巴、鼻子、眼睛,最终没过发顶的时候,他最后的想法只剩下,『我终于可以去找Bucky了』。

 

B.想念他

『I want you to live so much.』

 

Steve又一次被唤醒,睁开眼,世界早已今非昔比,唯一不变的,是Bucky依旧不在。

 

Steve被告知他已在海底沉睡了七十年,几乎是一生的长度。在神盾局的安排下,他开始慢慢适应新生活,比如他学会了使用电脑,和手机。

 

当发现通过这个小小的长方体,竟然可以和远在天边的人传简讯甚至视频聊天的时候,Steve相当震惊,『如果七十多年前有这个玩意,我就可以时时刻刻和Bucky联系了…Bucky…』

 

Steve在刚刚苏醒的那段时间里,仍经常痛苦于再寻不回Bucky,直到神盾局安排了Natasha来,一个美颜不可方物,一头红发似骄阳似烈火,却有个『黑寡妇』名号的世界级特工。

 

“Cap,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们都曾失去过挚爱,但我们不应该丢失那颗会『爱』的心”,Natasha沙哑低沉的嗓音特别安抚人心,“我无法告诉你究竟要过多少时间,才能让你不那么痛,但至少你可以把现在当作第二次人生,完全不同的新生,相信我,你会重新找到值得你坚持下去的理由的。”

 

Steve想他是被说服了,『我已经不能再爱别人了,但我还会有一起战斗的志同道合。我没护住Bucky,但我可以救到更多的人。』他重新穿回了Captain的蓝白红战衣,重新拿起了他的盾。

 

没有任务的时候,Steve会稍作伪装,一个人到处游逛,看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这天,他来到了人们七十年前为纪念他而建立的Captain纪念博物馆,他看到了自己以前用过的物品像宝物一般被一一展列,鲜少的一些不知摄录于何时的黑白残影循环播放着,光影中还有那个总是会出现在他身边的,仍然鲜活耀眼的Bucky。

 

Steve情不自禁走上前去,伸手轻抚屏幕中央青年军人的俊朗笑颜。“叔叔,”感觉到裤脚被轻轻扯住,他低头,是一个才到他大腿处的小女孩,他蹲下身,听见女童用甜甜的声音问他,“叔叔,你怎么哭了?”

 

『啊,我哭了?』Steve用大掌揉揉小女孩的包子头,柔声回答,“叔叔最重要的人不见了”,说着,便习惯性举起右手轻拭右脸。“错了哦”,面对Steve的不解,女孩歪歪头,“叔叔你流泪的是左眼。”

 

Steve在这一刻,终于无法逃避他已永远失去Bucky的事实。

 

C.再见他

『He looks at me like someone he's never met before.』

 

Steve按部就班地继续着他作为Captain的生活,与Natasha等新战友一起,拯救城市,维系和平,几乎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直到他们遇上『冬日战士』。那是个戴着黑色面具,有着一条机械手臂的冷酷杀手,身手诡异,凶猛异常。『这是个真正的对手』,Steve久违地在交手时感觉到热血沸腾,不由更加投入于这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Steve虽不止一千一万次地奢望过Bucky能起死回生,但他从来不曾想像,他们会以这种方式重逢。用尽全力,Steve打下了冬日战士的面具,面具下是那张他朝思暮想不曾忘记一息的面孔,他瞬时血液凝固,心跳骤停,颤声喊,“Bucky?”

 

回应他的却是冬日战士极为恼火的一击,“谁是Bucky!”

 

Steve被接连猛击,但望着Bucky的脸,他却再无法还手。这张脸,以前只会对着Steve笑得或爽朗或痞气,让他甘心沉溺到不可自拔的脸,如今只剩敌视和战意;这个人,曾今在Steve最脆弱的时候会告诉他『我永远都和你在一起』的人,如今却明明白白一副『我根本不认识你』的冷漠神态。

 

此时,增援赶至,冬日战士收手先行撤退,Steve定定地伫立在那里,看着『Bucky』渐渐远去,他的脑海里叱诧着对Bucky复生的狂喜,对Bucky仿若失忆的震惊,还有对Bucky怎么会成为冬日战士的迷惘,悲喜交加,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等平静下来后,所有萦绕在脑中的纷繁错乱慢慢糅合成了一个清晰而坚定的执念,『不管怎样,我都会找到Bucky,然后把他带回我的身边。』

 

“Cap,你没事吧?”Natasha担忧地上前问道。“不,我没事”,Steve回过头,缓缓咧嘴笑开,“我只是太高兴了,Natasha,我又找到Bucky了。The winter soldier, he is my B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