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星际迷航电影+50周年特展REPO (多图)

先来说说电影。

时隔三年,我们又一次坐进了影院,跟随着企业号和她的舰员们在茫茫的星际中来去穿行。

日月星辰,大多数设定在宇宙间的故事都比较能激荡起我们的热血,我们对奥妙太空有太多美好的幻想,来支撑起我们对庞大战舰和跌宕起伏的星际战争的无理由偏爱。

就节奏明快,故事紧张来说,星际迷航3无疑很好地完成了任务,IMAX厅把近在咫尺的爆炸场面渲染得淋漓尽致,特立独行的摩托车戏码还能让人隐约窥得速度与激情的一角。

角色方面,依然是大爱的Kirk小舰长和Spock大副。其实继续亲昵地称呼Kirk为“小舰长”无疑已是不妥帖的了,经历过1和2的锤炼,他是真的成长了,正如那些独白的内心戏缓声浅诉出的他逐渐变成熟的思想。

幸而Krik的眼睛依旧那么明亮,那抹属于星际的蔚蓝从不曾黯淡。

Spock永远是那个冷冰冰板着脸也能让人怦然心动的瓦肯大副,我敢说全宇宙都爱他的平刘海,爱他的眉毛,爱他反驳人时的语调吧。他和Bones在这一部里的对手戏也很出彩,诡异的一笑也是,以至于我和朋友在今天之后的聊天中还会相互吐槽:我要用大副的笑容对你笑噢。

不喜的地方当然也有,比如影片整体调色太暗沉,有些晃动太快的打斗场面黑乎乎一片就闪过去了,但对于捂心脏嗷叫“宇宙夫夫啊”的我来说,心爱大过一切。

咳咳,啰嗦完电影,终于可以到50周年特展的部分了,下面开始用一堆照片轰炸你。

 

场景感觉熟悉吗?

这里是迷人的企业号呢。

她的面貌,在展览的一隅隅逐一被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流光溢彩,绚丽迤逦,令我们仿佛穿梭到了那场宇宙里的追逐探索,那片斑斓深邃的无垠星际。

 


进入到企业号的内部,不论是坐在指挥舱,还是是站立在传送地带,好像都能想象自己就是那个一心一意想着要闯荡太空的联邦舰员,滞留在那里再久也不会迷失,因为总有英勇的舰长和智慧的大副带领我们飞过大风大雨。

而我们,只需要从容、认真地去做好手里的事情。

 

 

Spock的制服红得如此夺目,穿在他身上才显得致命的英挺。

第一部的电影里,穿着这身鲜红制服,在联邦学院针锋相对的KirK和Spock,永远是我最初的惊艳,英雄正派、刚直强劲、高大俊朗,看着他们眼睛里的光芒,就再无暇顾及更多了。

三部电影,舰长、大副和他们的舰员们都在一场接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中逐渐血肉丰满,从或倔强或孤傲的少年慢慢成长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存在。叫人特别感动的是,每次有敌来袭,大家都会不自觉的背靠背防御,这种“我把后背交给你了啊”的信赖才令这个TEAM变成了FAMILY。

一起前进,共同后退,是永远的铁则。

 

 

还有各式各样的人物模型和道具都让我们眼前一亮,联邦通讯器、星际武器、逃生舱,还有可爱得打滚的毛茸茸生物“Tribble”。

 

 

舰长和大副于我们而言是这般遥不可及。

但,这丝毫不会妨碍我们对他们汹涌如潮水的爱意。

业号总在不断地驶向更多、更远的未知方向,祝她和他们好运,你们永远在我们的心里,LLAP。

【Spirk】恋爱蜿蜒在无垠的星空里(又名:这是一把独立人格的剪子

谢谢 @MZ🚼 太太画惹我点的梗,比心。


从企业号的窗口望向外边,浩瀚无垠的宇宙里,是星光的斑斓,和夜色的低沉,Spock伸手摸了摸已经长至睫毛的刘海,想着是时候修理一下了。

 

以前幼年在瓦肯星的时候,母亲每次都会叫他乖乖坐好,然后用剪子仔仔细细地为他剪去覆眼的头发,他最初也抱怨过,明明用机器一秒便能达成的目的,为何要老老实实端坐上十多分钟。

 

记忆里,母亲微笑着在他的额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因为有些事情,当母亲的总归还是想要自己做啊。”

 

等他慢慢长大,自己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无尽的飞行,遥远的星球,惊险的战斗,可靠的队友,他在辽阔的宇宙经历了很多的意想不到和不可思议。企业号从不会停下她探索边界的步伐,船上的每一个人,也都跟着她无畏地向前,无畏地战斗,无畏地成长。

 

但他也经历了很多痛苦,失去,比如记忆力的那方温情和那抹暖色,已经只能永远停留在记忆里了。

 

走进休息室,Spock坐上理发仪,将头盔套上脑袋,调试好长度——眉毛以上一点五厘米,微微阖眼,但预想中的嗞嗞声并没有响起。疑惑地睁开眼望去,原来是Jim,正拔了插座,斜靠在门边挑眉看着他。

 

James Tiberius Kirk,他懒散,幼稚,自大,有时候还有点狡猾,喜欢捉弄人,没事都能整出点事来,身为舰长还经常作出不成熟的决定,但他热血,义气,善良,豁达,而且,咳,英俊。

 

最重要的是,在Jim带领的企业号上,他们总能活得深刻而激烈。那些利光疾闪的穿梭急行,为队友而一夫当关的舍命豪气,濒临绝境后团结一致的扭转乾坤,还有,一个月前眼前这个人命悬一线地躺倒在玻璃那一边,对自己的微微一笑,都让Spock想忘都不能忘。

 

“OH BABY,剪头发这种事,不要老是交给冷冰冰的机器嘛”,Jim吊儿郎当地走近,说着在Spock听来不合逻辑又无聊至极的俏皮话,“让火辣热情的我为你效劳啊,我的大副。”

 

“……”,从和Khan的那一战之后,Spock就不太会去违抗Jim的要求了。每回想到这个每天嬉皮笑脸从来不知道正经是何物的人,在自己面前失去意识毫无生机的那一幕,Spock都会没来由地心脏绞痛,然后便开始一退再退地容忍他的各种寻事生非。

 

这次也一样,Spock不解地看着他的舰长兴致勃勃地掏出剪刀和一个,金属碗,还是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被扣上脑壳的大碗,悉悉索索的落发声,时间安和静谧地流过,直到,眉间感受到点点湿润的碰触,Spock缓缓真开眼,“这是干什么,Captain?”

 

Jim的笑容灿烂得仿佛是窗外的繁星,“是想告诉你,『你这样看起来好英俊』。”

 

霍地,制服“嘶啦”一声被Jim裁开,Spock薄薄的耳尖染上一抹隐约的绿色,“……这又是什么?”

 

“噢,大概是……你遇到了一把有自由意志的剪子?”

天呐,太太画了我点的梗耶,开心地转起了圈圈🙆大副你闭着眼是在欲迎还羞嘛【好羞耻play哦吼吼吼😳为此挖了个坑,粗浅君,请走《恋爱蜿蜒在无垠的星空里》
 

MZ🚼:

lof点梗

说好的剪发变成裁衣:)

【Spirk】尖耳朵大副和他的兔子舰长 (又名:舰长要喝胡萝卜汁)

 

为了更好地迎接星际迷航3,跑去重温了1和2,华丽丽地被Spock套牢了(港真,我是一个反射弧线很长入坑很慢的人),简直想去剪个和大副一毛一样的一刀平。决定先开这个丧心病狂的脑洞:2里面如果最后救回Krik时用的不是可汗的血,而是那只实验室兔子(让我们假设萌萌的tribble其实是只宇宙兔子)的血,于是舰长就变成了兔子舰长(短,一发完。)

 

1.

Jim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逆光中,看见了正端坐在床边炯炯有神盯着他的大副,“Spock?”

 

Spock 的眼神更亮了,“Good Morning,Captain.”

 

“已经是早上了?我昏迷了一整天?”Jim揉着还有点昏沉的脑袋,想从柔软的病床上坐起来。

 

“准确来说,是三天。”Spock扶着Jim半躺好,又替他掖了掖被子,“Captain,Khan已被我们击溃,非常彻底的,灰飞烟灭了。所以为了救治你,我们不得不另辟蹊径……”

 

“所以我只能从先前注射过Khan超人血的那只实验室兔子身上提取血液样本,经过不断的再衍生培育,最后输送到你体内”,这是偷听了许久壁角,终于在这一刻破门而入的Bones,“换句话说,就是Captain你如今体内夹带了一点点,兔子的基因。”

 

蒙圈脸舰长,“Excuse me? ”

 

“McCoy医疗官的意思是,你身体的某些部位,会变得和那种……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Spock慢条斯理地作解释。

 

眨眨眼睛,终于稍稍消化了点大副那句话的含义,Jim猛地摸上自己的脑壳,还好,还好,没有长一对兔子耳朵,呼。

 

等等,该不会是?他又猛地伸手去够自己屁股后面,万幸,万幸,那儿也没有兔子尾巴。

 

觉得劫后余生的Jim开心地冲Spock傻笑起来,却见对方盯着自己的嘴巴看了会儿,转而又不忍直视一般别过了头。

 

Jim终于醒悟过来自己貌似忽略了什么,他颤抖着手摸上自己的牙齿,噢,然后他摸到了两颗硕大无比的门牙。

 

“还会有哪些后遗症?”新晋兔子舰长生无可恋,有气无力地问道。

 

Bones挠了挠头,“大概……你会从此爱上喝胡萝卜汁?”

 

一旁正义凛然脸的大副闻言点点头,“Right……It is logical. ”

 

“I hate you, Bones!”

 

2.

这天起,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Jim把自己变成了笑不露齿先生。他上一回这么羞答答还是在6岁那年换乳齿,一张嘴门牙那儿就剩两黑洞的时候。

 

而船员们则养成了一个新爱好:逗他们的舰长笑。

 

非常,乐此不彼的。

 

兔子舰长的大门牙真是百看不厌,喜感连天,其中回回都要数Bones笑得最起劲。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Jim涨红了脸捂住嘴巴,“想怎样,要决斗吗!”

 

Bones连连后退,嘴里还贱贱地回击,“不不不,我可是小动物爱好者,怎么能打兔兔呢?”

 

“我真是受够那些女船员冲我尖叫cute的样子了”,最近迷上了假装忧郁的星际小王子Jim在这天早晨找到了Spock,哭唧唧地拉住他家大副的衣袖,“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风流倜傥的Captain Krik了。”

 

“我深表同情,Captain.”Spock嘴上不漏,心里却悄悄噗嗤一声,招蜂引蝶可不是什么好品质,单从这个层面来讲,我可是很开心的,我的舰长。

 

“可我怎么觉得你在偷笑?”

 

“……那一定是你的感觉出错了”,Spock镇定自若地否认,“你知道的,我们瓦肯人从来不会轻易作出任何面部表情。”

 

“不,你就是在高兴”,Jim轻哼一声,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尖尖泛绿的耳朵。

 

遨游在辽阔无垠的宇宙,穿梭于一颗颗美丽的星球,因为饱经风霜而更加迷人的企业号内,坐在餐桌旁的Spock,放在餐盘里的香嫩双黄煎蛋,手中的松软面包,还有杯子里可口的胡萝卜汁,不管怎么说,又一个美好的清晨,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