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Wondersteve】幸运儿(一发完)

史蒂夫•特雷弗并不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

但他也曾因为自己不能够保护戴安娜而感到过困扰。

他知道戴安娜是女武神,根本不需要像他这样的普通人的保护,可当她不知所措地问他为什么阿瑞斯已死人类却还要互相杀戮的时候,当她奋力挣脱开他的手,当她摇头说失望和不值得,那种立时涌上来的无力感,简直就像是要把他逼疯的烈性毒药。

可战情不容刻缓,他只能看着戴安娜的眼睛,对她说:“我要走了,我必须要走了。”

那个時候,史蒂夫没有把那句“要好好照顾你自己”说出口,他知道,她当然是能保护好自己的。

 

开始

准确来说,史蒂夫结识戴安娜的时间并不长。

他的运气很好,前一秒还被追捕得匆匆逃入天堂岛,飞机坠落溺了水,海潮汹涌将他从头到脚淹没,可是转眼间他就被倾人国倾人城的年轻女神救上了岸。

她是灼灼耀眼的光芒,是深山崖顶的那株玫瑰花苞,让他在那个瞬间只能想了到诗人夸张的咏叹,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美好的女子,他觉得自己是海水喝多了才出现的错觉。

可是这个美丽到不能直视的女子摸了他的脸,一脸惊奇地感叹:“你是个男人!”

还巧笑倩兮地告诉他她的名字:“我叫戴安娜。”

后来,追捕他的德国人跟了过来,他又见到了很多策马挥鞭凌空射箭的女战士,他和她们并肩作了战,也被她们绑着交代了实言。

再后来,女神还懵懂却又率性地问他了关于手表,和他男性第一体征的问题。

亚马逊的女战士们对史蒂夫并不算友好,言语间也是诸多隐秘,可这个独立于世界外的一方天地,不知岁月不论年代,它就静静地安详存在于这一片海,辽阔的景致,奇特的温泉,流水一般过去的短短几日竟是格外的幸福安谧。

不同于外面硝烟弥漫炮火冲天的纷乱,这里是世外桃源。

但史蒂夫知道,他必须要回去了。

亚马逊人的女王希波吕忒拒绝搅入战争,只有戴安娜站了出来。

她说:“我要去帮那些无法战斗的人。”

 

过程

他们坐船远行。

漂泊在海洋上的那几个夜晚,明月皎皎,星辰灿烂。

当聊起了“睡觉的一百零八种方法”,史蒂夫结结巴巴羞涩,戴安娜却是直截了当。

戴安娜口中那直白的性爱教科书真的可以一字字审校过后一本本油印出版吗,史蒂夫想着便迫地告饶:“希望你没还带了两本来当床头读物。”

登入伦敦后,史蒂夫陪同戴安娜去买街头巷尾的女郎们普遍会穿的衣裙。

琳琅满目的女装店里,他闷着声企图用黑色粗框眼镜遮掩她大把大把述说不尽的艳丽,结果自然是徒劳的,大概也只能聊以慰藉陷入恋爱之中的固执男人心吧。

走到哪儿都要雄赳赳气昂昂地举着火神之剑也好,擅自闯入议会直言责备当权者的麻木不仁也好,戴安娜是天真的,但这种天真又是勇敢的。

史蒂夫召集了他的朋友们:查理,一个狙击手,萨米尔,一个行骗专家,还有酋长,一个原住民走私者,四人与戴安娜共赴战场。就在第一线的无人区里,他们漂亮地拿下了酣畅淋漓的第一战,戴安娜是天生的战士,她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夺下了整个敌人区。

初战告捷的夜里,民风淳朴的小镇子,难得轻松慵懒的氛围,成群结队的人们唱着歌跳着舞,在夜空下欢声依偎,冬夜竟也有了些暖意。

下雪的时候,戴安娜和史蒂夫也跳了舞。

那晚戴安娜喝了点儿酒,她是女神,却也微微醉了,她和史蒂夫一起走入了一间温暖的房间。

因为黑暗和未知的明天,相互温存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拥抱着怀里温热的身躯,史蒂夫想,他一定是神的幸运儿吧,才能拥有如此珍贵的东西,哪怕那只有吉光片羽的一夜。

 

转折

战争年代,失去永远比得到来得更快。

和鲁登道夫的对弈里,史蒂夫同戴安娜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分歧。

就像从天堂岛出发来时的海路上,戴安娜一脸认真地说着她是宙斯渡了口仙气便赋予了生命的泥娃娃,史蒂夫只是忍笑,他不相信。

如今戴安娜同样认真地一遍遍重复说只要杀死鲁登道夫,人类就又能相亲相爱了,史蒂夫当然更不会相信。

戴安娜一意孤行,最后却证明了史蒂夫的正确。

于是,她执意要与他分道扬镳。

她那会儿是真的迷茫,坦白来讲,从小到大的信仰被推翻,任谁都会困惑挣扎吧,女神也不可例外。

空袭警报像哀婉的大提琴声般源源响起的夜晚,酋长说是史蒂夫一样的白人踏破了他的家园。

温婉美好的月光下,查理久违地唱了歌,萨米尔抿一口酒说他童年的梦想是当个演员。

鲁登道夫被她捅了个对穿战争却还在继续的刚刚,史蒂夫摇晃着她的肩膀要她跟他一起接着战斗,他说:“或许人类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有错。”

所有的这些,都是这时的她还不能真正明白的话。

只不过,还等不及戴安娜去想明白,阿瑞斯就粉墨了登场,战争之神竟是真的存在的,长篇大论的说教,真理也好,伪善也好,戴安娜恍惚过后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火神之剑。

神有神的战斗,人类也有人类要做亲赴的战场,当戴安娜选择了依旧站在人类这一边,史蒂夫也要做出他的选择了,他不能放任那几百几千枚的毒气弹。

史蒂夫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离开前,拼命奔跑向困战之中的戴安娜,他必须要告诉她,他爱她。

将心爱的手表塞进戴安娜手心的时候,他留下了最后的话:“真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

史蒂夫驾驶着自杀式飞机飞向天空,机身飞到天际处时,炸裂在了那里,耀眼的火星子从天边坠落。

礼物瞬时变为遗物。

 

尾声

战争结束后,每个人都回归了各自的生活。

戴安娜也告别了查理、萨米尔和酋长,她再次得到几人的音讯,已是很多年后受邀去参加萨米尔的葬礼。

查理和酋长也去了,他们都老了,头发胡子都已花白的老查理还唱了挽歌。

戴安娜曾很多次想象过她和史蒂夫如果能有个更好一点的结果,和平年代,没有了空袭的阴霾压城,也没有了凝固着硝烟味道的冷风,他们能脸贴脸地跳舞,手拖手地看飘雪,身边的战友不会一天比一天少。

他们会在教堂彼此宣读此生不渝的神圣誓言,可能会有一个或两个或更多的孩子,也可能会因为很多芝麻绿豆的琐碎小事争论不开心,但日子却总是充实的。

又过去很多年后,戴安娜收到了布鲁斯•韦恩先生从哥谭市寄来的那张已泛黄的旧相片。

她小心翼翼地抚摸了上面史蒂夫那张永远年轻俊朗的脸庞,正如同初见时她摸过他的脸,手指仿佛还能感受到残留的体温,鼻息间也仿佛还能品味到牵挂和思念。

时光在戴安娜的脸上留不下任何的印记,她是女神,不会有皱纹,不会变老,她还会有无限长的时间,一直延伸到没有尽头的以后。

戴安娜笑起来:史蒂夫真是幸运,不用被她看见他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时容颜。

然后她又想道,她自己也是如此幸运,她痛恨过战争的恶、人类的恶,却最终从史蒂夫的身上看到了善与爱。

是谁曾说过的呢,能够被爱情降临过的人,都已是神恩赐的幸运儿。

发表于2017-06-07.1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