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暗恋之同学会

暗恋文。不知不觉都在LOFTER点了10000+的赞了,就想不如来写个点赞狂魔彼得吧。

 

“我说啊,你点那么多赞他就会记得你了吗?”

朋友托着腮问,可以说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彼得带着一脸尴尬的大笑,“我用的都是小号,哈利不知道是我的。”

朋友不得不长吁短叹,说:“你就大大方方用大号点赞留言呐,干嘛搞这么偷偷摸摸的?”

彼得想起他最早前是用的自己的大号,是后来有一次被老同学开玩笑问,“彼得你该不会是24小时不睡觉地在盯着哈利的IG看吧?怎么不管是哪个时间,哈利的每条更新下面第一个点赞、第一个评论的永远都是你啊?”,还有好事者不嫌事大地煽风点火,揶揄他“我追女友的时候也不过这样了”。

最后还是哈利出面平息了这场“桃色”风波,他用一种轻描淡写不经意的语气留言道,“彼得是老实人,你们不要欺负他了,你们就干眼红他跟我好吧,谁让你们没在中学时和彼得同桌呢?”

哈利的回复对彼得来说大概就是最好的拒绝了,他把他们的关系定义在“中学时的同桌”,既不会太过生疏,也不会太过亲近。

彼得很有自知之明,所以红着眼给自己洗了脑:不要再继续了,再这么厚颜的话,会被嫌烦吧?

 

属于彼得和哈利共同的中学时代只有短短的三年。

之后便是哈利的漂洋过海远赴异国,彼得自然不可能同他再续前缘续到那个地图上已和他隔海相望的国家。

且不说当时的环境对彼得这样的感情算不算宽裕,单是哈利并不喜欢他这一点,就足够让彼得成为感情里的胆小鬼可怜虫了。

等后来大家上了大学,各自有了工作,中学时代的老同学情谊反而又慢慢被翻找了出来。

因工作的原因彼得遇上了从前班里热情开朗的女同学海莉,在她一连串“格温还是一样漂亮呢”,“弗莱舍已经是鼎鼎大名的职业棒球手啦”,“那个整天都在睡觉还能考上哈佛的马克啊现在都有自己的公司了”兴奋的叽里咕噜里,那句“说起来哈利也快要回纽约了呢”漫入了彼得的耳际。

所以当海莉拿出手机要和彼得互留联络方式的时候,也许是抱着“她和哈利还有联络啊”的心思,他鬼迷心窍一般地还主动加了海莉的IG。

 

彼得很自然地在海莉的关注名单里找到了哈利。

哈利的主页一直很热闹,他会放戴着花花墨镜耍帅的自拍照,会放能吓哭小孩子的万圣节恶魔妆扮,也会放全身上下只剩一条泳裤的沙滩碧浪美丽风光。

彼得几乎是迫切地把哈利的每一条状态都从上到下地翻了个遍,他甚至偷偷保存下了很多哈利的照片。

那晚关注了哈利以后,彼得隔三差五地就会刷新一次哈利的主页。他开始给哈利的每条更新点赞评论,哪怕是在哈利“这草莓奶油蛋糕也太甜了吧,我都要冲去马桶边抠嗓子眼了”的抱怨下面,他都会干巴巴地回上一句“快多喝点水解解腻”。

彼得用的是本名和真人头像照,哈利看到便也回fo了他。收到IG未读消息提示的那刻,他就好比一个在黑夜迷途了许多年的人突然看见了一点清晨的曙光,那一点点的亮光,慢慢地又变成了他整个世界里最炫目的璀璨。

哈利也会回复他的留言,会故意挤兑他的头像“怎么一字眉还是那么粗”,调侃他傻不愣登的过往模样,彼得喜欢哈利同他说话时熟稔的语气,那仿佛让他回到了过去不知思念苦的快乐时光。

他以为他那不够光明正大的暗恋不会曝光于白日之下的,直到他自以为隐蔽的过于殷勤被别人一语戳破。

 

白日梦醒,他依然只是哈利关注的老同学中的一个。

不敢行所无忌地放肆,又舍不得放开手,彼得只好悄悄注册了小号继续堂堂皇皇关注哈利,而大号变成了偶尔出现。好在哈利的模样足够漂亮,奥斯本大少爷的名堂又够响亮,彼得的小号混夹在一众咿咿呀呀摇旗呐喊的陌生ID里也不会太显眼。

朋友是唯一知悉彼得的暗恋的人,大概是因为朋友并不认识哈利的缘故,彼得在她面前反而能自在地倾吐感情的烦恼。

这次也一样,彼得给朋友看了海莉发来的简讯,里面说哈利明天要回来了,在纽约的人就出来碰个头吧。“我要怎么自然地回绝呢?”彼得把头发耙得乱糟糟的,满脸愁苦,“有没有什么像样一点的理由?”

朋友歪过头看他,“你就不想见见他么,那个哈利?”

想的,当然想的,彼得心里说,可是我担心见了他会失态,也担心他见了我会失望,毕竟他和哈利,一个是前程似锦的富家少爷,一个却只是普普通通的报社小职员。

彼得最后还是去了同学会,当内心的期盼压过了胆怯,他便再收不拢想要看一看哈利的念头。一路上,彼得演习了无数遍一会儿要怎么与哈利打招呼,又要如何把近况讲得不太差。

 

哈利还是众星拱月的老样子,相貌靓仔,衣着亮丽,再加上他本就是这次大家聚到一起的“由头”,自是人人都要与他喝上一杯。

哈利很快便被人围着脱不开身,这样一来,本就嘴笨木讷的彼得倒像是被人遗忘了,他坐在离哈利五个身位的左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的右脸看足多遍。

等吃饱喝足这一摊,有人提议再去酒吧接着热闹,彼得叹了口气起身去盥洗室想洗把脸,他向来不爱酒吧嘈杂喧哗的氛围,可是就这么回家少看哈利几小时他又不乐意。也许可以看看哈利跳舞的样子,这么想着,彼得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往外走去,走出两步,他看到了倚靠在门口看着他的哈利。

“嗨,哈利。好多年不见,你还好么?我现在在报社工作,你知道的,我读书那会就喜欢拍拍弄弄。”

这是彼得准备了很久的说辞,今天在饭桌上见了哈利却没机会说出来。这会儿他依然没能说出口,因为哈利早他一步斜着嘴角问,“你这是打算溜走么?”

“啊?”

“带我一个吧,彼得。”

 

等到彼得愣愣地被哈利拉出了饭店大门,凉凉的夜风才稍稍吹醒了他混混叨叨的脑壳,“我们就这么走了好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大家以后都在纽约,要见面约出来也很方便。”哈利无所谓地撇撇嘴,又看着彼得笑起来,“我们走走?我刚被灌了好多酒啊,坐车的话一定会吐吧。”

彼得自是求之不得,可他还没想出来可以和哈利聊点什么,就被问了个措手不及。

哈利问他,“你后来干嘛都不给我留言点赞了?”

“我怕你不喜欢被他们那么开玩笑……”彼得支支吾吾地说道。

“弗莱舍他们都没有恶意的,这些家伙啊就是嘴大什么都不过脑就往外说。”

“嗯。”

“彼得,你觉得同性恋很恶心吗?”哈利又问了句。

当然不,他怎么会那样想呢,他自己就是啊。想不明白哈利问这个的用意,又不敢明说,彼得只好大力地摇了摇头。

“唔,那就好。”哈利突然把脸凑近他,“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追求你了。”

 

彼得傻乎乎地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哈利近在咫尺的放大的俊脸,等回味过来哈利的话是什么意思,高兴到就要蹦起来的感觉已满满地占据了他的胸口。

他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可这是真的吗,他不是在做梦?

“你怎么一副中了乐透的傻样子啊?”哈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半天才直起腰,“我说,你这是高兴坏了还是吓唬坏了啊?”

即便是中了百万大奖,他也不会像此刻这样高兴的。

“高兴坏了。”他想问哈利: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你那么好,我有哪里值得你喜欢的。

“我就说嘛,我早觉得你也喜欢我,可弗莱舍他们一开玩笑,你就跑得比兔子都快,害得我都不敢找你了。还有啊,你今天也都不肯过来和我说话,还想溜走……”

彼得喃喃自语地说,“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你好多年了,一直喜欢你,只喜欢你。我只是以为你……”

哈利出其不意地用一个吻封缄了彼得的絮絮叨叨。

 

吻完后,他满是不甘心地嘟囔了句,“这么说来明明是你更早喜欢我吧,竟然还要我先表白。”

他戳了戳彼得的心口,“呐,之后你可要比我更主动才行啊。”

彼得这次真的脸红了,他还是无法确定哈利是不是真的也那么喜欢他,但他已经不想去搞清楚了。

这是他梦寐以求了太久的人,那么多年来,只要想到这个人都会隐隐作痛,那就像是被一把极薄的刀片在心头划开的伤口,以至于到后来的几年里叫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痛了。

所以哪怕这是哈利的一时新鲜,他想他也已经放不了手了。

“你怎么又不说话啊?”哈利不开心地瞟一眼彼得,仿佛兀地想到什么似的,说:“你是不是不会该怎么主动啊,那要不要我来教你?”

彼得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不安都压回了心底,缓缓开口道,“好,你教我。”

 

Fin

发表于2017-06-02.12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