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弹跳过度 (中)

高中年纪的男生总会带着那么点英雄情结,那些少年无知的岁月啊。

哈利也不外乎如此,他也渴望能拥有老虎的力量和豹子的速度,能成为让篮球部队友们觉得可靠的搭档,能在比赛第四节的最后几十秒上演绝杀。

可愿望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作为特例入部的小矮子后辈,哈利和彼得每天除了暗无天日的基础训练,还担负起了清理篮球馆和照料高年级前辈的食物饮料的活儿,然后每天带着一身的酸痛和满心的不甘回家,走路都罗圈腿了。

就此泄气当然不是哈利的风格,他逮着机会就跑上去和队长申请想加入对抗练习赛,却吃了很长时间的闭门羹,冷酷无情的队长大人永远只有冷冰冰的一句回应:“我看你们这两个小鬼头体力很充足么?再给我去跑十圈!”

幸运的是还有另个倒霉鬼的陪伴,虽然这个家伙对哈利来说还是个行为大条、喜欢自说自话的讨厌鬼。

彼得却是个乖乖牌,他的优点在于既不会怨天尤人也不会无理取闹,他总是很认真地去做手上的事情,队长说了要跑十圈就绝不会只跑九圈半。

这人还爱对着残喘不止的哈利传播友爱和正义,“哈利,加油,我们只剩四圈了!”,“你跟着我的频率呼吸,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一定可以的,我们努力跑,队长看见了说不定一高兴就允许我们摸球了!”。

哈利被彼得吵得脑袋嗡嗡嗡作响,翻了个白眼问:“你……你就安静一会儿行不行?”

彼得觉得哈利真是体贴啊,忙道:“没关系,我边跑边说话也不累的。”

这下,哈利终于一个没忍住,嗷呜一声扑了上去,“是我累啊好不好?就因为你啰里八嗦的害我耳朵比腿胳膊更累啊混蛋!”

彼得被哈利压弄得惨不啦叽的,又高又大的个子却有了那么点楚楚可怜的意味,“好嘛,我不说了。”

“为什么你的嘴巴还在动!”

“……”

耳朵总算清净了,哈利恶狠狠地又瞪一眼彼得,心说都是这笨蛋害自己在队长大人和那个油头粉面的莫西干头面前出丑,害自己老被罚着跑圈,害自己到现在也没摸到几下球,竟然还好意思扮可怜?

整整十圈过后,哈利和彼得搬动着已经麻木的双腿累趴在了篮球馆锃亮锃亮的木质地板上,看着头顶队长那张严肃的棺材脸听训,“记住了,周一到周五每天放学直到晚上九点,篮球馆都是我们部的活动场地,只要我不说可以上场,你们就得乖乖地在边上做基础训练,懂?”

话毕,队长衣角飞扬地转身离去。

“喂,队长是不是讨厌你啊?一定是你连累的我。”哈利瘫软在地上冲彼得直哼哼。

在哈利的怨声载道里,莫西干头学长笑眯眯地蹭过来,啧啧说道:“才吃点苦头就唉声叹气埋天怨地的,看你们两个的熊样,就让我想起了我刚入部的时候,真是怀念啊。” 

“站着说话不腰疼,就会幸灾乐祸,切。你就是这么给人当学长和前辈的吗!”

“没大没小,你就是这么给人当学弟和后辈的?”嗤笑一声,莫西干头难得地露出了正经的一面,“笨蛋学弟,队长的意思是除了周一到周五每天放学直到晚上九点,剩余时间只要你们愿意,就能自由地使用篮球馆练习。”

他晃了晃手中亮晶晶的钥匙圈,说:“正好,我也不想每天头一个来这儿开门了。接好,可别弄丢了啊,笨蛋学弟。”

哈利伸手握住了莫西干头抛来的钥匙串,心情突然变得很奇特,有种胸口鼻头被堵塞住的感觉。

“哈利,你在感动哦。”彼得聒噪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我才没有感动呢,我只是在感慨:那个嘴巴恶毒的不靠谱前辈居然也有这样美好的一面。”

“噢,那就是在感动啊。”

“你闭嘴!”

“……”

等到深秋的时候,彼得和哈利的刻苦终于得到认可,被队长解除了禁锢,可以和同伴们一起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和打球。

天气渐渐转了凉,篮球部决定做统一的新球衣和运动外衫,彼得和哈利也跟着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球衣号码。

彼得拿到的是29号,哈利是30号。

嘟嘴捏着手里的大红色球衣,哈利一脸嫌弃地和彼得交头接耳,“数字又不讨人喜欢,颜色还那么艳俗。”

彼得憨憨地摸摸头,“我也觉得你穿粉红色更好看。” 

“你这是栽赃!我怎么会喜欢粉红色那么娘娘腔的颜色?”哈利简直想把衣服扔彼得脸上,气得别开头不理他。

等集合的时候,哈利目不转睛地盯着队长手里的23号球衣,“我不要这种默默无闻的背号,我的幸运数字是23,能不能……”

“你听好了,小鬼。”队长直接地截断了哈利恬不知耻的瞎掰扯,“在我毕业之前,你是没机会得到23号背号的。”

于是,哈利转而求其次地又眼巴巴看向莫西干头已经套在身上的24号。

莫西干头对哈利笑得格外灿烂,“呐,在我毕业之前,你也是没机会得到24号背号的。”

后来,当队长和莫西干头顺利考入大学离开篮球部的时候,哈利眼眶含泪地抚摸着写有“23”和“24”字样的两件红色球衣感动不已。

苦媳妇终于熬成婆了!

发表于2017-07-14.4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