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猫的报恩

“塞尔凯克卷毛猫的性格活泼好动,很爱玩,性格黏腻,喜欢亲近人,特别是喜欢黏着主人,主人在家的时候它总喜欢跟着,是个十足的小跟屁虫,也是理想的伴侣宠物。”——摘自网络百科

所以只要把图里大胖猫的眼睛想象成湖蓝色就是哈利的样子啦。


彼得•帕克紧张地盯着眼前这只堵在他家门口的“拦路小肥虎儿”。

小肥虎,唔,应该是小肥猫,正漫不经心撑起两只前爪,慵懒地晃悠着尾巴,还用它圆滚滚的湖蓝色玻璃弹珠似的眼珠子悄咪咪打量彼得。

彼得也在瞧它,眉间满是惊异:真是一只体态臃肿的卷毛猫啊。

圆球般的脑袋瓜,厚实平直的背部,滚圆的臀部和粗剌剌的尾巴是松鬈的乳黄色披毛;粗直的脖子,宽幅的前胸,微凸的肚子和壮健的四肢又是卷曲丰厚的月牙白色卷毛儿;圆盘似的脸蛋中央是小巧秀气的粉色鼻头,上边那双浑圆亮大的眼睛正炯炯有神地望着彼得。

彼得也说不上来这只突然蹿到他脚边的小家伙是什么品种,莫不是一只被烫卷了的胖加菲?

不过他这心理活动要是叫哈利知道了,估计会毫不留情地赏他一爪子:无知的蠢货,竟然连塞尔凯克卷毛猫都不知道!我这脸跟加菲猫那肥头大脑的扁圆大饼脸能一样嘛?

但真正叫彼得受到惊吓的,是这胖猫在跟彼得静静地对望一会儿后,很直接地开口说起了人话:“请容许我自我介绍,我是猫之大公国诺曼伯爵之子,哈利•奥斯本男爵。”

猫男爵的声线听起来比较柔弱,说的话却透着一股子自信满满的骄傲。

彼得同这吓死个人的猫男爵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决定还是当作是自己白日发梦了吧,鼓起勇气,迈开脚绕过了肥猫儿。

哪知这肥猫竟蹬了蹬粗短的后腿儿,猛地扑到彼得脚边,紧紧抱住了他的腿胳膊,小声喊了一句:“等等我,你等等我呀,我话还没说完呐,我是来找你报恩的!”

彼得被扑得浑身一激灵,麻麻的触感从脚踝一直蔓延到了脖子,他也是豁出去了,把脚伸出老远,吭哧吭哧地一阵猛蹬,嘴里干巴巴地呼救:“来人哪!这儿有猫妖啊!”

“别晃别晃,晃得我头晕!”哈利可不是普通的猫,他是见识过人的猫男爵,他觉得自己这会儿就像是在坐人类游乐园里的大摆锤一样,优雅都没了。

彼得哪听得进去啊,不禁踹得更用力了。

哈利大怒,从彼得腿上跳下来,摇摇摆摆了半天才立稳,顾不上解释,劈头盖脸地照着彼得的后脑勺蹿起就是一拍,终于把彼得给拍消停了。

“你不会好好听人话吗!”

你一只会说人话的猫妖才吓人好不好,彼得委屈地瘪瘪嘴,没敢吱声。

哈利抖了抖浑身上下乱蓬蓬的卷毛,又舔了舔刚才翘彼得脑袋瓜子的那只小肉爪,才慢吞吞地说道:“你两年前救过一只受伤的塞尔凯克卷毛猫,把它带了回家,给它清洗包扎了伤口,还给投喂了吃的,不记得了?”

彼得挠了挠后脑勺,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只不过那时候的猫崽还没这么肥大,而且后来那只没良心的猫崽还一声不响就消失没影了。

“我那回是跟我父亲负气离家出走,谁晓得一个不慎就叫可恶的人类猫贩子给拐了去,还给关在了笼子里要被当成宠物来买卖,想我堂堂猫之大公国最年轻俊朗的男爵大人,是能给人当宠物的么?于是,我趁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逃了出来,谁想还是受了伤,好在让我遇到了你。”哈利继续强调:“伤愈回家后,我每每午夜梦回,心中始终过不去这个坎,天道轮回,善恶有终,我们大公国的猫不喜欢欠人情,有恩就得报恩。”

“所以,我就又溜出来找你报恩来啦。”哈利尾巴一晃一晃地总结道。

当然,哈利还是很要面子地隐去了一小部分“不怎么重要”的真相。

譬如,他会和诺曼伯爵吵架是因为诺曼要克扣他的口粮,伯爵先生的原话是:“我们奥斯本家就没出过体态这么肥硕的猫!”

譬如,他是被猫贩子用一条香飘十里的盐烤小黄鱼给吊走的,他一智力非凡的猫男爵大人竟然栽在一条小黄鱼上,这事儿绝不能叫第三个人知道。

再譬如,他那会儿逃跑时会受伤也是因为长得太胖,从笼子里脱身实在是有点费劲。

彼得用充满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哈利,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那你打算怎么报恩?”

“还能怎么报恩?当然是以身相许啊!”哈利在他毛茸茸圆鼓鼓的肚皮里翻个白眼,这点常识都没有。

彼得噗通一声给跪了,“不行不行,品种不一样怎么能结合呢?”

“你怎么那么笨,脑子里全装的是猫砂吗?也不想想我是谁,我可是猫之大公国神奇非凡的哈利男爵,要变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小意思。”

才说着,哈利一通挥爪,摇身一变成了个金发蓝眸的……白胖少年。

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

“看看,我这样貌,我们猫之大公国里谁见了不得说声稳重有福气啊。”哈利得意洋洋地冲彼得显摆他的财貌双全,只见他小胖手“哒”地打一个响指,身后便隐隐若现出了一栋带四个轮子的红瓦白墙的三层小洋房,雕砌了猫咪图纹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里面铺天盖地倾倒而出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猫罐头,“这还只是我很小一部分的财产,像我这样富可敌国的英俊猫男爵都愿意下嫁到你家了,你一凡人小穷酸还能有什么不情愿的。”

彼得第一次知道,原来“富可敌国”这个词还可以这样子用。

还有这样牛逼轰轰的“下嫁”逻辑,彼得简直无语。

“囤这么多口粮,不怕过期吗?”半天过去,彼得才勉强找回自己苦哈哈的声音。

“怕什么,我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可不能饿着,一天至少得吃个七八顿吧。”哈利一边说,一边随手开了个滚到他脚边的罐头,吧唧吧唧地忘嘴巴里塞吃食。

“噢噢噢,海藻味的,好好吃!”哈利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跟个仓鼠似的,还问彼得:“你要不要也来点?”

“谢谢,我想我还不饿。”彼得默默替诺曼伯爵掬一把同情的泪水,有个这么能吃的胖儿子,恐怕就是富可敌国也是远远不够的。

而此刻,就在那遥远的猫之大公国奥斯本伯爵府里,发现自家少主人又一次翘家的猫管家正在呼天抢地地跟伯爵先生告状,“老爷老爷,大事不好啦,少主人又偷跑去人类世界去了!他还把家里的移动粮仓给抢走了!”

“什么叫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是怒发冲冠的诺曼伯爵。

这些哈利和彼得自然是不知道的,就是知道了,他们这会儿也无暇顾及。

他俩还在为以身相许的事儿掰扯个没完呢。

发表于2017-10-14.5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