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尔朵莉切

Powered by LOFTER

【Parksborn】眼镜仔与不良男 01

设定出自日剧《两个人的独角戏》,双男主都是戏精,一个是软萌怂包的文弱四眼仔攻,一个是凛冽暴力的大哥大受。

 

重逢的戏码本身就如同梦境一样直白而绚烂。

高中升学日那天,刚一只脚踏进教室的彼得•帕克瞬间就把嘴巴张到了最大,因为他震惊地发现,坐他邻桌的那个酷酷的不良少年,好像是小哈利噢!

哈利正把手撂在课桌板上,撑着优雅的下巴斜睨看窗外,外头的阳光很强烈,把哈利眉头眼角间的华贵冷冽照得通明,也把哈利金铜色的短发照得仿佛在发光,一层发蜡抹过去后那里已不再有任何的柔软。

再看那敞开披挂在肩上的黑色毛领皮衣,白皙的颈间缠绕的骷髅链坠,裤腿处细细收口的七分长皮裤,媚骨棱棱的铆钉靴,哪里还是那个多年前那个长相可爱得跟洋娃娃一样的小哈利?

更可怕的是,哈利的座位旁还站了另一个怒气冲冲的不良少年,那个顶着粉红色莫西干头的家伙竟然还在嘴巴上别别针耶,还冲傻乎乎望着他们的彼得龇了龇牙,问他,“小四眼,你瞎看什么?”

哈利也应声向彼得看了过来,眼中的光就跟飞刀似的刷刷刷向彼得射去,对视的那一刹带起的激荡,让彼得的头顶好似噼里啪啦地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差点要惊叫出声来。

小哈利,现在居然就在我眼前,他他他还在超凶恶地瞪我?

小哈利还会记得我吗?不,不太可能哈,毕竟都分开了这么久,我也变了,变得这么不招人喜欢。

彼得恍恍惚惚地记起了从前他跟小哈利手拖手上下学的童年时代,那也是小学一年级的入学日,他向碰巧成了同桌的小哈利说了句:“我们两个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哦!”

就因为这一句话,小彼得和小哈利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但认真交流起来后,小彼得才发觉看上去萌萌糯糯的小哈利竟然是个大怪咖。

简单来说,就是小哈利超麻烦的,嘴巴刻薄,经常惹哭班里的小女生,算数超差,只要是两位数的加减法就永远做不对,还有两个极为怪异的爱好,养大蜘蛛和写《我的小眼镜仔好朋友彼得帕克的观察日记》。

直到三年级开学那天,因为小哈利的突然转学,他们的好朋友关系也被突兀地画上了句号。

“吵死了!是想找死吗!”

哈利突然的低吼把彼得飘忽了老远的神经一刹那都吓回了位,立马大惊失色地伸手正了正粗框眼镜,来了记九十度大鞠躬,“对,对不起!”

“哈利,别气啦,开学头一天就打架不好吧,我们等放学了再收拾这个眼镜仔啊?”粉红色莫西干头还在边上假情假意地劝架,可那语气分明是热血到暴的跃跃欲试啊。

果然是小哈利!超不良啊变化超大啊!

彼得瞪圆了眼睛,小哈利现在都是大哥大了啊。

我完了我完了,他是想等放学路上往我脑袋上套个麻袋,然后往死里揍我吧?

这对于乖学生彼得来说,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惊慌失措。

彼得都已经记不清他后来是怎样在仓促响起的上课铃声里,抖着腿坐到的哈利身边,又抖着手拿出了数学课本,目不斜视地假装用心听讲,还不停举手装样子,生怕一个不留心就又触怒到大哥大哈利。

天晓得,为什么带着老花眼镜讲起课来唾沫四溅的数学老头不点彼得的名字,偏偏要叫一看就不是好学生的哈利上去在黑板上答题。

彼得终于忍不住扭过瞄了眼哈利,那张冷冰冰的俏脸在彼得看来就像是被一团黑乎乎的乌云压顶,在和数学老头剑拔弩张的漫长对瞪过后,哈利慢条斯理地穿好了原本半披的毛领皮衣,伸手往还没打开过的铆钉书包袋里拿出一个枣红色蛇皮纹眼镜盒,最后,戴上了一副镶了大花边的太阳眼镜。

请等等,为什么会是太阳眼镜?难道不应该是近视眼镜才对吗!

哈利瞥一眼彼得惊愕地快要脱臼的下巴,旁若无人地踱着T台男模步走上了讲台,抬起粉笔“噌噌噌”就是一通雷霆万钧之势的大挥大舞。

比彼得更无奈的,是他们的数学老头,老头一声长叹,“噢回答错误,奥斯本同学。”

寂静一片的教室突然爆出一阵闷笑,彼得也捂住了嘴巴喀喀偷笑。

果然是小哈利啊,神级数学渣渣小哈利!

然后,他就跟数学老头一样,又被板着棺材脸一路迈下讲台的哈利给瞪了。当然,如果彼得这会儿能听得见哈利的心声,估计下巴就真的得脱臼了。

害我在彼得面前超丢脸的,这个臭老头,给我小心点,哈利“啪嗒”一下掰折了手中的花花太阳眼镜,生气地想道,可转眼又高兴起来,他刚刚又跟彼得对上眼了呢,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回了,彼得会不会也想起来他是谁了?

就算彼得认不出我了,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嘛,毕竟我变了这么多,我现在可是个小酷哥了啊。

不过,我可是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认出你了噢,彼得。

虽然你跟小时候那个热情的小彼得不一样了,变老实了很多,但这样的你我也好喜欢的。

噢噢,我说“我喜欢”可没有其他意思哦,就是感觉傻乎乎的彼得好可爱,鼓着腮帮子软巴巴地对我说“对不起”的时候特别可爱,让人特别有保护欲。

所以我前面真不是在凶你啊,彼得,我是在说那个一直在我耳边叽叽喳喳个没完,打扰我跟你相认机缘的笨蛋太吵啦。嗯,没关系,一会儿和彼得解释明白就好了。

今天放学前,我一定要和彼得说上话!

哈利信誓旦旦地捏紧了拳头,心说今天可是他的幸运日呐,他还恰巧穿了这身最喜欢的毛领黑皮衣,一定没有问题的。

这么想着吧,哈利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转头看了看彼得——

噢不,他看到了什么?他的小彼得为什么正在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往外挪屁股!

哈利顺着彼得躲躲闪闪的目光,看见了他手心里那副彻底变了形的太阳镜,呃,现在已经是太阳镜尸体了。

我到底干了什么?

发表于2017-11-07.59热度.